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人物>>正文内容

中朝爱国志士在黄岩交往的一段佳话

    中国和朝鲜自古以来就是唇齿相依的友好邻邦。作为浙东小城的黄岩,与朝鲜的交往也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采取“保境安民”和“休兵息民”的战略方针,重农桑、兴水利,发展与日本、朝鲜等国海外交往,黄岩成为与新罗国(即之今韩国、朝鲜)贸易交往的重要基地,新罗商人到黄岩经商,聚居黄岩县城之地叫“新罗坊”(即今之柏树巷)。中华民国时期,朝鲜爱国志士朴炳疆偕学生安松城路过黄岩,与黄岩志士蒋之东邂逅酬唱,留下了一段令人回味的交往佳话。
    朴炳疆,朝鲜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文学家,“三·一”运动失败后亡命中国,继续从事抗日救亡运动。1925年,朴炳疆偕学生安松城游天台山后,路过黄岩,宣传抗日救亡,与当时愤世嫉俗的爱国志士蒋之东同气相求、同仇敌忾,相聚九峰,饮酒赋诗为文,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蒋之东(1893—1973),名松涛,黄岩人。1914年毕业于黄岩清献中学堂,喜画能诗,并擅草书。1925年五卅运动时,为唤起民众抗御外侮,在黄岩创作刊出图文并茂的《文华石印社警告画》,如《请救中国可危时局》、《时感的宣言》、《时危势迫民食正当讲求》和《日人之强暴》等,在城乡广为张贴、传播,开展宣传活动。上述资料的原件1987年8月由其子女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珍藏。“呜呼!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江山破碎,志士伤心。……观今中国时局,危如累卵,又加强邻迫处,更所难堪。吾人不幸,既生斯境,则当竭尽心力,急救危亡,共图善策,速挽狂澜。胡可醉梦如故,坐视灭亡者也?”从中可见爱国之情溢于言表。“试问现今我国之权何在,公国之理胡存?名曰文明世界,自由、平等、人道主义,实则强凌弱,从强暴,暗无天日,惨无人理也。吾故屡劝同胞,速醒猛悟,以求自强;同心协力,共救危亡。”从中可见谴责强权、救亡图存之心跃然纸上。随后参加北伐战争,曾任师部军法官,并一度任教于杭州美术学校。抗战爆发后回乡,闲赋在家。
    1929年10月,蒋之东和朴炳疆及其学生安松城在黄岩短暂相聚期间,以诗文为媒相互唱酬,表达了他们共同的心声。蒋之东曾作有诗文相赠:
    乙丑夏月,朝鲜朴炳疆先生同学生安松城君,来游天台,路经椒江,宣传日本虐待侨民。因萍水相逢,一见如故,且其二人和平慨慨,工诗善书。乙丑仲秋,同游九峰,出镇海门,见九老峰,曲径小桥,深藏幽院,古塔高峙,夕阳西照,漪漪绿竹,苍苍青松,悠悠岁月,依依长存。登锦云楼,挹石翠媚,静听虫鸟泉声,适如流水鸣琴;漫览野草闲花,无异美人酣酒。茶余挥墨,有似龙蛇飞舞,日暮携筇,好像渊明归去。聊述数语,以志纪念云耳。
    并附赠言如下:其一:我本澹荡人,今来凄凉客。问客来何处?天涯海之滨。细访故历史,原是旧邻族。骤见如平生,相亲若骨肉。把酒临风饮,泪洒河山影。先生何为者,忧国又悲秋。同病应相怜,艰难当扶助。卧薪再尝胆,闻鸡即起舞。拔剑壮山河,铁血铸金瓯。志士增颜色,岛夷难狡活。吾今悲歌起,闻者都惊伏。
    朴炳疆作有多首唱和诗,表明其心迹,现摘抄两首如下:
