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蜜橘板块>> 橘文化>> 屈原橘颂>>正文内容

《橘颂》

 

论《橘颂》(一) 

№爱々的沦陷♂ 


    《橘颂》是战国时期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著名诗篇之一:“后皇嘉树,橘来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著名学者、楚辞专家文怀沙先生对《橘颂》写下这样的译文:“在皇天之下,厚土之上,有一种美丽的树木生长着;那树上载负着能服习于我们水土的橘果。你,橘果,秉受这坚定的意志,繁生在绚丽的南国。根深蒂固,那不容易转变的素质,正表现出意志的不可消磨……青赤的颜色,洁白的内在,正暗示我们对人处事应该如何去做。你具有多种多样的美好的风姿,简直找不到任何小疵,多么完美!

    《橘颂》实际上述说了一个爱国主义者对自己故土深沉的爱。屈原的很多作品都是通过物来表现的,他缘物寄情,用美人、芳草比喻君子,把恶草、丑草比作小人。因此,他总带着花环,歌颂花,歌颂生命。他不愿让花凋零。全诗正是寄托了这样的情感,通过对橘树的歌颂,说明自己的坚贞,洋溢着诗人热爱祖国的一片精诚。《橘颂》是对一个坚贞美丽性格的肯定,是对一个坚贞美丽灵魂的歌颂。不论在任何时候,都能激起人们强烈的爱国主义热情。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文怀沙先生毕生研究屈原,“骚音铮铮”,为了美好的理想和信念,一生经历了巨大的磨难,但爱国之却心始终不变。这正是我们为之讴歌的屈原精神的内涵。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迅速发展,古老的华夏再度腾飞,而蕴含在历史深处的民族精神是我们必须汲取的伟力之源。今天,我们重读《橘颂》,旨在从古老的诗篇中获得新的启示,进一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重铸民族之魂。

    《橘颂》是屈原不朽的作品之一,较集中地体现了他忠贞死节的爱国思想,其思想性和艺术性达到完美的统一。前贤今人对此进行了阐幽发微的解读,这对于我们进一步弘扬屈原的爱国主义精神无疑大有裨益。但我们也看到这些解读从音韵训话方面谈论的多,从作品主旨方面谈论的多,而从作品的写作背景方而谈论的少。孟子曰“颂其诗,观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知人论世也”。知人论世已成为解读文学作品的一条重要原则。从这一原则出发,笔者在本文中将简要地讨论战国时期南国橘树种植和橘文化。

     一、橘生南国   

    《橘颂》之“颂”,在先秦时期非比寻常,而是具有宗教性质的歌颂。《诗经》三百篇收集有“风”、“雅”、“颂”三大类的诗,它们都有各自的含义。郑樵说“风土之音曰风,朝廷之音曰雅,宗庙之音日颂”。这里的“颂”,其内容与古代祭祀有关,或许就是古代的祭歌。在战国时期的楚国,橘成为人们赞颂的对象,可见它在人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正因为这样,它很自然地被推上神坛,成为人们膜拜的神木。大凡社会的造神运动,几乎都经历了从凡界、自然界上升到神坛、天堂的过程。凡间的人因为拯救生灵于水火之中、措天下于泰山之安,为人类做了很多实事,使人们被泽良多,久而久之,人民感恩戴德,自然就把他请上神坛。人是这样,物也是如此。自然界的一些动植物为人类源源不断地提供用于充饥裹腹、蔽体御寒的物质,因而受到人类的膜拜,人们视它为天界下凡的神物。如蚕,就被人们尊为神。橘树在南国普遍生长,触目可见,既是普通的树,又因为它的果实给人类带来甜蜜的滋味而成为出类拔萃的佳木,这样的佳木宜乎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后皇嘉树。

    橘树给人类带来的惠泽当不止一端。首先,丹橘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就被人们视为“果之美者”,是难得的美味佳品。其次,丹橘还是馈赠亲友、招待客人的上好果品。古代巴国盛产一种“卢橘”,因为果味美,灿然绚丽宜于观赏,用作馈赠的礼物,因而又叫“给客橙’,。宋代就用柑橘招待贵客。苏轼《入峡诗》就提到三峡的人用柑橘招待客人的事:‘长江连蜀楚,万派泻东南。……野戍荒州县,邦君古子男。夜衙鸣晚鼓,待客荐霜桔。”直到今天,柑橘仍是桔乡人民接人待客的盘中佳果。再次,橘树四季常青,树冠高大,浓阴匝地,春夏季叶茂花香,又是人们游赏和纳凉的好去处。《橘颂》有“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纷蕴宜修”、‘愿岁并谢,与长友兮”等等都是说明橘不仅可口,还可目、可鼻。橘树这些使用价值是它成为神木的一个重要条件。

    橘树成为神木的另外一个条件是它宜于南国生长。在南国地区随处可见橘树,其果实又能为人民大众所享用同人民生产生活息息相关,不是那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娇贵之树。橘树适宜于巴蜀、荆楚、吴越等地生长,我们根据有关材料,可以作些钩稽。

    首先,橘树在楚国是最常见的果木,自南到北所在皆有。《山海经》中的《五藏山经》多数学者认为是战国时期的作品,它较详备地记载了战国时期华夏四夷的地理物产,是很珍贵的文献资料,正受到越来越多的推崇和重视。《山海经》因其中的《中山经》把南方定为天下之中而被目为南人的作品这无疑是慧眼独具。《中山经》记载了今湖北、湖南等地的地理方物,其中关于橘柚的记载为其他篇章所不见,说明橘柚是南方的特产。《中山经》目:“东北百里日荆山……多橘柚”,“又东北三十五里曰纶山,……多相栗橘柚”,“又东百三十里曰铜山……其木多毅柞,相栗橘柚”,“又东二百里曰葛山……其中多相栗橘柚……”,“又东一百七十里日贾超之山……其木多相栗橘柚”,“又东南一百二十里曰洞庭之山……其木多相栗橘柚”。这些描述似乎只有山上多橘柚,其实不然,包括该山周围的大片地区都是橘产区。先秦时期普遍存在着山神崇拜。先民们认为山就是天,天神即是山岳之神,所谓“天在山中,山岳则配天”就是这个思想。同时,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山神崇拜。《山海经》这种以山岭来划分不同的地域,是上古天神崇拜思想的延续和孑遗,明显地带有不同方国的特点。据此我们认为橘柚所出的某山并不仅指山中这一狭小范围,而且也包括以这座山为中心的周围地区。关于橘柚种植的历史由于史无明文,我们无法作出准确地推断。但从战国时期柑橘种植的成熟经验及大宗出产来看,可以肯定的是最迟在春秋时期就有柑橘培植了,至于野生的橘树就更早。根据古书的记载,楚国的橘树主要集中在这几个地区(待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