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方言>>正文内容

黄岩方言之“黄岩斜”/章甫秋

唯闻黄岩有所谓“黄岩斜”,却从未听说温岭有“太平斜”或临海有“临海斜”。而“黄岩斜”仅以口语流传,不见于文字记载,这个“斜”究竟是“惹”还是“邪”,更无法查考。

  从表象看,“黄岩斜”是一哄而起,很快形成一股声势;从心理状态说,由于感觉敏锐,产生激越情绪;引发的焦点则往往是有关经济性的事件。如一旦闻知什么东西最有利可图,便蜂拥而起,全力争取。凡可买的争买个够,顾不得积压,因之也称为“黄岩板坑”。凡可办的则赶紧争着去办,唯恐失却良机,抢先一步也好。这种群体势力的形成,其目标一,时间速、力度大,摸准了市场行情,确能一下子获利,大家可得着不同程度的好处,但有时也因看得不准或盲从意识作怪而一败俱伤。所以“黄岩斜”具有一种竞争劲头和冒险精神,因此常为那些按部就班、墨守成规的人们所鄙视。说它“斜”,是不合中庸之道,乱了秩序;说它“惹”,是不按规矩,肇事生非;说它“邪”,是不尊正统,属于邪道。于是,我们可以获悉:“黄岩斜”敢于冒大不韪,同旧秩序、旧观念、旧传统进行决裂,实难能可贵。

  至于“黄岩斜”究竟从哪个历史时期而起,又是什么思想指导下产生的,我们应该探讨,因为这是黄岩社会文化意识形态问题,活生生地向我们提出的思想观念和心理状态凝结的一件实事,不是值得好好研究的吗?

  黄岩史书上都说我们黄岩在宋代就有朱熹来讲学,一向文风很盛,历朝出了不少进士,因而自誉为“小邹鲁”之地,但是这好像与不识字的广大桔乡农民无多大关系,他们仍是栽桔种粮,和土地结缘,跟商贩打交道。城里人开设了那么多的桔行桔栈,他们也尽是在算盘上拨来拨去,想法怎么把桔子运出去赚钱。商品经济意识很快盖向整个黄岩城乡大地,哪里仅仅是好听的“小邹鲁”,实实在在是由柑桔生产建立起来的柑桔销售市场。

  谁都知晓,桔不像大米那样可以每日充饥,也不像大米那样可以贮藏好久,它一摘下来数量这么多,必须赶紧销售出去。所以黄岩桔乡的商品意识的萌生盛况,是台州其它地方所不及的。自唐、宋、元把黄岩柑桔列为朝廷贡品,也已在当地贩卖。到明、清尤其是鸦片战争以后,很快的向外地扩展销售市场。若非仗着人们的商品意识怎么打得开这个局面。而商品意识的强烈,显现在商品竞争的风尖浪口上,争先恐后,敢冒任何危险,这就正是“黄岩斜”出现的大背景。这个大背景由市民阶层首先制作,却不是酝酿于读书君子的书斋里。有事实为依据吗?有,在一些笔记上和史籍角落里略可窥见:

  一、黄岩桔商出外做生意,翻山越岭,陆运不便;而面向海洋,得着水运的优势,真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鸦片战争以后的同治年间,罗大川独家驾木帆船到乍浦销售,再由乍浦桔商转销苏杭等地,这是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嗣后,有林利川、林阜南、王元茂、王德泰、王美利、谭万茂等六家继起,设在乍浦的桔行就有恒丰、泰济、福兴、洪聚兴等四家,涉海经销的场面打开了。至光绪年间,海门有“老海门”、“灵江”、“永宁”、“永利”等轮船通航上海,桔商们无不以捷足先登为快,又马上从乍浦转向上海市场,乘机而起的还有董文兴、张元利、解顺兴等数家。到清末民初,赴沪经销者越来越多。据载:柑桔输出的数量,约占总产量的百分之九十。车载船装,遍及浙北苏南。从这情况来看,闯出去争市场的声势已初具“黄岩斜”的样子。

  二、最可说明问题的,当推民国初年柑桔市场采用商标一事。那是在上海洋场,黄岩有些桔商以次充好、以假乱真,造成销路不畅的局面以后,“天台山农”刘文将黄岩本地早运到上海,首创“天台山蜜桔”商标,以天台山的名声吸引了上海顾客,一举获利。这使商品意识活跃的黄岩桔商立即受到启发,你行我效,一阵风似的马上大家都采用起商标来。有史可据的有:一生元的“金钱牌”,新荣昌的“五福牌”,大星园的“金龙牌”,协同丰的“红地球”,新万利的“聚宝盆”,其它还有“丹凤”、“无敌”、“鹰”、“狮”、“万象”、“刘海”、“明星”、“飞童”、“小人”、“眼睛”,以及“红绿雄鸡”、“红绿双塔”等等,名目繁多,蔚为大观。如此现象,你说它不是“黄岩斜”是什么?

  三、也是在民国初期,黄岩当地商绅们刮起柑桔新品种引进风。据载:自朱翰时从日本引进华盛顿脐橙赠与朱成,朱育苗分赠亲友,并改名抱子桔,这是多么好听的桔名,甚至一位鲍姓人家的美貌少妇也被人戏称为“抱子桔”。由于朱成是有声望的地绅,在他的影响下引进新品种之风大盛。林让士引进新会橙进行嫁接;卢洛平从友人处引进美国花旗蜜桔;林启人从广东引进椪柑与蕉柑,又从福建漳州引进文旦种苗进行嫁接;黄岩留日学生从长崎、爱知引进宽皮桔山田、尾张;园艺改良场场长吴耕民从日本引进温州蜜柑,即黄岩原产无核桔。此外,林宗岳家有福桔,张愧庸家有寿金桔、金豆,王仁圃家有夏橙、本地广桔。他们都是在商品意识萌发的大气候里,对柑桔新品种的引进产生执着的追求,并怡然称快。启人名其桔园为西园,林震钧名其桔园为西林,朱成则自称宜园主人。这种引进新品之风在一个时期内很快形成,难道不是也体现了“黄岩斜”吗?

  仅从以上三例来看,在黄岩桔文化商品意识的母胎中孕育出来的“黄岩斜”,是有它的独特性,所以唯独黄岩才有。可惜黄岩的史志、笔记上从未正式写出“黄岩斜”三字,大概正由于它是“斜”或“惹”、“邪”之故,为正人君子们所不齿,怎会想得到这对于考察黄岩的乡风民情有多大必要,只把它当作一种贬义词看待。尤其是往年握笔修志写史的士者们,均修儒学,农本思想严重,一贯的认为“商为四民之末”,而不解中国历史的进展已到了什么时候。

  今天,商品意识充塞神州天地,商品经济发展很快,我们应该为“黄岩斜”补颁一纸荣誉证。何况“黄岩斜”那种狂热情态的散发恰像孙悟空的分身法一样分作了成千上万,随处可见,谁不为它欢呼。至于“黄岩斜”发祥地的黄岩,人们是否认识其精神之可贵,以及如何掌握其特性,以利发挥更大的经济效应,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稿件来源:台州市文联 发布时间:2002-10-08 16:21  江南兰花·温岭日报昆曲黄晓慧提供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