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历史>>正文内容

[历史黄岩]抗战前的田粮征收/叶永

编者按:

    本文自台北市《黄岩同乡会成立八周年特刊》中节录,原标题为《以前黄岩县的田粮》。

    局  房  与  粮  房

    先将田粮征收手续的原始程序,作简单的序述,  以明了其来龙去脉,要言之,有两个下列系统,一是局房,二是粮房。先言局房,后叙粮房。 

    局房是管理田地买卖之推收工作先生。譬如某甲有月字号田十亩,卖与某乙田二亩,必先经管月字号之局房先生,将某甲户下田推除二亩,新收入某乙户下田二亩,贴上浮签在某甲户,俗叫“贴肚”,每年要正月底止全部推收完竣。逾期留待下年办理。如此编造名册,俗称“万户册”。把“万户册”编好,送交粮房,如此局房先生是年工作告成了。民国十六年清丈告成,改为推收员(十五年以前的“万户册”,银米分开造的,亦即每户完纳银串,又完纳米串,有上下忙,亦即上下期。

    粮房收到“万户”后,登记完毕,即发交该管的粮房先生,以便作业。

    粮房先生根据万户名册,先计算这全本金额(分上下期),送稽核员复核,即开始造串。如拥字号多的,则必须雇人帮同造串工作,但在三月初开始集串,公家供应丰盛午餐,更按字号多寡,发给笔墨纸张,造好校对后即送印,盖好“黄岩县政府印”领回,检查有无漏印。如此全部造串完成,编造名册即可等待开征完纳。

    公告定五月一日开始征收田赋,逾期三个月,要公告上期罚金。上期罚金前称“旺征”,  罚金后称“淡征”。民十五以前,一户分为完纳“银米串”的,银串上下忙(即上下期),米串亦上下忙。管银串的是某甲先生,但管米出另外一个某乙先生。至十六年即改为一户完纳银元的上下期,不再分开银米串。

    粮房先生要银、笔、算齐全,要有看假币之眼力,落笔要快整齐,珠算要快并准确。因为在旺征时,完纳之人很多,  良莠不齐,有的人使用假币。假的分为铜的、锉边的、轻分的、夹版的及假钞票,一不小心,吃进假的就得认赔。   

    一亩田的税银,正税和附加税,上下期只完纳六角多一点,业户负担不重。

    到下期罚金前要出田粮厂征收(即各分处)有便民之意。有城区不出厂的,其他分西乡乌岩等四个厂,南乡院桥一个,东南乡有路桥等三个厂。每厂人数不一,至年终回城。完起的税银,要厂丁送解总处的,但没被抢劫过。

    在正月半后,要将一年完了剩余下来的粮串作盘存一次,以明了未完多少,及这都(都图的“都”,相当乡、镇)的完纳成数,未完者继续催追。

    赋税征起后解缴省库部分之税银,民国二十年前后,纸币未流通, 内地更无银行设立,所以都将银元硬币送至杭州,由粮房负其送解责任。将解省银元表面擦净,盖上“黄岩县库”软印,每包银元一百元,十包装一木箱,一次解一二十箱。由海运至上海再转杭州。一个库丁押解这么重的木箱,一箱箱车船上下的搬运,这时无银行通汇,其麻烦狼狈可想而知了。

    如经管的粮房先生,挪用公币是很方便的,但到年终总结算时,如缴不出来,要向担保人追缴,如再缴不清,变卖“房价”及产业,担保人亦同。

    粮房的各种编制

    将全县土地及山林的面积,编为一百都,每“都”字号不一,有三个至十多个的,用天、地、玄、黄……千字文排列之。一百“都”分为四个柜,每柜设稽核一人,粮房先生人数没有编制的。

    总    书

    田粮房的总书,亦即主管,后来改为主任。这总书不是官派的,而由粮房内部推选敦请的,他应具的条件:一、  要粮房出身的。二、道德声望都具备的。三、要公正的。

    黄岩历届总书及主任人选,  (年代不清)也有一述必要,如陆野亭公(肖莲之祖父),徐明斋公(即商春先生之父,即造房屋后售与王恕的),叶兴云公(是笔者祖父),解芝春公,郑惠卿公(他二人哲嗣不详)以下是改为主任的人物(田粮房亦改为田赋征收处,粮房先生亦改称为稽征员,名虽改而内部则依旧)。首任为张祝颐先生(即元发店东哲明先生之长兄,他哲嗣不详),夏六琪先生,叶瑞南公二人为副(为笔者先父,后兼契税主任),王寅生先生,包德三先生为副,迄至抗战时改为税务局,局长叶桂芳是省派的。至此田粮房才全部撤销,根深蒂固之机构至此才告寿终正寝,成为历史名辞。抗战时,  因采购军粮种种不便,中央成立粮食部,地方又改为田粮处,处长县长兼,副处长省派。后又成立某某仓库主任,全部改征稻谷实物,抗战胜利大赦一年,免征田粮。

    粮房先生与房价的秘密

    粮房先生由来久远,在衙门中吃公事饭。他们不异官派的,是握有“房价”的人,才有资格当上粮房先生。这“房价”大都是祖上留传下的,也可新买的,如某人拜张祝颐为学生,三年学满后,有机会亦可买(或顶)“房价”。  有的  “顶”了,可以赎回。故此粮房先生薪火相传而不息,类似绍兴师爷之收学生,如当上粮房先生,可向县政府报备,直属财政科,有名册是不支薪俸的职员。

    这“房价”是什么东西,今略说明之,  比方说,  一柜三都,是月、辰、宿三个字组成的,(一都中也有十多字组成的),其该管范围是北乡新宅、杜家村、五里牌、戍铺等属之。这—带的业户,要向管“三都”的粮房先生完纳田粮。这“三都”在粮房内部的术语就叫“房价”。买卖的价格要视“房价”的好坏而价值有所不同的,所以这“房价”变成私有了,但这买卖是私相授受,不能向县报备的,仅在粮房内通行,所以这“房价”不是由县府指定分派的,只是把公家的东西成为私有了,并且可以自由买卖,你说怪不怪。

    粮房先生县府是有名册的,也可说是县府职员,  但不支薪。到年终时仅仅发些奖金一类的钱,总库房按照“房价”多少来分摊,不是以人头来分摊的,故总库房的处理也很公平。 (什么事都由总库房来处理的)

    粮房先生没有薪水,难道枵腹从公吗?但他们究竟凭什么收入?内中就靠“串张”收入门。业户完粮时额外收取一张“粮串”二分四厘。这不是浮收贪污么?但县政府也默认的,因为他们没有支领公家薪水,他们只要不出事,县府也不禁的,这叫开—眼闭一眼,都是清朝或更早朝代立下了这项漏规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