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手记>>正文内容

《金瓶梅》与蔡荣名

王世贞与蔡荣名

    蔡荣名(1559--?),字去疾,别字簸藩,明黄岩人。出身书香门第。曾祖父蔡余庆,成化二十三年(1487)进士,历官至山东参政;祖父蔡绍科,弱冠举正德二年(1507)乡试,授海州知府,擢大理知府;叔父蔡宗明,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历官至礼部郎中,屡疏保东宫罢职。光宗即位,起原官,已卒。赠尚宝少卿。蔡荣名17岁中头名秀才后,屡试不中,遂纵情诗酒,醉中成诗,著有《芙蓉亭诗钞》等。蔡荣名于24岁谒见王世贞,深受赏识,留住在府。
    王世贞和《金瓶梅》有不解之缘。首先书的源头是王世贞家。这是共识。毋庸笔者赘述。1932年发现万历刻本《金瓶梅词话》之前,他还是首席《金瓶梅》作者。他和蔡荣名也因为《金瓶梅》结下不解之缘。一个是作者,另一个是“流行者”。笔者认为王世贞赠给蔡荣名的两首诗反映的是创作《金瓶梅》的情况。

    赠蔡簸藩先生
                   其一
    天台蔡去疾千里见访,袖出古文辞为贽,时年二十有四,豪士也。留饮累月,尝醉堕予山池中,赋诗赠之。
        老觉朱絃倍可怜,那能对尔不蝉连。
        名从元礼门中得,酒爱知章水底眠。
        物色要搜瀛海外,风流须问建安前。
        莫夸仙骨天台易,不识丹房二十年。(《芙蓉亭诗钞》题词)
                   其二
    蔡文学去疾,甫裒。然小试首矣。两岁。冬。袖所作贽余,痛饮旬日而别。意欲得余一言耳。沃之酒。歌以送之。
        吾怜蔡荣名,不荣龊龊尘世名。
        纵然茂才冠东越,自有微尚依西京。
        吾怜蔡去疾,不去陶陶酒人疾。
        小饮犹倾三百杯,大醉须眠一千日。
        两年两叩先生门,沾沾所见惬所闻。
        袖携天台石,吐作弁山云。
        先生拾身作道民,南山黯没干将文。
        甕头颇足中山酒,祗是无名可借君(《四库全书·弇州山人续稿》1282卷139—140页)。

    诗的大意是:蔡去疾的初稿(拿给我看),是首次尝试(的文学形式)。(在弇山园修改了)二年。冬,把修改定稿的书献给我。送别酒吃了旬日,希望得到我的一句诺言(但不能给)。沃酒盟誓,作诗(可含糊其辞)送他。这里可以看出,蔡荣名已婉求过,希望王世贞写个“收条”。可深谋远虑的王世贞怕他日后翻悔,给了一首雾里看花的诗歌,承认收到书稿,却一字不提金瓶梅。蔡荣名写有“长韵”《弇山行》。也证实他在“弇山园”住了两年:“寄迹山中二秋矣,其胜不可穷。姑指可名状者,一百五十八境,以长韵收之。夫诸天不减,丈室不增。然不问其足壮山灵之色也”(《芙蓉亭诗钞·弇山行》卷三10页)。他的“饮罢江湖生壮气,歌回风雨散重阴”(《芙蓉亭诗钞·辞王凤洲老师南还》卷五13页)。应是“沃之酒。歌以送之”的和声。虽然王世贞没有明明白白写上金瓶梅三字。但得到保证出书的诺言。总算得到一丝丝安慰,依依不舍地辞别老师回家去了。
    王世贞“只是无名可借君”号令一出。蔡荣名不管愿不愿意都得顺从。在他自己的诗集《芙蓉亭诗钞》里记录了创作金瓶梅的心路历程。反映出他对隐姓埋名的矛盾心态。“醉后共谁酧白石,狂来敢自附青云。他年百越声名起,桃李从今属使君”(《芙蓉亭诗钞·凉风堂》卷五12页)。这是拜王世贞为师的记录并归功于王。一个白丁。既无功名(只是廪生)、又无官职,对王世贞这样的大文豪、大官僚来说,蔡荣名是真正的白丁。敢来依附王世贞。“狂来敢自附青云。”狂,没有狂的资本谁敢狂啊!而且还大言不惭“他年百越声名起,桃李从今属使君”。两人之间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惟有报恩心似石,擬将佩剑托芙蓉”(《芙蓉亭诗钞·移席芙蓉轩石上》卷六6页)。作者对王世贞还是感恩的。没有王世贞写给蔡荣名的两首诗给《芙蓉亭诗钞》撑门面,《芙蓉亭诗钞》也许早已佚灭;不是“王世贞见而奇之,延之上座”(《浙江通志》3152页),蔡荣名十有八九不能留名。
    “嗜酒只因缘未尽,苦吟应是债难偿”(《芙蓉亭诗钞·报黄上仲》卷五12页)。修改是尽心尽力、呕心沥血的。要把“天台石吐作弇山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世贞法眼犀利。不时来探询,急切地想早日看到脱胎换骨后的金瓶梅。所谓“两年两叩先生门”是也。
    “千里征帆辞故林,沈醉已尽此生心”(《芙蓉亭诗钞·夜饮飘渺楼》卷五11页)。蔡荣名千里迢迢从家乡黄岩来到太仓,寄迹弇山园两年,终于不负众望,金瓶梅修改定稿。实现了他的诺言。并且王世贞也很满意,“沾沾所见惬所闻”。“快意何须死后名,惟尔酒神称不朽。但令琼浆列四坐,宁知金印悬肘后,(《芙蓉亭诗钞·东嘉何无咎过访》卷三7页)。从诗中可以看出,作者是心甘情愿隐姓埋名的。也许是主动自愿的。只希望王世贞早点出(金瓶梅)书。
  然而,王世贞过早的离开,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惆怅青云不复依,百年心事一朝违”(《芙蓉亭诗钞·挽王元美师用屠长卿韵》卷六1l页)。使作者非常失望。他曾有过公开秘密的冲动,跟他叔叔说过“砂磴语”。“一日醉而过余大言曰:人生适志耳,藉令身都卿相、贮黄金万镒,而无身后名,何如饿死道上。片语琅琅便足千古之为快也。今荣名得遍游五岳,裒所为敝帚而授之梓人。”(《芙蓉亭诗钞·蔡宗明序》)。可惜叔叔没猜透他的心思。还当他是大言不惭。蔡荣名就再也没有(机会)提起过。他终于在心猿意马的悬崖勒马。总算全交全节。
  平心而论,隐姓埋名这事摊谁谁都不乐意。蔡荣名同样有自己的想法,隐姓埋名只是无奈的选择。让后人知道书是我写的也不为过。时过境迁,也许隐姓埋名成了多余。因此,他不动声色地把遗传密码藏匿在书中,听天由命,等待后人去寻找、解密。那么,他有什么招数呢?一是独特的黄岩方言;二是黄岩特有的事物。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