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蜜橘板块>> 植橘史论>> 彦直《橘录》>>正文内容

世界上最早的柑橘专书――《橘录》与韩彦直

 


世界上最早的柑橘专书

――《橘录》与韩彦直

刘玉瑛


    春秋时,曾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年,齐国的大臣晏婴出使楚国,楚王听说了之后,便对身边的人说:“晏婴,是齐国的能言善辩之士。他马上就要到这儿来了,你们看看,我用什么办法羞辱他好?”

    大臣们回答楚王说:“这事好办。等他来的时候,请您允许我们捆绑一个人,从您的面前走过。到时候,您便问我们:‘这是个什么人?’我们就对您说:‘这是个齐国人。’您又问:‘他犯了什么罪?’我们则告诉您:‘他犯了偷盗罪!’这样一来,晏婴就会羞愧得无地自容。”

    “嘿!真是个好主意!”楚王高兴地夸赞道。

    不久,晏子来到了楚国的王宫。楚王设酒宴这他接风洗尘。酒过三巡。就见两个小官吏押解着一个人,走到楚王的面前。楚王假装作很吃惊的样子问:“这被捆的是什么人!”

    “是齐国人。”其中的一位官吏答道。

    “是齐国人?他犯了什么罪?”楚王又假意问道。

    官吏回答说:“他犯了偷盗罪。”

    这时,楚王看着晏子说:“齐国人天生就善于偷盗吗?”

    其实,聪明绝顶的晏婴早就看穿了楚王的把戏,只是没有拆穿他而已。现在见楚王明目张胆地挑衅,便回答说:“我听说,橘生在淮南则为橘,生在淮北则为枳,它们的枝叶徒然相似,但果实滋味不一样。它们为什么不一样呢?因为它们生长的水土不同。现在的百姓,生活在齐国不偷盗,生活在楚国便偷盗。难道是楚国的水土使百姓善于偷盗吗?”

    听了这段话,楚王很尴尬,笑着自我解嘲说:“圣贤的人是开不得玩笑的,我这是自讨没趣!”

    楚王自讨了没趣,但这个故事却很有趣。而从这个有趣的故事中,也发现了对我们写作本文有用的资料。这就是早在春秋时期,人们就已经注意到了柑橘一类果木的变异性,不过,当时还没有系统的专著出现。直到南宋时期,才由韩彦直填补了这一空白。这便是世界上最早的柑橘专书――《橘录》。

    说起韩彦直,同学们不一定知道他,但要提起他的父亲韩世忠和他的母亲梁红玉,则人人都能讲出一两段他们的轶事。

    韩世忠是南宋抗金名将,他治军严明,英勇善战,为人刚正不阿。当岳飞被卖国奸相秦桧诬陷治罪时,满朝文武大臣没人敢出来说话,唯有韩世忠置生死于不顾,愤怒地去质问秦桧,为什么要将功勋卓著的岳飞投进大牢?秦桧对他说:“岳飞的儿子岳云写信给张宪,鼓动谋反。虽然这封信的详细内容现在不得而知,但此事‘莫须有(可能有)’!”

    听了秦桧的答复,韩世忠怒火中烧,他冷笑道:“相公,‘莫须有’三个怎么能使天下人口服心服呢?”

    尽管最后韩世忠没能阻止住投降派杀害岳飞的阴谋,但他的正义之声、爱国之情,却永远为后人所景仰。

    梁红玉作为韩世忠的妻子,曾随丈夫驰骋在抗金的前线上,也是一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她机智勇敢,不徇私情,极受士兵们的拥戴。

    公元1192年,投降派将领苗傅、刘正彦在临安,也就是现在的杭州发动叛乱,威逼宋高宗下台。韩世忠等抗金将领起兵平叛。叛将见此情形慌了手脚,便把正在临安的韩世忠的夫人梁红玉捉来做了人质,以此来要挟韩世忠。后来,他们见韩世忠不吃这一套,便又想了个计谋,封梁红玉为“安国夫人”,让她去劝说韩世忠投降。梁红玉机智地将计就计,“接受”了叛军的封号,使自己得以出了临安城。出城后,她便快马加鞭赶到了韩世忠的驻地,催促丈夫火速进军,还为大军充当向导,终于平息了叛乱。

