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蜜橘板块>> 橘文化>> 柑橘风俗>>正文内容

年橘

 

年   橘

黄鹤西楼月


十五年前移居广州,发现广州人过春节,家家户户要买年橘。不仅是年橘,还有各色鲜花、水仙、桃花树、甘蔗……,琳琅满目。店堂机关也不例外,无不装扮的花团锦簇。我们初来乍到,对于插花是喜欢的,但是年橘就一直不当回事儿,坚持了好多年没有“入乡随俗”。

几年前,我们终于加入买年橘的队伍,而且兴趣越来越浓。年关将近,流连于花市,看着一盆盆挂满金果、修剪整齐的年橘,不由得打心底佩服橘农的技术和匠心。有的高达丈许,密密麻麻的橘果数以千计,都赶在过年这几天精神饱满姿态万方地上市,而我国春节有时是一月份有时是二月份,气候冷热不定,橘农们是用什么办法让年橘准时挂果成型的呢?

我们买来的年橘,一般不像大多数人家刚过完年即刻弃之道旁给清洁工当垃圾运走,总想让年橘多长一些日子,甚至想让它度过春夏,再次开花结果。可是,无论怎样地浇水施肥,年橘好像被橘农施了魔法,不几天必然枯萎;即使精心呵护让它不死,也很难开花结果;就算小心翼翼伺候到它开花,也是寥寥无几,最多三五个稀稀落落,算是功夫没有彻底白费。看着自己终年所得的几个青黄不一的橘果,不由得愈加赞叹橘农的技艺高明。

我买年橘基本上不砍价,一则折服于橘农的技术,二则看到他们茹苦含辛,砍价实在不忍。但是往家运输的路上,同事问起来“多少钱买的?”为了不被嘲笑,只好硬着头皮少说一二十元。不然,一句“你这个都要六十八?我买你这同样的才三十八!”实在教人不自在啊。

今年春节前买的年橘,五十八元,也是没有还价就运回家。在家摆了二十多天,没有一只橘果掉落。但是今天必须移走它了,因为年橘年橘,年既已过完,再摆在家里就是不合时宜了。搬起陪伴我们度过这段喜庆日子的年橘,心中油然而生不舍之意。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