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手记>>正文内容

孙万鹏:金风又红橘枝头

    一位橘乡的诗人比喻得好:“秋风吹红了橘枝头,千枝万枝结满相思豆”。是啊!我是思绪万万千,最思是橘乡。墨绿色的橘林,深嵌着鲜红橘子般的太阳,橘皮般的阳光点子是黄岩干部群众智慧的象征。集股份与合作于一身,联劳动与资本为一体的股份合作制的发祥,是黄岩干群大智慧的表现。他们给我的教育,胜读十年书。

    (一)股份合作制是橘乡干群在改革中的新创造

    有人说,黄岩是中国蜜橘之乡,模具之乡……,更是创造之乡。此话不假,黄岩是全国柑橘品种最多的产地,目前,已有180多个品种,而且在不断培育、创造着新的品种;而模具是创造之灵台,万物之胚胎,言创造自然不为过。

    黄岩作为发祥地之一的股份合作制,既不是“旧瓶装陈酒”,也不是“旧瓶装新酒”,而是“新葫芦装新酒”。1997年1月17日,江泽民同志代表党中央在十五大文件起草组会议上说:“股份合作制是一种新的公有性所有制”,“是我国经济发展实践出现的新生事物”。这里两个“新”的提法,是非常准确的。也是我1986年初到黄岩兼任县委书记时所未能认识到的。当时,我带到黄岩的框框是,集体经济发达的区乡,苏南模式是“灯塔”;集体经济不发达的区乡,温州模式是“榜样”。这种非此即彼的选择,是我1982-1983年在中央党校中青年领导干部第三期培训班上所“收获”的。我在中央党校图书馆“挑灯夜战”写下的三千余张资料卡片,被我带到黄岩,并将其视为指导实践的理论积累。如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之一是按劳分配;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之一是按资分配;计划调节与社会主义“结了缘”;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结了亲”;这种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在我的脑海里深深地“扎了根”。

    然而,在黄岩这片神奇大地出现的“集股份与合作于一身,联劳动与资本为一体”的合股企业,一上来,就给了我的思维方式以沉重的一击。它使我陷入了痛苦的沉思。

    在人类认识的发展中,从伽利略的自由落体定律,经过开普勒的运动三定律,到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等,靠的就是知性思维。而知性思维的三条基本规律:同一律、排中律、不矛盾律中的矛盾关系的两个判断,真与假是“非此即彼”的。

    无论何种学科,通常都有语句、观点、规律(或原理)、思维方式四个层次,而思维方式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才能形成的。破除这种思维方式,逻辑就成了凝固的血。这简直让人似“落日川渚寒,愁云绕天起。”好的是,1981年内部发行的《陈云同志文稿选编》中的话:“不唯上,不唯书,要唯实”,“全面,比较,反复”,让我保持着头脑的清醒。

    经过反复调查与全面、比较,黄岩股份合作制的“新”显示得十分彻底。

    1,与传统集体经济比较

    众所周知,我国集体经济的最初形态“高级社”,主要特征是,财产的集体无差别所有,单一的按劳(工分)分配。股份合作制的创新在于:一,承认私有股份有差别所有;二,分配上除按劳分配外含按资成份。它似胡琴与琵琶合奏,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适应的。

    2,与合作经济比较

    合作经济是全球性的概念和实践。它是160多年前英国曼彻斯特市罗虚代尔镇28名纺织工人的创造。1966年国际合作社联盟提出“罗虚代尔”原则,红了大半个地球:一,合作社之间应加强合作;二,合作社应对成员、雇员提供教育;三,盈余返还;四,成员有平等投票权;五,股金只能获取利息,不能分红;六,入社自由,入股自愿,退股自由。

    股份合作制的创新在于:一,突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思路与做法:股金可以分红,但当年提取控制在22.2%之内;其余作为新股扩大再生产,并允许继承、转让,但不能提走而影响持续发展,以免“一年合伙,二年红火,三年散伙”。二,突破成员内部集股数量小、速度慢的局限,走向社会集股。以利于“集千家资,聚千家力,致千家富。”

