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文化>>正文内容

《金瓶梅》中的阡张

    《金瓶梅》作者是蔡荣名的证据,除了王世贞赠给蔡荣名的两首诗和书中的黄岩话外。蔡荣名还做了一个小动作,这就是金瓶梅书中的阡张。
    王世贞“只是无名可借君”号令一出。作者蔡荣名无奈认命。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快意何须身后名、债难还。他也曾抗争过,希望王世贞写个“收据”。可老谋深算的王世贞怕他日后翻悔,给了一首雾里看花的诗歌,承认收到书,却不说书名。。让作者碰了个软钉子。但也得到王世贞替他出书的诺言。那时的文人可是一诺千金。“袖所作贽余,痛饮旬日而别。意欲得余一言耳。沃之酒。歌以送之”。可是,客观上出了不可抗力。王世贞过早的离开,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百年心事一朝违”,使作者蔡荣名非常失望。他也曾经有过公开秘密的冲动,跟他叔叔说过“砂磴语”。可惜他叔叔猜错了。还当他是大言不惭。“又五六年而余逢主上震怒,放归田间,益与从子俱。而从子遭时坎坷、四壁萧条大畧与余等。顾其气不衰,得金即付酒人。视傥来直芻狗耳。一日醉而过余大言曰:人生适志耳,藉令身都卿相、贮黄金万镒,而无身后名,何如饿死道上。片语琅琅便足千古之为快也。今荣名得遍游五岳,裒所为敝帚而授之梓人。叔父其为我序之。嗟!嗟!余何言,余何足为从子重”(《芙蓉亭诗钞•蔡宗明序》)。他终于在心猿意马的悬崖勒马。君子固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王世贞没有想到的是,作者虽然答应隐姓埋名。但平心而论,隐姓埋名这事摊谁谁都不乐意。噌饭傍大款,结果把名字给整没了,我得想法子把根留住。因此,他不动声色把遗传密码藏匿在《金瓶梅》书中,等待后人去寻找、解密。作者在书里做了什幺手脚?一是不时使用独一无二的黄岩方言;二是引入黄岩特有的事物。方言已在前两篇论文中说过了。这里只说黄岩特有的事物。“阡张”就是其中之一。
    先看看金瓶梅中写到“阡张”的地方。《金瓶梅词话》第39回1021—1022页:“西门庆道:「也是今岁七月,为生小儿,许了一百廿分清醮。一向不得个心净,趁着正月里还了罢!就把小儿送与你师父,向三宝座下讨个外名。」徒弟又问:「请问那日,延请多少道众?」西门庆道:「教你师父请十六众罢。」说毕,左右放卓儿待茶,先封十五两经钱,另外又封了一两酧答他的节礼。又说:「道众的衬施,你师父不消备办。我这里连阡张香烛,一事带去。」喜欢的道士屁滚尿流,临出门谢了又谢,磕了头儿又磕。到正月初八日,先使玳安儿送了一石白米,一担阡张,十斤官烛,五斤沉檀马牙香,十二疋生眼布做衬施;又送了一对京叚,两罈南酒 ,四只鲜鹅,四只鲜鸡,一对豚蹄 ,一脚羊肉,十两银子,与官哥儿寄名之礼。西门庆预先发帖儿,请下吴大舅、花大舅、应伯爵、谢希大四位相陪。陈经济骑头口先到庙中,替西门庆瞻拜。到初九日,西门庆也没往衙中去,绝早冠带,骑大白马,仆从跟随,前呼后拥,送出东门,往玉皇庙来”(《金瓶梅词话》第39回1021—1022页)。《金瓶梅词话》第39回1040页:“李瓶儿从前边抱了官哥儿,李娇儿道:「拿过衣服来,等我替哥哥穿。」李瓶儿抱着,孟玉楼替他戴上道髻儿,套上顶牌,和两道索。諕的那孩子只把眼儿闭着,半日不敢出气儿。王楼把道衣替他穿上。吴月娘分付李瓶儿:「你把这经疏纳个阡张头儿,亲往后边佛堂中,自家烧了罢。」那李瓶儿去了”(《金瓶梅词话》第39回1040页)。

