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非遗>>正文内容

非遗专题之黄岩白搭

    “ 黄岩白搭”,又称黄岩方言顺口溜,是黄岩一种历史悠久,独具地方特色的民间曲艺。具有诙谐、幽默、风趣、夸张、滑稽的特点。
    由于它通俗易懂好记,因而深受群众的喜欢,有些商贩首先抓住这个特点,用方言顺口溜编广告词来招揽生意。世纪初,黄岩街头就有卖梨膏糖者一边打着笃板,一边吆喝。后来在传播中不断地被修改补充,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小段子,在休闲时由口齿伶俐者来吟唱,自娱自乐,称为讲白搭,其代表作有《卖水果》,常在黄岩鼓屿“三元会”满会时组织的迎会上表演,影响很大。今天台州电视台“阿福讲白搭”的开场白也就是从《卖水果》引发而来。
    “黄岩白搭”以说为主,不需伴奏,可一人表演,也可二人同台表演“对口白搭”。演员表演时常以丑角出现,或扮老太婆,头系包头纱、插花、戴耳环、身穿大襟衣裤,手捏手巾。或扮成老倌,身穿对襟衣裳,腰系八幅围裙,脚穿布鞋,挑一副水果担或笼担(应视剧情而定)。也可作现代人的时尚打扮,并无定规。“黄岩白搭”的表演者,都是因个人爱好,并无师承关系,其中解放后的代表性演员有王良忠、邱新培、郑英俊。特别是王良忠,早在50年代就在舞台上演出了《黄城大变样》(由徐先学编写),后来又演出了《老桃花》(由章甫秋编写)一演演了十几年,走遍了黄岩各乡镇,还应邀去温岭、玉环等地演出。王良忠因为在舞台上扮演的角色,颇受观众的青睐,号称“黄岩老太”。近年来上郑乡农民郑英俊经常活跃在舞台上,被称为新一代“黄岩白搭”表演者的代表。
    2007年,黄岩白搭被区政府列入黄岩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6月,被列入市政府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郑英俊:愿用生命坚守“黄岩白搭”之路

■本报记者 夏晓薇 通讯员 张杭军




  一人一“白搭”,一人一舞台,黄岩西部上郑乡坑口村深山岙里的郑英俊,顺口溜张嘴就来,吹拉弹唱样样通,嬉笑怒骂话藏理,“黄岩白搭”从不断。15岁登台表演,今年65岁的郑英俊有个响亮的名号:黄岩“赵本山”。

艺术:一口“白搭”卖

  有郑英俊在的地儿,就是个热闹地儿。
  “老倌今年五十几,望(看)到电脑古怪奇,范子(样子)好像电视机,用场实在了勿(不)起。”
  瞧,几句话一开场就把左邻右舍给吸引过来了。黄岩“赵本山”的名号搁在郑英俊头上绝非浪得虚名,听他的“白搭”——《老农民心想学电脑》,寥寥几句就将一个不知电脑为何物又很想学习新鲜事物的老农民形象,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他是我们上郑乡的‘宝贝’,到哪都是欢声笑语。”
  “他的白搭都是平常人的故事、见闻,同样的语言从他嘴里说出来特别有味道。”
  “他的白搭我们喜欢听,他的表演我们爱看,看上100遍也不厌!”
  今年大年初一,坑口村村委会专门让他用广播给村民讲《曾大伯话古比今昔》。这篇创作于1991年的白搭,搭配道情鼓表演,从一个山村农民的视觉出发谈生活条件、社会发展、生活水平的古今对比。20年时间后再拿出来重温,那一番忆苦思甜的蕴意更深了。
  郑英俊身材魁梧,喜欢在衣服外面再套一件马甲。这样一个大男人反串起女角来,竟满堂叫好。看他的装扮便知道他下了多少功夫:假发、发髻、粉、口红、眉笔、裙子……《老桃花》便是其中的代表作品。这一类较为休闲、轻松的喜剧白搭还加入了古装、戏曲的元素,如《刘秀抢亲》、《三丑抢亲》等,这样的表演功底与早年郑老师学越剧、办剧团的经历是分不开的。
  郑英俊的白搭表演为村民喜闻乐见,轻松不乏味,内容来源于农村生活,但又高于农村生活,信息包罗万象,不仅老少爱看,年轻人也是他的“粉丝”。
  “演老百姓,就要把老百姓的动态拿出来,比如走路,不能正正经经地走,得这样,把脚甩得高高的。”郑老师一边说一边示范给我看。他乐于挖掘表演的技巧,从生活中取材,在生活中实践。有些表演,他的心中已有脚本,而更多的则是即兴而演。
  当浅显生动的民间艺术与书面规整的方针政策相碰撞时,郑英俊的“白搭”迎来了一片全新的天地。宣传毛泽东思想、党十七大精神、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八荣八耻、多城同创、婚育新风、安全生产、森林防火等精神,成为了他白搭的主旋律和新主题。《十七大精神到田头》、《农民学习三个代表》、《老硬入党》、《青山绿水蓝蓝天》等白搭在黄岩各乡镇的舞台上流动上演着。椒江、路桥、临海等县(市、区)也经常邀请他前去卖白搭,而他的出现,总是能让观众耳目一新。