    3,与股份制比较

    股份制诞生于17世纪的欧洲。英国于1862年颁布了“股份公司法”。马克思评价股份制使资本主义经济在短短几百年间就取得了比以往几千年的发展还要快的成绩。

    股份制的主要特征是广纳资金,产权明晰。

    股份合作制的创新在于:与股份制单纯的资本联合不同,实行了资本合作与劳动合作相结合;以按劳分配为主,税后利润实行按劳分配与按资分配相结合;实行共同投资、共同拥有、共同劳动、共同受益、共担风险;自选领导,自聘人员,自找市场,自置设备,自理技术,自主经营。

    毫无疑问,这在当时的“时空”条件下,是新庙奕奕,生机勃勃,朝来新火起新烟的新鲜事物。

    当我还在为突破“非此即彼”思维方式向黄岩的几位老同志请教时,他们的回答朴素又干脆利落,杂交稻是什么思维方式?它是一有春风就发芽,一有雨露就生长,一有阳光就灿烂的“经济杂交稻”。几句话,使我夜不能寐。是啊!杂交育种不就是通过不同基因型亲本间的杂交和基因重组,将双亲的优良性状综合于杂交后代吗?无疑,杂交稻是中国人的骄傲,它使我国用仅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次晨,随我一起来黄岩的省农业厅干部俞仲达(现任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主任)、姚志文(现任宁波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赵兴泉(现任浙江省农业厅副厅长),向我提供了国际水稻研究所1967-1985年期间命名的品种,全部来自杂交育种的有关资料,并向我表达了他们对合股企业的赞赏与期望,与黄岩五套班子一些同志的想法不谋而合。我想,智慧的黄岩人,要向世界提供一个令人括目相看的“经济杂交”新品种了。

    剩下的问题是,股份合作制姓“社”还是姓“资”?一位北京某高校经济学教授关于股份制姓“资”的论断,在我的头脑里缠绕着。夜里,我又把在中央党校做的三千余张资料卡片重翻了一遍。显示在眼前的科学图景是,牛顿的经典力学提供了“非此即彼”决定论的“靠背”,它领导了全球科学潮流四百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实质上已对“非此即彼”的绝对论提出了挑战,爱氏的光电子理论,光的“波粒二象性”,就是对“非波即粒”思维方式的否定,还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奖;量子论的创始人之一玻尔的互补原理,就是把二元对立的“非此即彼”,推到了二元互补的境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奖。我想,少者几百年一次的思维方式的革新,大概要被科学催熟了。接着,我又翻阅了到黄岩后做的几百张关于政区建置、自然环境、自然资源等资料卡片。在土壤类:红泥土、黄泥土、红粉泥土、紫色土、新积土、洪积砂土、古潮泥砂土、培泥砂土栏目中,都赫然写着酸性至中性反应。它又使我眼睛一亮。不是吗?土壤的酸碱度并不是“非酸即碱”的,中性是存在的,而杂交稻、股份制等人类创造的文明,不也是中性的吗!杂交稻,社会主义国家在种植,资本主义国家也在种植;股份制也可在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推行;这个趋势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这个思想成了后来我在全县党员领导会议上讲话的基调。说实在,黄岩的股份合作制既是利民又利国,对这种新的经济形式,若不加以保护与规范推行,而是加以扼杀,我们的党心、良心何忍?一位诗人的诗句:“莫再纠缠社与资,天惊石破发雄词”,闪耀在我的眼前。

    (二)股份合作制在实践中曾经呈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据调查,1986年10月23日黄岩颁布了全国第一个保护和规范股份合作制企业的系统政策文件后,石曲乡1987年1至4月,集体企业利税平均增长12%,而股份合作制企业利税平均增长48%。此后的10年间,股份合作制企业像潺潺溪流,很快汇集成澎湃的大潮。“潮起橘乡日,花开影亦香”。1996年,黄岩4164家企业,股份制与股份合作制企业3169家,占76.1%;其中股份合作制企业2392家,占总企业数57.4%。这10年,黄岩县工业总产值平均年递增37.86%。国内生产总值居台州之首,工业经济成为浙江十强县市。“撤县设市”不久的黄岩便跻身于“全国农村综合实力百强县(市)”和“中国明星县(市)”行列。

