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人物>>正文内容

民国少将王乐坡

    王庚(1902—1986),幼名象喜,字乐坡,号亭雨,浙江黄岩人。1902年4月出生于黄岩西部山区宁溪上郑的一个清寒之家,兄弟姐妹7人中,惟其好学,常怀鸿鹄之志,因此有幸走上了艰苦求学的道路,并于1923年6月毕业于黄岩县立中学校。中学时期,曾以满腔的爱国热忱参加抵制日货运动,组织同学到轮船码头检查、烧毁日货,封闭奸商的店铺。
    中学毕业后,因当时国家外受列强欺侮、内部军阀割据混战不已,由是萌发投笔从戎之志。初与同学相约报考山西军官学校,未能如愿。遂返乡至石墩小学教书。1924年秋,大革命运动兴起,军阀陈树藩的主力部队冯玉祥、胡景翼先后率部倒戈追随孙中山先生。王乐坡从解甲回乡的宗族王杰夫(曾任陈树藩的参谋长)那里打听到表兄林嗣达在胡景翼处任执法官,即与林嗣达的胞弟林丹野一道奔赴河南开封,经介绍父亲担任武装警察第3大队(驻河南郾城)司书。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6期。入伍生期满后,因数学成绩优秀升入炮科军官生班。据王乐坡以后回忆:“在军校入伍生训练刚期满,于广州石龙实习时,1927年‘四·一二’事变发生了,当时局势混乱,学生中时有被捕的,舆论多变,各执一词。我们大多数同学涉世不深,认识浅薄,对这场斗争颇感困惑,真相不明,思想混乱,人心惶惶。……大家议论纷纷,校长(蒋介石)、副校长(李济深)都被斥为反革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后怎么办?……我们商量后,决定暂离黄埔到上海同学会观察一个时期再说。记得当时同船经香港赴上海的黄埔学生总计有300多人。后来还有陆续跑出来的,都集中到杭州,成立军事训练班,以黄埔第一期同学贺衷寒为主任,后并入中央军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后,自然地进入了蒋介石的嫡系集团。从此,也就决定了我一生的命运。回首往事,我总是以一个军人自命,空有一腔爱国的朴素愿望,却由于认识上的局限性,使我在汹涌的时代狂潮中迷失了20余年,待至觉醒,已为时晚矣!”
    中央军校高教班第10期毕业后,王乐坡被分配到陆军教导师炮兵队任少尉、中尉排长, 1931年升为教导第1师炮兵团6连上尉连长,1932年调任浙江宁波防守司令部少校参谋,1934年改任守备团中校营长,1936年调任江苏镇江要塞司令部上校参谋长。在任期间,抗日战争爆发,为保卫南京,镇江要塞首当其冲。他协助司令林显扬(黄岩人)运筹决策,出入于战火之中,积极组织敢死队,与进攻镇江炮台的日军展开了殊死的决战,多次击溃日军的进攻。
    1938年3月,王乐坡脱身前往武汉,巧遇时任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副局长的黄埔同学戴笠。在其再三劝说下,就任临澧特警训练班上校总队副,并代理总队长职务。1940年任军事委员会爆破人员训练班副主任,1941年秋任军事委员会东南特训班少将副主任,1944年秋任东南特训班教育长。1945年8月日本投降,王乐坡率领中美合作所训练班的学生军率先收复杭州,即任中美合作所杭州办事处主任。1946年改任交通部交通警察第八总队少将总队长。同年3月,戴笠坠机殒命,军统局改组,调任中央训练团军官总队少将大队长及监察官训练班第一区队少将区队长。1947年11月,陆军总司令部成立监察处,接任处长职务。1948年11月底,陆军总部奉命撤往广东韶关,接任苏浙皖区保安旅旅长。不久调任国防部少将部员,派驻75军督战官。1个月后,该部队向舟山群岛撤退,遂调任上海民防司令部副司令。上海部分地区解放后,王乐坡主动前往军管会报到登记,被列为投诚将领。经苏州解放军官训练团短期集训2个月后,于1949年8月分配到南京华东军政大学教员研究班,享受团级待遇。同年9月,重回苏州解放军官训练团学习。到“文革”中期,解训团改为战犯监管所,从此便以战犯身份被关押,前后经历了25年的改造。直至1975年3月19日才获得特赦。1981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根据王乐坡的上诉,按照党的政策给予平反,恢复投诚将领名誉。晚年任南京市中山陵管委会委员,南京市政协委员,南京市关心下一代协会副会长。1986年,因患直肠癌去世。他病重时曾要求其妻代笔给台湾的亲友写信,企盼祖国统一。有陈慕濂诗为证:暮年忧国几曾愆,病重犹为大局牵;一寸丹心天可表,中华一统志弥坚。
 
 图1:王乐坡少将
 图2: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图3:居中坐观池鱼者为王乐坡(此照摄于黄埔军校60周年大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