思想:永远跟党走

  在黄岩,靠讲“白搭”谋生的人不在少数,而将“白搭”作为宣传党和政府方针政策、宣传社会文明新风阵地的人,却只有郑英俊一人。他的“白搭”带着原汁原味的山乡气息,真正做到了“通俗易懂”。
  因为有所爱好,所以有所坚持。“白天种田,晚上学吹拉弹唱,后来还成为了光明公社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队长,在山村里巡回演出。”他说。1969年,他曾被打成右派,受到迫害,直到1979年才得到平反昭雪,但是对党、社会主义、文艺的热爱如火种一般在他心里生了根。“永远跟党走!”他说。这一句话是他的生活坐标,也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宣传农村新风的真实写照。
  “20年来,他一直是乡里聘请的农村文化宣传员。”上郑乡宣传委员陈海珍告诉记者。不论碰到什么困难,他始终不停下农村文化宣传员的脚步。靠表演挣来的微薄收入,除了用于日常的生活开支,其他全部用于购置鼓、锣、道情、胡琴、唢呐等乐器上。
  郑英俊的家是两间两层楼木结构旧房子,那一篇篇令人叫绝的白搭作品就是从这儿诞生的。房子里没有一件新家具,更别提空调这样现代的电器了,一台旧时的大头电风扇挤在楼梯的角落里,积满了灰尘。
  北面的一面墙上挂着五六个玻璃框,里面装着郑英俊这些年来的演出照片。这些现在可都是宝贝了。东面的书架是用木板简单装订的,上面摆了满满当当的书籍,泛黄、古旧。郑老师说这些书是黄岩图书馆整理旧书时,特地去要过来的。旁边是3个铜皮越剧箱子,顶上放了一排红色的大鼓,油漆脱落,近乎斑驳。郑老师拿下锣鼓时,我们看到了三张分别写着“崇尚科学破除迷信,认真贯彻三个代表”、“忠孝仁慈、道德正气”的红纸贴在最上边。他早年的毛笔字,寥寥数字告诉我们这一个山乡文艺人的精神世界
  郑英俊说,自己的床边永远放着一本笔记本和一支笔。“有时候揣摩某一句话,左思右想都觉得表达得不够恰当不够好。有一次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似梦非梦中突然想到几个用词,马上起床拉起日光灯,在本子上记下来。”他笑笑说。那套看似手到拈来、妙嘴生花的白搭表演,并非一日之功,长期的努力和学习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默默进行着。
  他拿出一大叠手稿,足足有20多厘米高。“我一共写了160多篇白搭作品,现存手稿仅100多篇,有近16万字。”这些作品里,体裁有说唱、相声、小品不等,均由他自编自导自演。也有不少同行慕名而来向他讨要脚本。
  “你生活在这样封闭的山村里,平常除表演外又不大出去,创作的题材是从哪里来的呢?”我问。
  “那里!”顺着他的手指指向,我们看到西边的墙上贴着几张荣誉证书,正中央挂着一份《台州日报》,日期是当天的。“这份报纸是乡里为我订的,这可是我学习党和政府精神的窗口。”郑老师笑了,眼角的皱纹随笑漾开。报纸书籍为他的创作之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养分,而农村真实的生活经历和见闻又是这棵大树的土壤。
  郑英俊多次被评为全国计划生育协会先进志愿者、区农村优秀宣传员,所获得的荣誉证书得用一个大塑料袋才装得下。最近,他又被评为省优秀民间文艺人才。