    细究其原因,“牵动荷花带动藕,藕发莲生必有根”。

    1,股份合作制成了当时解决企业资金困难的有效途径。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改革的蓓蕾已在黄岩开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与乡镇企业成了改革的“双臂”,托起橘乡一爿新天地。一部分头脑灵活、肯吃苦的黄岩人已完成了初期的资本原始积累,但谋求进一步发展,个人力量不够,资金不足仍是“拦路虎”。政府与金融单位资金也吃紧,于是,大家凑分子,合股做事“打硬股”式的传统“春风吹又生”。沿海的渔民就提出“打硬股,造大船,闯大海,发大财”的口号。这种曾被视为“分田单干的双胞胎”,与“包产到户”一起站在台上挨批判的难兄难弟,在一些地方多次被作为资本主义加以打击,结果是设备没收,车船归队,劳力归田,一次次遭扼杀。1984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允许农民集资办企业。一些黄岩硬汉乐了,又走上了集资入股的路。但碍于“左”的思想阴魂未散,他们暗自规定:股金不平调,不充公,不“归大堆”,私有公用。这样,就有效地解决了企业发展的资金困难。

    2,资产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利于发挥企业家的作用

    改革开放初期,勤劳的黄岩人,一部分通过走南闯北,摆地摊、补皮鞋、卖豆腐;一部分通过养鸡、养鸭、种水果;赚到了第一块奶酪。但要自办家庭工业,除资金不足外,还受技术、信息和经营能力等条件的制约。于是,他们选择了“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集各家之长,补各家之短”,推举大家信得过的能人牵头,提高企业发展的起点水平。这就为造就像李书福、李仙玉、牟金香、张建均那样的著名企业家提供了“温床”;为后来名闻四海的吉利、双鸽、联化、公元、新东方、本州、陶氏、如意、大洋洲等现代大企业的崛起提供了“土壤”。

    从这个意义上说,股份合作制是黄岩等地农民在发展商品经济中为解决人才、经营、管理、技术、信息等方面不足,提高企业发展起点,尽快使企业上台阶、上规模、上水平的又一次伟大的创举!

    3,股份合作制有利于和谐处理企业内的劳资关系

    大家知道,和谐是社会主义本质属性的要求,也是社会主义企业的本体特征。没有和谐就不可能有持续的效率。二百多年前,亚当·斯密讲了一个别针的故事。他说:“把别针的生产过程分为十八道工序,相互竞争着劳动,结果创造了每天人均生产四千八百多枚别针的奇迹,比工业革命前,一个铁匠每天制作一枚别针的传统劳动,提高效率几千倍”。然而,在他看来,效率与和谐,是针尖对麦芒,不是君子与淑女。得到效率,失去和谐;得到和谐,失去效率。为此,有人赞叹:人生的两种理想的价值——效率与和谐,被置于翘翘板的两端,历史常常迫使人们在作一种“非此即彼”的选择。(见《灰色价值学》第2-3页。山东人民出版社,1991)

    然而,黄岩人的股份合作制五共特征(共同投资,共同劳动,共同占有,共担风险,共同受益),突破了效率与和谐两种理想不能兼得的怪圈,使1986年后10年,全县工业总产值以平均年递增37.86%的效率,进入了有着和谐文明要求的“中国明星县(市)”的行列。这恐怕与众多企业“变劳动与资本的对立为劳动与资本于一体”不无关系,它们将“非此即彼变成了亦此亦彼”,使企业内部劳资关系的和谐水平得到了提高。

    4,有利于国家对企业的宏观管理与服务

    1986年10月23日,黄岩县委、县府颁布的《关于合股企业的若干政策意见》,对股份合作制企业既是一种保护,又是一种规范。文件似给业已出生的“孩子”发了一张合法的“身份证”,从此他们不必“愁时如梦梦时愁”了,也不要担心“风射破窗灯易灭”了。同时,文件对此类企业的地位,需要坚持的原则,要点,要求,民主建设,鼓励政策等作出了说明。并对如何核准登记,工人如何入股,股息如何分红,利润如何分配,以及有关劳动保护,财务核算,税收等13个方面内容作了详细的规定。这对于黄岩传统“打硬股”式合股企业雏形的进化,提供了规范。可谓是“芳林新叶摧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

    通过规范洗礼后的股份合作制企业,推陈出新,旧貌换新颜。例如,企业建证建账了,这就增加了公开性、透明度,有利于国家对企业进行宏观管理,有利于银行、财税提供服务与监督。实践业已证明,对市场调节与国家的宏观指导,进行“非此即彼”的选择,最后,往往要导致“蠹众木折,隙大墙坏”的。