    一、以“兰芬”呤,奉和黄岩志士蒋之东先生,并请呤坛哂正。
    兰芬蒸有馥,松茂柏有悦。汉鲜同休戚,中东同文物。兰蒸有臭味,松柏有气节。尽是同血族,亲爱异他国。大禹涂山会,扶屡执王帛。
    二、庚戍合邦之变,中国学生潘宗礼,舟次朝鲜之仁川港,闻变痛哭,乃遗书呈中政府,即蹈海而死。
    老狮长睡梦,封豕肆暴虐。忍闻近日事,沪案何惨极。街上弹人剧,往史曾未赎。举国方惊醒,毒甚还为福。千林作哮吼,百兽当脑裂。惫牛加彘上,强鬛当粉屑。群向英伦唾,西岛成涕沫。汇征留土泼,东岛成蛙蛭。但恨梦不破,何患平蚁垤。唇齿关怀重,颜手挈望切。黄岩蒋之东,满腔爱国血。恳恳警告书,沸沸抵制热。海门封劣货,奸商亦战屈。知我先病苦,谓我即一室。许我东道主,好我情更密。穆如清风来,快若皓月出。愿言合群策,痛饮黄龙窟。
    朴炳疆的学生安松城也奉和一首:
    乙丑秋,余与景山先生自天台游还,路出黄岩,流连数日,蒙同志蒋之东君之非常亲爱,日与之携手,或探附近之名胜古迹,或饮酒于山水之间,或放歌沧浪之边,以畅杯之怀,不止二三次,而并以诗赠勉之,故不拘拙词,谨将长篇一首奉和,以企雅正。
    沧海万里无家客,漂泊中土岁月深。蜀鸟莫唱不如归,声声断肠泪满襟。同声相应同气和,萍水今日逢知音。握手合簪肝胆照,不觉倾倒平生心。睡狮眠虎俱未醒,封豕长蛇来相侵。时事痛恨何处诉,蒙蒙愁云绕壁林。满腔慷慨正无穷,每谈国事泪涔涔。韶光不留壮年老,自顾自怜独悲呤。沧溪志士怒目瞋,到处奸商莫敢凶。失家伤家情难免,有国忧国义更重。六洲五洋非不广,七尺一身何难容。莫说亚洲无华拿,壮士未曾试霜锋。
    1925年10月19日,朴炳疆、安松城在黄岩作短暂停留后离去,蒋之东为他们送行,作三首临行诗:
    其一:历历天上星,泛泛水中萍。兹当清秋夜,饮酒已忘形。君生海之涯,立身如礼经。任意发高文,独有金石声。才名振韩国,出亡中土行。停车沧溪下,顾我不念程。相交非为利,相待都以诚。苦我居贫贱,无力助先生。欢会将别离,戚戚忧虑并。安得聚一方,终老刍送迎。
    其二:朝鲜来俊杰,托名访古迹。先到天台山,旋临澄江碧。古冠旧遗老,西装新少年。懈逅便生怜,一见如宿识。天涯逢知音,情深乐何极。朝夕邀几友,胜地同伴游。携筇并斗墨,赋诗且饮酒。挥笔如龙蛇,着纸意自由。一气数幅成,壮丽刍此伦。岂独长雕技,实则展所忧。识者知其故,俗人谓何求。愧我无强力,虽爱莫能助。共造新空气,建成大同础。四海皆兄弟,五洲成好友。不分人国界,只有仁霸异。仁者人必归,霸者人必离。不仁战有仁,不仁人必灭。仁者化不仁,不仁人亦依。仁仁同相爱,不仁非人类。苟有此时势,环球都无虑。熙熙再让让,杯酒且言欢。
    其三:(赠安松城君)沧海茫茫万里程,志士出亡痛恨深。豺狼当道不能归,思到韩人泪满襟。闻得多少义勇者,尽忠报国无回音。吾今萍水才相逢,肝胆相许亲爱心。卧薪尝胆唤同胞,枕戈待旦御外侵。“五卅”惨案痛何如?渺渺愁云播士林。一腔猛烈同拼命,四处被难血涔涔。一发千钧国势危,闻鸡起舞且悲呤。击楫渡江同祖逖,洒泪登舟若太真。国家观念何等重,山河关怀岂可轻。皮之不存毛安附?兴天大事在众人。于其病后能求药,不若病前早自谨。一身七尺奇男子,岂让欧洲拿布伦。
    蒋之东的诗,其情切切,其意悠远,既表现了他忧国忧民的赤子情怀,也表达了其与朝鲜志士刻骨铭心的友情。
    谨记之,以纪念中朝交流史上这3位爱国志士和这段难忘的历史佳话。
 
 图1:蒋之东先生
 图2:蒋之东手迹
 图3:朴炳疆手迹
 图4:安松城手迹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