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文化>>正文内容

黄岩翻簧

中国的很多地名,往往与当地特产相关联。

浙江台州的黄岩也是如此,世人提起黄岩,第一反应就是“黄岩桔子”。

自从“澄江两岸机器响”代替了“澄江两岸桔花香”后,黄岩的知名度就不再仅仅是一年秋风一年红的桔子,八十年代“澄江两岸机器响”所创造的神话,是发达的乡镇企业给黄岩带来的更大繁荣。

在黄岩,众多的乡镇企业因为喝了改革开放的“头口茶”,从而获得可观的经济效应,和台州飞跃发展的许多地区一样,黄岩的经济一直是欣欣向荣的。这些年,从黄岩传来的种种佳音,总有很多与乡镇企业有关。

但这次省政协文史委去黄岩考察,重点却是调查“濒临失传”的民间工艺;于是,就像在一场场热热闹闹的晚会中,突然聆听到过于冷寂的古筝一样,出于黄岩、曾经名噪一时的黄岩翻簧竹雕,据说是到了“弦断无人听”的边缘了。

这并非危言耸听。

不信的话,你在黄岩的大街小巷打听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有几个知道黄岩翻簧的?别说年轻人不知道,就是问起花甲老人,恐怕有多半也是“白头说玄宗”,沧桑中很有几分苍凉了。

这并非夸大。也许,黄岩翻簧是朴素的民间工艺,朴素到了它的存在,它的形式,是那样不起眼,就像一朵小小的牵牛花,它在篱笆上的萎谢,路人是不经意的。

但我却知道黄岩翻簧。小时候,家里几张靠背椅上的“贴花”、外婆家的两只茶叶罐和小花瓶,都足见它的存在。只是,它样子小巧,颜色是自然的松黄,那简简单单的几笔花草虫鱼,也是浅浅的线雕,线雕上抹一丝淡淡的墨色或竹绿——对了,黄岩翻簧其实就是竹皮做成的产品,之所以叫翻簧竹刻,是因雕刻在毛竹内壁的簧面而得名。

翻簧竹刻工艺说简也繁,它要将毛竹去青取簧,经过煮、压、刮、拚、磨、接等多道工序,把竹簧与木板胶合后雕刻成各种山水人物和花鸟图案,再配上其它装饰材料,才能制成各种工艺品。它在家具或用具中,仅仅是起点缀、装饰的作用,制作得最多的,常常是扇子,一把无论作观赏还是实用的扇子,就需要截取那些生长多年、竹筒极粗的毛竹才能制成。制作它的工匠,即便用尽浮雕和线雕的巧艺,在世人眼里,也不过是“雕虫小技”,断断难与如今遍地都有的工艺大师们“中国一绝”的作品比肩的。

话说回来,物巧不在大小,黄岩翻簧竹刻始创于清同治九年,迄今已有百余年历史,它的出现与生存,自有其客观条件。

过去江南人家,家家庭院皆有竹,从事五行八作的老百姓,虽然不会雅到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境界,但是,利用自家天井院子皆有竹子的方便,有绘画雕刻手艺的匠人们,以用过竹青后的“竹簧”刻制出这种小巧玲珑的工艺品,自然是手到擒来的美事一桩。翻簧竹刻虽然称不上惊天动地的创造,但是,笑谈把盏茶余饭后,以一款“翻簧”自赏或与人,既是点缀家庭布置的雅趣,也不失为亲朋好友表达友情的馈赠。

三十年代,黄岩翻簧名声鹊起时,我们故乡老实巴交的工匠们,当然一点不懂得炒作,从不曾将1929年杭州西湖博览会以及1933年南京全国工艺品展览会,黄岩翻簧竹雕曾分获银质奖、特等奖这些荣誉长挂嘴边,更不会不惜代价请新闻媒体大吹

特吹。故乡的从事这门手艺的工匠,仅仅将它作为养家糊口度生涯的活,与木匠、泥瓦匠的劳作没什么两样。

六十年代是黄岩翻簧竹刻的鼎盛时期。工艺美术界将黄岩翻簧竹雕和青田石雕、黄杨木雕并称“浙江三大雕”,小小的翻簧作品,远销欧美等十多个国家,在美国世界博览会上大受青睐。1964年,前中国科学院长郭沫若,慕名特来黄岩参观黄岩翻簧竹雕并给以极高评价:黄岩翻簧竹刻采用图画图手法,把绘画技巧与雕刻刀法融为一体,有画面有题款有图章,构成一幅幅有诗情画意的工艺品,真不愧“浙江三大雕”。

郭老的评价恰如其分。此间的艺人,也将当年送他的那把刻有李清照像的翻簧竹刻扇子,作为荣誉的象征。

翻簧竹刻的渐被冷落乃至濒临失传,自有其现实原因。试想,在坐椅多用沙发、电扇也被空调渐渐取代的今天,谁还肯坐远比沙发差得多的竹背靠椅?谁还着意一把竹扇扇风的凉爽?在“黄金宴”、“美人玉身宴”也有人经营的当今、在五颜六色争奇斗艳的工艺品大行其道的现在,谁又会着意于这种一竹一木的竞竞经营、又有多少人有闲心欣赏这种一刀一凿雕虫小技的功夫呢!

但是,今天我最想说的就是这个“但是”——黄岩翻簧竹刻虽然经历了从繁盛到冷清,那位年已古稀、一辈子从事黄岩翻簧竹刻而得了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罗启松老先生,虽然至今家住陋巷、他的住宅和用以作坊的院落也非常窄巴;罗先生聘请的工匠的工具和桌子,更是破旧得宛若重拍三十年代老电影用的“道具”……是的,眼下的种种情况虽然有点“不堪”,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21世纪的今天,黄岩翻簧竹刻依然顽强存在。

黄岩翻簧也许应该庆幸,因为,它毕竟还有传人,与罗老先生同在黄岩的还有一家堪称稍有规模的希望工艺厂,厂长顾启望毕竟年轻多了。他既有企业管理的经验,(曾是黄岩翻簧厂前身的会计兼技术员)祖上也曾是黄岩翻簧竹刻的从业者,本人从小热爱黄岩翻簧竹雕艺术且有相当的国画基础。说起如今的黄岩翻簧竹刻,就像他的厂名叫做“希望”一样,顾启望显得颇有信心,信心的根源之一,就是郭老当年的评价,再就是收藏家们的诗:纵横削竹取精华,嫩黄雅致媲象牙。应物传神精雕琢,胜如琥珀雅俗夸。

诗不算多上口,但对曾处于“濒临……”状态的黄岩翻簧,不失是雪中送炭的褒扬。是的,世上凡事的成功,多在于一种坚守的精神,工艺的传承更在于此。我相信,有了

罗启松老先生和顾启望们的坚守,即使到22世纪,黄岩翻簧也不会洇灭。

作者简介:叶文玲,女,浙江台州人。曾任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现为名誉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浙江省文联副主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