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概况>>正文内容

历史上黄岩四次人口的迁入与文化的发展







    世界文化史上有一条象自然规律一样的规律,就是文化的发展与人口素质一样。若发生“近亲繁殖”往往会造成退化,而“远缘杂交”则生机蓬勃、欣欣向荣。自古以来,人口的大规模迁徙就必然会引起文化大交流,并同时带来人口素质的提高。历史上黄岩曾经有过四次外来人口大规模的迁入,每一次都带来了先进文化,全方位地融合了土著文化,推动了黄岩文化的发展与繁荣。

    第—次是公元前512年以后,吴国并吞了在江苏、安徽交界洪泽潮流域的徐国。徐偃王的后裔打着他的旗号逃到浙江,在黄岩大唐岭建造了徐偃王城,成为浙东南沿海最早的城邦国家。千万别小看这个流亡政府小缄邦,它可有着相当先进的经济、文化与生产力呢。徐国是在商朝就己建立的诸侯国,那时叫徐夷(徐戎,徐方),一直到周朝,在江苏西北和安徽东北一带不断发展强大,乃至于“(周)王畏其方炽,乃分东方诸侯命徐偃王主之。徐偃王处潢池(指天子之地)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后汉东夷列传》)他们不是由周朝的王族、功臣分封的诸侯国,而是商朝的遗民,行仁义不靠战争掠夺,因而他们的强大就只有靠自力更生、提高生产力、发展生产。当时的淮河流域农业与畜牧业水平相当高,应当就是他们努力的结果.他们能铸造“允儿钟”这样精美的青铜器,1982年绍兴狮子山出土有“徐国”字样的青铜器, 1984年温岭琛山楼旗村出土的蟠龙大铜盘,都足以证明他们的经济实力与生产水平。再从“允儿钟”铭文的书法来看,极生动活泼而且自成一格,说明他们的文化水平亦相当高。尤其是逃亡到黄岩,还能建造“外城周十里……内城周五里,有冼马池、九曲池。故宫基址祟十四级。”(《万历黄岩县志》)的徐偃王城,不更说明他们的经济实力、文化科学水平和生产能力吗?

    当时黄岩土著时的情况又怎么样呢?据 (史记》、《淮南子》、《山海经》等零星记叙,我们的先民还是或披着长发,或剪了头发,但多赤膊纹身,靠在水中摸鱼捉蛤生活,简直是还处于高级的原始社会时期。因地处沿海边缘地区,“王化”之所不及,与中原地区差距相当大。可想而知,当时这一支徐国移民的到来,简直成了启蒙者,他们的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必然大大地推动了黄岩故土文明,使当地土著大开眼界,受益匪浅。

    第二次是在公元前334年楚国灭了越国之后,“越以此散,诸族子争立,或为王,或为君,滨于江南海上……”(《史记·越王勾践世家》)勾践的后裔中有闽越国、越东海国、东越国等,都把都城建立在或迁移到徐偃王城这块风水宝地上,在二百多年时间内,越国后裔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壮剧,走马灯似的盛衰生灭,到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才平息。其间虽有两次被汉朝把他们“举国徙中国 (中原)”,迁移到江淮一带即徐国故地去,以至于“东越地遂虚”,但到底还有些不愿去的,纷纷逃进深山老林,被称为“山越”。这段时期黄岩故地的居民由土著、徐国遗民和越国遗民三部分组成。

    大禹最后死于会稽,葬于会稽山麓的大禹陵,到夏朝第六个皇帝少康时把少子抒“封于会稽,以奉守禹之祀。”(《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于是浙江有了第一个城邦国家,叫做于越,就是越国。传二十多世后到勾践才称越王。虽被吴败几乎灭国,最后终灭吴成为一霸。越国历史悠久,国力强盛,生产著名的“越王剑”,可见金属冶炼已相当发达。铁器已用于农业生产,生产力已提高到有多余的粮食可用来酿酒,勾践在出师前用一坛酒来犒军,谱写了“投醪河”的生动故事就是明证。越国不仅有灿烂辉煌的文化,更有“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奋发图强的拼搏精神,司马迁认为这些“盖禹之余烈也!”越国遗民南迁融入黄岩故地,当然把他们的文明和强悍的民性一块儿带了进来,因而早期黄岩文化是徐、越、土著三方大融合的结晶。

    然而直到唐代,我们这里还是偏远、闭塞、落后、荒凉的流放之地,等到唐末、五代时,才又有了第三次人口大输入。由于安史之乱、中原许多人逃到福建安居。五代十国时,由于闽王王审知等的地方割据而连年战乱,福建也不得安生了,而浙江的吴越国钱镠奉行“保土安民”政策,在大动荡之中显得安定而繁荣的浙江,被视为乐土,于是大批从中原移到福建的人又再迁至浙江,也有不少来到黄岩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有一个唐大理寺少卿王从德,是五代时直接从钱塘迁到宁溪,繁衍成一个庞大的王氏家族,可以说没有王氏家庭就没有宁溪的建制与开发。这个家族的代表人物,宋朝的王居安、王之望、王十朋、王会龙、王所;明朝的王琎、王弼、王名世、王沛:清代的王世芳、王咏霓、王文庆:近当代有科学家王爌、王天眷、王啟东;辛亥功臣王煦亭,辛亥先烈王卓;抗日英雄王禹九、王天祥;民国将领王一飞、王嗥南、王石凤等八将军,他们均对黄岩的历史文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另一个是唐宪宗时的中书舍人河北范阳人卢景亮,他的孙子卢肆,在五代时流亡福建,他到黄岩来寻找王方平修道的石室,路过乌岩,见山清水秀遂卜居于此,终于建设发展成西部山区重镇乌岩,后人中有硬骨头忠臣卢明诹等等。此外戴复古的“始祖镒,五季 (代)时避闽乱,徙黄岩,择地得南塘焉。” (戴豪(赘言录》)否则黄岩不就少了一个大诗人?据说柔川(屿头)黄氏、上林林氏、南岙杨氏,五部郑氏、方山下娄氏、净土寺池氏,以及黄绾、陶宗仪等的先祖也是这时迁来的,他们都为黄岩文明作出了贡献,共同谱写了光辉灿烂的黄岩文化。

    第四次是宋室南渡,台州成了南宋首都的“辅郡”,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的黄岩自然成了赵宋皇室和中原人氏的安身立命之地。《黄岩大家》诗中记道:“宋室传来十八家(第十八支谱系),左陈柔极派来赊。潘林於马裘毛盛,戴杜朱彭孔葛车。”可见南宋时黄岩外来人口之盛况。而南宋黄岩进士中仅皇室赵氏就占了二十四人,其中赵师渊一家兄弟即有八人之多,这“小邹鲁”文明之邦,怎能少得了移民们的贡献呢?

    纵观黄岩历史,凡四次大规模外来人口的迁入,无不带来先进文化,推动黄岩文化的发展与繁荣,特别是来自中原的移民贡献更大。只有外来人口与黄岩土著的交融,才能创造今天的黄岩文明。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