    出身将门的韩彦直,自幼便受到父母的影响。他不仅富有民族气节,还聪明能干,富有才华。淳熙年间,也就是公元1176年左右,他奉命出使金国。刚入境,就受到金国大臣蒲察的刁难。韩彦直并没有被蒲察的淫威吓倒,而是针锋相对地驳斥了蒲察,使蒲察理屈辞穷,还不得不钦佩起他来,对他以礼相待。

    韩彦直的《橘录》写于淳熙五年,即公元1178年,当时他正在浙江温州做知州。温州是柑橘的重要产地,不仅品种多,而且果实个大味甜。韩彦直一到温州,就注意到了这一特点,便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机会,了解柑橘的生长情况,搜集有关柑橘的资料,最后竟成了柑橘专家。

    一次,韩彦直外出巡视,当走到一处柑橘园时,他突然让随从们停下来,并对随从们说:“这里的柑橘得病了,如果不赶快治疗的话,这些树用不了多久,就成了灶下的柴火。”

    随从们半信半疑,觉得知州大人是故弄玄虚。韩彦直看出了随从们的心思,便说:“不要怀疑,你们先去把园主找来,叫他说说,这柑橘树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过了一会,园主来了。他对韩彦直说:“我这些柑橘树,不知怎么回事,还没到秋天,就一个劲儿地往下掉叶子,没掉的也开始变色。”

    韩彦直说:“据我看,你的柑橘树遭虫子了,你必须赶紧想法治虫,这样才能保住柑橘园。”

    韩彦直说着,就用手指着身边的一颗柑橘树说:“你们瞧,这树干上的小洞里便有虫子,医治的方法也很简单,先设法把虫子钧出来,然后用小木塞将小洞填死就行了。”

   园主听了这话,忙说:“我只知道我的柑橘树得了病,但却不清楚得了什么病,您说的好像有道理,我就先照您开的药方治一治吧!或许能救活我的柑橘园。”

    两个月之后,韩彦直又来到了这个柑橘园。看着郁郁葱葱的柑橘树和金黄色的柑橘,韩彦直乐了。这时,园主走了来。他一眼就认出了韩彦直,忙对韩彦直感谢道:“多亏您救了我的柑橘树,救了我的柑橘园,不然的话,我就得倾家荡产了!真该好好谢谢您!”

    韩彦直笑着说:“谢什么,只要你的柑橘树病好了,我比什么都高兴!”

    当园主知道了为他的柑橘树治病的“大夫”是知州大人时,他简直目瞪口呆了,好半天才喃喃地说:“我真是前辈积了善德,有幸得到了知州大人的解救!”

   《橘录》在生物学史上是一部很有价值的著作。全书共3卷,记载了27种柑橘的果树。分为柑、橘、橙三类,其中柑8种,橘14种,橙子、朱栾等5种。

   韩彦直的分类依据是什么呢?也就是说,韩彦直是根据什么给柑橘划分的类别呢?从书中不难看出,韩彦直主要根据果实的大小、形状;果实的色泽、香气、厚薄;果瓣的数目、味道;种子的多寡等差异来区分柑橘的不同种类的。很显然,这是一种比较科学的分类方法。在当时的条件下,能用这种方法分类,确实是很先进的。

    除这种科学的分类方法之外,《橘录》还详细阐述了一套柑橘果树的栽培管理和果实收藏的方法。

    关于种植,作者认为,在距江海10里左右的肥沃地带种植柑橘最好,这种地方结出的柑橘,不仅果实大而且品质优。

    关于管理,作者提议,应适时开沟排水、锄草、施肥、填泥,以利果树生长。

    关于防病,作者指出,柑橘所受的危害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由藓(真菌)引起;一种由蠹(虫)引起。由藓引起的病害,可通过刮除病菌源,除去多余的枝叶,以增进果林的通光透气性来解决;由蠹虫引起的病害,只需将虫钧出,用木塞填死虫洞就可以了。

    关于采摘,作者提出,要用小剪刀在平蒂的地方剪断,然后轻轻地放在筐中。

    关于贮藏,作者说道,要避免酒气,勤检查,十天翻看一次,有腐烂的用时检出,以免传染其他的柑橘。

    韩彦直的这些见解,不仅为后人所遵循,也为后人所称道。后来,他的《橘录》一书还被译成多种文字,传到国外,受到各国植物学家的好评。

    韩彦直,字子温。陕西绥德人,约生活在公元12世纪。

(原载《中华五千年科技瑰宝故事――农业生物篇(下册)》,刘玉瑛编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