行动:人在阵地在

  15岁开始登台表演,那个短衫短裤穿草鞋的男孩,转眼间已到65岁知天命的年纪。40年来,郑英俊越来越爱说一句话:人在阵地在。
  当年在学校里时,郑英俊就是一个文艺活动积极分子,爱讲顺口溜,爱惹同学们笑。“老师给我的评价是——无聊。”他笑着说。初中的学业因为父亲的去世而早早结束,他成了一个小农民,从此挑起家里的重担。但对文艺的喜爱始终未变,农村天地何其广阔,在农村俱乐部里,他找到了另一个人生舞台。但是这一路走得并不顺利,不理解他而给予闲言碎语、冷嘲热讽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人说他不务正业。尽管觉得苦闷、孤独,但他心里总有一个金子般的坚定信念——自己如生命般所坚守的事业是崇高、伟大、值得的。
  “一九五三年,十三岁跟爸赚统钿(钞票),卖炭担(挑)盐担(挑)柴爿(柴火),草鞋扁担落黄岩……”
  “北风呼呼声,雨雪落来乓乓声,短命际脚(左脚)开脚皮,绝代顺脚(右脚)烂冻冰……”
  “过去进城脚走跛,现在长潭坐上十轮卡,过去蹲在别人廊檐下,现在山头老官住进招待所……”
  “乡下人房屋买城里,全部居民住小区,小区和谐共管理,生态优美好像风景区……”
  这四小段文字分别选自郑英俊代表作《王老汉四进黄岩城》的四个章节。为纪念新中国解放60周年、改革开放30周年,他以自己为原型,创造了王老汉——王山民这样一个角色。全剧近三千字,通过王老汉少年到老年四次从山区老家到黄岩城里的经历,写出了1953年解放初、1960年国家困难时期、1965年黄岩召开农民代表会、2009年改革开放30周年的黄岩城市变化,也反映出山民越来越富裕的生活水平。
  “我是一路苦过来的,看着现在的美好生活,自己能有这样的日子,心里很感恩。想起以前的苦难生活,总在脑中比较,提醒自己不要忘记。”郑英俊动情地说,“我喜欢讲白搭,能用我的文字、我的表演、我的白搭将党和政府的政策、农业实用知识等宣传到农村里,宣传到农民心里,帮助他们学习到文明思想、致富思路,那么,我的人生价值也就实现了。”
  无论在乡里讲白搭,还是被邀请到其他乡镇、县(市、区)去表演,郑英俊乐此不疲。不管路途多么遥远,不管是走路、骑自行车或者坐公交车,他的两条腿跋山涉水,想走遍自己能走的路。这并非是他想出风头,而是希望能为薄弱的农村文化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力所能及的事情,奉献一份力量。
  “只要我还在,还说得出话,拿得动笔,我就不会停下讲白搭、宣传农村文化的脚步。我想把我的手稿整理一下,再多创作一些作品,做成集子保存下来,留给后人。”郑英俊再一次强调“人在阵地在”。他就是山村的一颗金子,发出熠熠之光,照亮心灵。

  延伸阅读:
  “黄岩白搭”又称黄岩方言顺口溜,在黄岩有三百多年的悠久历史,具有诙谐、幽默、风趣、夸张、滑稽的特点。2007年,已被区政府列入黄岩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6月,又被列入市政府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