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手记>>正文内容

宁溪三烈妇

    清康熙年间,宁溪山里突然冒出了三位烈妇,这是怎么一回事?话题还得从“三藩之乱”说起。
    那是康熙十三年(1674),福建靖南王耿精忠和广西平南王尚可喜起兵响应云南平西王吴三桂反清。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三藩之乱”。耿精忠派都督曾养性率兵十万北伐,一路上势如破竹,连克平阳、瑞安、温州、乐清,不到两个月就进军黄岩,屯兵羽山,此时,小南门一带成了战场。黄岩总兵武灏与曾养性打了两仗,均被曾养性杀得大败,只好开城投降。曾养性分兵驻防宁溪等地。
    次年,康熙派宁海将军、贝子傅喇塔率镶白旗二十万大军平定浙东。傅喇塔率三千精兵从侧迂回,抄曾养性的后路。大军从古驿道缓缓南下正面进攻黄岩。傅喇塔绕道仙居从茅坪岭凿山开路进至黄岩境内,与据守半山岭的叛军激战,冲破半山岭防线,杀奔宁溪,又与据守宁溪的叛军激战,摧毁叛军堡垒,消灭叛军千余人。
    农历八月初九,傅喇塔攻占宁溪后纵兵大掠,官兵杀人放火,劫财劫物无数,并掳掠大批妇女和儿童,打算将他们掳到杭州后,将年轻漂亮的女子占为已有,其他人卖钱了事。
    话说宁溪王兴路带着老婆孩子躲藏在黄泥塘山上的树林中,搜山的官兵发现后,立即冲过来将王兴路绑了,王兴路破口大骂,立即遭到一顿毒打。同时,一个官兵夺走了王兴路妻鲍氏怀中的孩子王茂孚,另一个官兵将鲍氏也绑了起来。然后推推搡搡将他们押回宁溪。24岁的鲍氏悲愤欲绝,想自杀,但官兵防守很严,苦于没有机会。官兵将他们和其他掳掠来的人押到黄岩北门,这天是农历八月十六。黄城离宁溪60里,官兵走了一天,乏了。吃过晚饭后休息,对被抓来的百姓暂时松绑,让他们也吃点东西。鲍氏趁机逃到浮桥上纵身跳入永宁江自杀。王兴路也在这时背起孩子逃出黄城。第二天,鲍氏的尸体被潮水冲到头陀桥,恰好王兴路背着孩子经过这里。发现后放声大哭,将她的尸体收敛运回宁溪安葬。
    再说另一班官兵来到董岙,抓住了正准备逃逸的陈朝常的妻子车氏,陈朝常跑得快没被抓住。车氏边泣边说:“我拚一死,看他们能将我怎么样?”不一会儿,官兵们各挟妇女来到村口,车氏伏在地上不肯起来。清兵中的一个百夫长虽然非常生气,但却再三忍住,因他看中了车氏年轻貌美。一再和气地劝她起来上路,车氏听若未闻,仍然伏地不起。百夫长勃然大怒,吼声如雷,拔出腰刀威吓:“你们走不走?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妇女们仍然不动,驱之不起。百夫长高举屠刀砍断车氏手臂,顿时血流如注。其他妇女被迫起来,被清兵驱赶上路。车氏流血过多而死。
    又一班官兵到金岙、牌门等地掳掠妇女儿童。金岙黄嘉文带领妻子蔡慧奴和两个孩子躲藏在黄杜岭的树林里,被官兵发现后都被掳掠押赴临海。路上,黄嘉文侥幸脱逃。八月十二日,蔡慧奴等妇女及儿童被押到临海后,杭州将军见蔡慧奴才貌双全,便叫人告诉她,要将她配给长公子做媳妇。彗奴以绝食抗争,连续5天水米不进。长公子从杭州赶来,强行下聘,蔡慧奴坚决拒绝。深夜她悄悄地拔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刎颈自杀。第二天,将军知道后暴跳如雷,命令士兵将她的尸体抛入灵江。后来,她的尸体被大浪冲到岸上,村人发现后将她掩埋在江边山上。黄嘉文找到临海崖畔,开棺看到颜面如生,项下紫痕凝结的妻子,痛不欲生,运回金岙安葬。金岙黄氏一族为其建造烈妇祠。
    蔡慧奴父亲小坑秀才蔡础和叔父蔡岫云挥毫书写吊唁蔡慧奴的挽诗各二十首,临海张天佐和黄岩牟心如等许多文人都写了挽诗,歌颂蔡慧奴不畏强暴,不贪图荣华富贵,以生命捍卫自己清白的高风贞节,揭露清军打着平叛安民的旗号大肆掳掠妇女儿童的滔天罪行。
    鲍氏、车氏和蔡氏三位农村妇女舍生取义的贞烈行为,在当时反响强烈,黄岩教谕范长裕等在雍正4年(1724)请旨褒奖,并被写进《通志》。榜眼喻长霖编的《台州府志》还为蔡慧奴立传。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清兵大肆掳掠妇女儿童,使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暴行,激起了宁溪人民的强烈反抗。他们拿起短拄、短棒、菜刀、柴刀与官兵拼死搏斗,结果遭到清军的残酷镇庄,被砍伤杀死的人不计其数。当然,被掳掠的妇女当中,被迫自杀的也很多,但载入史书的却只有上述三人。

(刊登《台州商报》黄岩版2006年7月5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