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蜜橘板块>> 植橘史论>> 彦直《橘录》>>正文内容

<<橘录校注>>前言 凡例 简介


《橘录校注》前言、凡例、简介


  

橘录校注
(宋)韩彦直撰;彭世奖校注
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10.8


    前言

    《橘录》又称《永嘉橘录》或《橘谱》,是我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柑橘学著作。关于它的科学价值及其在国内外的流行情况,在本书的《代序——世界上最早的一本柑橘专著》中已有确切的论述,这里只作简单的说明。全书共分三卷,卷上和卷中记述当时温州地区柑橘类果树的品种27种(实为26种,因为其中的“自然橘”是指实生苗种类,并非品种)。卷下则记述柑橘的栽培技术、加工方法及其在医药上的价值。书中对于各种柑橘品种的形态、熟性、利用情况、品种的区域性等均有精辟的论述,对于柑橘栽培时的土壤选择和整治,肥料的选择及其施用的时间和方法,关于柑橘嫁接时砧木和接穗的选择、嫁接的时间和方法等均有详尽而科学的描述。书中还描述了柑橘病虫害的防治方法,并正确地指出应“疏其繁枝之不能花实者,以通风日,以长新枝"等科学的方法。并正确地指出在柑橘采收时“护之必甚谨,惧其香气之裂则易坏”,采时“尤不便酒香,采者竟日不敢饮”等注意事项。

    《橘录》问世800多年来,备受柑橘生产者、爱好者和研究者的欢迎,不仅在国内辗转流传,而且还被翻译成英、法、日、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文广为流传,对推动中国和世界的柑橘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英国著名科学史家李约瑟先生曾给予《橘录》很高的评价,说是“直至1500年,即三个多世纪以后才出现了可以与韩彦直的著作相匹敌的著作”①。

    作者在《橘录•序》中说: 

    “荔子今有谱,得与牡丹、芍药花谱并行,而独未有谱橘者,子爱橘甚……予因为之谱。”

    事实上荔枝、牡丹、芍药不仅先于柑橘有谱,而且自宋以后还出现过多种《荔枝谱》、《牡丹谱》和《芍药谱》,而《橘录》却几乎成了空前绝后的唯一的柑橘专谱。为了弥补这一历史造成的缺陷,使读者更便于了解柑橘的栽培历史和栽培技术,本校注特将明•王象晋《群芳谱•果谱•橘》、清•屈大均《广东新语•木语•橘柚》、清•诸匡鼎《橘谱》(专门收集带“橘”字的词语)、  [朝鲜]郑运经《橘谱》等文献作为附录,附于书后以供参考。李约瑟先生曾经在其《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引用日本田中长三郎教授的告诫说:“不应该把今天栽培的任何一种橘看作就是750年前栽培的那种橘。在这期间的几个世纪中,由于选择、气候和其他类似因子的变化,栽培中必定发生了大量变异。同时另一方面,韩彦直提到的中古代所有柑橘的名称也并非直到现在还有明确的固定含义。”②但是为了让人们对《橘录》中描述的品种有所了解,李约瑟先生还是表列了一个“韩彦直《橘录》中的柑橘亚科”表。本校注出于相同的目的,也把它附录于书后以供参考。

    本书的校注工作,得到了中国农业出版社穆祥桐编审的热情帮助和鼓励,得到华南农业大学倪根金教授、谢丽教授热情提供的宝贵资料,还得到家人的协助,在此一并诚恳致谢! 水平所限,错漏之处在所难免,切望方家教正。
————————
    ①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六卷,第三十八童。中译本320面.
    ②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六卷.第二十八章.中译本318页。
 
    韩彦直生平简介

    韩彦直(1131一?)字子温,延安府肤施县(今陕西延安)人。是抗金名将韩世忠和梁红玉的儿子。绍兴十八年(1148)考中进士,随后担任过光禄寺丞、屯田员外郎兼权右曹郎官、工部侍郎等官职。乾道二年(1166)调任户部郎官,总领淮东军马钱粮,工作出色,充分显示了他的理财能力。乾道七年(1171),任鄂州驻札御前诸军都统制,他刻苦训练军队,努力提高骑兵部队的战斗素质,成为当时军队的典范。淳熙初年,朝廷要派赴金使者,在“人人相顾莫敢先”的情况下,他却慨然就任遣金使。出使期间,他坚贞不屈,大义凛然,勇敢面对金人的威逼利诱,以致金人也不得不对他肃然起敬,期满以礼送其归宋。