阡张是什么

    “阡张”是什么?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烧纸文化,唯有黄岩“阡张”与众不同、独一无二。它是一种特有的民俗文化用品。广泛用于祭祀祖先、天地、神佛及丧葬活动。 阡张长、宽、高分别约为30、15、5厘米。它是用黄表纸压缩切割成砖状的,松开可以伸张,但又阡陌相联。瓜瓞连绵,生生不息。阡张的寓意、象征意义单一明确。就是阡(土地)(扩)张。阡张的“张”是形容词扩张的“张”。不是量词。所以,阡张不能写作“千张”。一陌阡张的“陌”是阡张的专用量词,读音同阡陌的“陌(mo)”;不读“百(bai)”,也不与“百”通假,也无“百文”、“百张”的意思。“陌”是阡张最小的量词单位。是“块”的八分之一。“块”是阡张的基本量词单位;八块是一方;八方是一担。八进制的源头与八卦是否有关无从查考。但肯定是遥远的事情。《礼记•儒行》“虽分国如锱铢”。郑玄注:“八两曰锱”;陈澔注:“算法十黍为系。十系为铢。二十四铢为两。八两为锱(322页)”。也可能与祭祀(上坟)的仪式有关;思想观念要追溯到原始氏族公社的原始共产主义均平原则。当地,一个座位现在仍然沿用过去的说法叫“一方”。一人一个座位叫“个人头方”。人一出世,就与八有不解之缘。誕生的时间就叫“生辰八字”。生前八人一桌吃“八碗”。死后受祭,吃的也是“八碗”;也是八人一桌。怎么知道?祭祀时摆八样菜,叫“八碗头”;摆放八个酒盅、八双筯。一巡奠酒,祭拜祈祷一次。奠酒三巡,祭拜祈祷三次。然后焚烧阡张、福寿纸。待阡张、福寿纸烧尽,放鞭炮送祖宗、祖宗的客人回去。这里,阡张是送给祖宗的田地;福寿纸才是祖宗的另用钿。现在,我们似乎有点明白先人为什么要把一块阡张分成八陌了。
     过去做阡张是黄岩山区农民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生产千张的都是家庭作坊,遍及家家户户。岭上山场广阔,盛产苦竹。而苦竹自古以来是造阡张的好材料,阡张选用山区丰富的小竹为原料。因为地处峡谷之中,山陡、水急、流长,水源充足。生产时利用水碓,引用山溪流水冲击水碓,自动捣舂。这种水碓俗称“阡张碓”。水碓把小竹舂成碎浆,再入窖中发酵然后舂成粉状落入槽中捞纸。因此当地农民因地制宜,沿坑两岸盘盘竖碓捣料,搭厂造纸,户户做千张。千张制作精巧,刀切成形,抖开成堆。整个制作工序要经斫竹、砍料、捣料、浸料、腌料、燥纸、晒纸等15道工序,每道均精工细作。至今当地山路砌石上,还留有当年拖苦竹磨擦而成的条条半圆形的痕迹,可想阡张历史的久远和当年的盛况。解放后,破除迷信,阡张一度销路低迷。但侥幸逃过一劫,并保持了纯手工制作的传统工艺。民国黄岩志(稿)说:“福寿纸(土名又曰阡张)。亦为西乡宁溪岭上岭下黄岩溪柔极各乡镇家庭工业。据乌岩造纸厂调查报告,全西乡千张碓约一百十一具,每具可容二槽,每槽须有抄纸切纸打纸技工各一人,值碓晒纸粗工各一人。月可做成大纸二十五担,或中纸五十担,或小纸一百担。全年除缺水或农忙停工外,约有八个月实地工作。因福寿纸系以老竹截作长约三尺之竹段,用碓舂之,使碎浆以蛎灰纳入窖中,使之发酵经月取出,洗净灰质舂之,成粉落槽,抄之成张,晒之使干,復经刀切,捆束即成。故纸槽与水碓有密切关系。必须于溪涧中利用水力设碓,方可设槽制纸。与制中青纸之将嫩竹截段破成竹片纳入塘中,使之发酵经月,復灌以水一二日后放出污水换以清水,此后每隔一二日又放又换,俟水清后始不放换,约经二个月而料熟,料熟之后放去塘水,剥去青皮,由踏料工人踏之成浆,落于槽中,抄之成张,烘之使干者,做法不同。福寿纸专供迷信者焚毁用,代纸钱。其销路除本县境内外,以温岭为最多,其他各邻境亦有之”(黄岩县新志卷八•第七编•物产•第五节 手工业•纸•福寿纸)。
    阡张真是一个天才的发明,是世界民俗文化中的一朵奇葩。阡张的寓意、象征意义单一明确。就是阡(土地)(扩)张。阡张体现的是老百姓“田连阡陌”的发家致富愿望。对土地的追求和孝敬祖先,最终完成了对阡张的发明创造。他的伟大之处在于:把土的掉渣,无法想象、体现的东西——质朴无华、硕大无朋的土地形象地体现出来。只要人们追求土地的欲望没有消逝,阡张文化就不会消失。
    再来看书中写到阡张的地方。书中三次提到阡张:“阡张香烛”、“一担阡张、”“阡张头”。“阡张头”又叫“阡张板”、“阡张板头”。它是一块阡张两头的夹板。阡张因为已经切成牵连条状,无法捆扎,所以两头各放一张大小一样稍厚的原纸便于捆扎。正是这个“阡张头”把同名异物的阡张踢出了金瓶梅。金瓶梅中的阡张应该是黄岩产的阡张,是作者蔡荣名写进去的。
    这就是金瓶梅书中写到的“阡张”。他把遗传密码藏匿在金瓶梅书中,等待后人去解密。

参考书目:
《金瓶梅词话》明万历刻本,香港太平书局影印出版。
《芙蓉亭诗钞》明蔡荣名著。光绪版,浙江图书馆藏本。
《四库全书• 弇州山人续稿》上海图书馆藏本。
《黄岩县志》(稿)民国。黄岩博物馆藏本影印。

扩展阅读:千张碓(富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