    此外,股份合作制较当时处在势单力薄的个体经济更具有抗风险办大事的能力,相对而言是“ 船大抗风浪”;较传统的集体经济产权明晰,内在活力大,股金允许继承、转让,相对而言是“船小好调头”。这种集船小与船大于一身的优势,在初期商品经济的浪潮中,显得进退自如,呈现了强大的生命力。

    (三)凝心聚力,克难奋进,在新的起点上再创辉煌

    在20年前,“秋风红了橘枝头”的时节,我作为农业厅长陪同农牧渔业部何康部长一行,考察了包括橘乡在内的几十个县市。返杭后一星期,我向当时的省委书记王芳递上了去黄岩搞农村改革试点的报告。于是,我有幸获得了在黄岩工作近两年的机会。使我与橘乡干群结下了“九峰山一般重,澄江般奔涌”的感情。使我有机会从伟大的黄岩人民那里,从一批了不起的黄岩干部那里学到了很多至今受用不尽的东西,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使我在对“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认识上,由二元对立,到二元互补、二元和谐、二元动力的提升。我深深体会到:

    1,一个地区、一个县乡的美丽就在于人民

    黄岩人勤俭、务实、智慧、坚韧。既有认理不惧官的硬气,又有谁干了一点好事就念念不忘的柔情。他们认为某省部级领导在黄岩欠了办事欠公正的理,几十年前的事,到十六届六中全会时,还要找他论理,希望他改正;上世纪五十年代在黄岩任县委书记的吴素福,带领他们修了长潭水库与宽阔的街道,他们至今念念不忘,仍怀无尽感激之柔情。这是一批多么好的人民!我们的公务员能在这里工作是何等的幸福!因为,他们可以教你如何做事,如何做人。

    2,切莫颠倒主人与公务员的关系

    黄岩人民是改革的主人。他们对无视他们的公务员,有着作为主人来讲话的权利。然而,我们在某些场合甚至在一些电视剧里还用西方的语言来谈论什么“无为而治”,“有为而治”。居然把自己装扮成凌驾于主人之上的统治者。这是对主人与公务员之间关系的颠倒。我想,作为公务员,我们要“凝心聚力,克难奋进”(黄岩区委书记黄志平语),当好人民的秘书、得力助手和勤快的服务员,把人民群众的事,保质、保量、保时间,切切实实办好,扎扎实实落到实处。

    3,高举科学发展观的旗子,归纳、演绎人民的创造

    归纳法与演绎法,是目前仍然行之有效的科学方法。股份合作制是人民群众在改革中的新创造,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指出:“目前城乡大量出现的多种多样的股份合作制经济,是改革中的新事物,要支持和引导,不断总结经验,使之逐步完善。”事实确是如此,凡新生事物,通常是不完善的。黄岩的股份合作制企业也不例外。归纳起来:一,分配上仍不完善,存在平均主义倾向;二,股权垄断到开放尚须引导;三,集体股产权要进一步明晰;四,民主建设仍待加强;五,如何和谐企业内劳资关系仍须总结;六,改革的配套水平仍须提高;七,股份合作制的适用范围仍待研究;凡此等等。

    爱因斯坦说:“科学绝不是也永远不会是一本写完了的书。每一项重大成就都会带来新的问题。任何一个发展随着时刻的推移都会出现新的严重的困难”。所以,这就要求我们“凝心聚力,克难奋进”。   科学最讲究的是边界条件,我们可以把它演绎为成果的适用范围。实践表明,没有一项具体成果是万能的,适用一切范围的。据2005年底统计,黄岩大小企业7600家,其中有限责任公司2800家,股份合作制企业1221家。有的股份合作制企业,在向以民为经营主体的社区所有制经济、社团所有制经济、基金会所有制经济嬗变;有的转化为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等等。

    当然,科学从不容许我们停步不前。黄岩人创造的脚步也绝不会停止。黄岩的股份合作制“而今迈步从头越”,正在新的起点上,再创辉煌。还值得一提的是,二十年来,在黄岩这片古老又神奇的土地上,所经历“破天荒”的思维方式的革命,正承载着历史性的重大意义而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