    韩彦直为人正直,忠奸分明,办事公正廉明,在他积极建议下,政府对靖康以来的爱国人士进行了表彰,以劝忠义。他还设法帮助岳飞后人追回被恶人霸占的原岳飞的财产,并清算了某些曾参与诬陷岳飞者的罪行,以慰忠魂。

    在学术方面,韩彦直也有突出的贡献,在他任职温州期间曾著有《橘录》三卷,成为世界上最早的柑橘专著,对我国以至世界的柑橘栽培和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英国世界科学史专家李约瑟教授曾给予很高的评价,说是“直至1500年,即三个多世纪以后才出现了可以与韩彦直的著作相匹敌的著作”①。韩彦直在晚年潜心学问,搜集宋代的史事,撰成《水心镜》167卷,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深受南宋修纂国史的大臣尤袤(1127—1194)和宋光宗(1190一1194年在位)的赞赏。他晚年进龙图阁学士、提举万寿观,转光禄大夫致仕。死后特赠开府仪同三司,爵至蕲春郡公。

    韩彦直卒年不详,约在宁宗嘉泰(1201—1204)年间。死后葬于浙江长兴,其墓坐落于长兴二界岭乡云峰村李家自然村的白杨齐,坐南朝北,风景秀美。现已列为“长兴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②。
————————
    ①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六卷,第三十八章,中译本320页。   
    ②  2004年3月12日徐建国《寻访韩彦直墓》。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橘录》三卷,宋•韩彦直撰。彦直字子温,延安人,蕲忠武王世忠之长子,登绍兴十八年进士,官至龙图阁学士,提举万寿观,以光禄大夫致仕,封蕲春郡公。事迹附见《宋史•世忠传》。此谱乃淳熙中知温州时所作,《宋史•艺文志》、焦竑《国史经籍志》俱作《永嘉橘录》,卷数与此本相合。《文献通考》作一卷,盖字之误也。彦直有才略,而文学亦优,尝辑宋朝故事,名《水心镜》,凡一百六十余卷,为尤袤所称,今不传。是录亦颇见条理,上卷载柑品八,橙品一;中卷载橘品十八,以泥山乳柑为第一;下卷则言种植之法,皆详赡可观。陈景沂作《全芳备祖》,引彦直此录,谓其但知乳柑出于泥山,而不知出于天台之黄岩。出于泥山者固奇,出于黄岩者尤天下之奇云云。盖景沂家本天台,故自夸饰土产。不知彦直是录,专记永嘉,不当借材于异地也。其亦昧于著作之体矣。

    凡例

    一、本校注以民国十六年陶氏涉园据宋咸淳本景刊《百川学海》本为底本。

    二、本校注以下列版本为校本,并以相关文献作他校。
    (一)民国十年上海博古斋影印《百川学海》本。   
    (二)明代万历中新安汪士贤《山居杂志》本(此书题为《橘谱》)。
    (三)清代顺治三年宛委山堂《说郛》本。
    (四)民国十六年张宗祥重校涵芬楼《说郛》本。  
    (五)清代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六)清代吴其溶著陆应谷校《植物名实图考长编》本。   
    (七)民国二十三年中华书局影印《古今图书集成》本。
    (八)清代光绪间《农学丛书》本。
    (九)198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说郛三种》本。
    (十)1958年中华书局版《中国农学遗产选集•柑橘》上编本。
    (十一)199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编《生活与博物丛书•花卉果木编》本。   

    三、本校注的校记以(一)、(二)、(三)……的序号标示;释文以①、②、③……的序号标示。

    四、本校注如遇底本有误的地方,则予改正,并出校说明。如遇底本和校本不同而两者均可的地方,除特殊情况外,一般不改底本,但仍出校说明。

    附:除上述底本和校本外,尚有明代司马泰《广说郛》本、清代姚振宗《师石山房丛书》稿本、清代口口编《郛賸》本和《农荟》本等未曾一一校对,特此说明。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