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史学会刊>>正文内容

2007年3月18日第1期史学会刊总第七十四期

主编:王恒正 责编:任金玉

浅谈沙埠和院桥古迹
■谢官宇

    一、沙川镇之命名
    沙埠地处黄岩区南乡,解放前原有“沙川镇”之称进下街村,门墙上有“沙川镇”三字,文革遭毁。考其沙埠之命名,从直观感知:沙埠者,步步有沙之商埠也。每逢农历一六,为沙埠新店街集市。赶集者,有温岑、黄岩、永康、乐清四县市的周边地区。该镇是沙埠土特产的集散地。
    考“沙川镇”之命名,见川字,顾名思义,川者三条溪流也。解放前,沙埠有三条无头溪。其溪流的源头,是从沙地缝隙中,涓涓滴滴漫出来的水。故有名副其实的顺口溜:
    沙埠,沙埠,水从沙中流过;若要水见,请来新店(街)。
    三条无头溪。
    其一:从沙埠上街村的前徐(小地名)弄,蕃茹园的沙土缝中流出,汇成小溪;
   其二:从沙埠廿四都村的沙土缝中流出,汇成大水沟;
    其三:从沙埠的后溪大埭峡的沙土缝中流出,汇成小溪。
    此三条无头的溪水,各从不起眼的沙土缝隙中流出,然后三溪汇一溪于沙埠吕白洋村,注入高桥……
    二、石拱桥的传说
    沙埠佛岑脚有从山卡,廿四横、月亮岗、望海尖,马头岗等山头汇流来的一条溪水,阻隔南来北往的通道。溪虽不宽,但过往行人,必从桥上走。早先是用几支树并联一起的木桥,行人挑担、背竹木,摇摇晃晃提心吊胆走在木桥上,老幼妇孺就不敢过桥。
以后是谁出资建石拱桥的呢?记有一个神奇的传说。
过佛岑头去乐清大荆的第一个村落叫马家山。该村有一姑娘,二十出头未出嫁,(这在过去早婚年代,二十出头未婚嫁,算是大龄闺女了),父母焦急姑娘悲,二十出头守空闺。
    说起这个姑娘,二八芳龄已许过三门亲。八字出,第一门男方疒,退回八字。第二门男方牛疒,退八字。第三门男方打碎一口碗,又退八字。
    一日,姑娘的父母去找算命先生,为姑娘算命。先生为姑娘甲子、已、丑、丙、寅、丁、卯、细排八字,就是“犯七夫之命”。父母感叹“命里一尺,难求一丈啊!”
    自古“世上三不留;女大不中留,猪大不中留,腹大不中留”。女儿总不能不出嫁啊!
    姑娘听人说,岱石庙(黄岩西乡石柜殿)的梦很准,她怀着百无奈何的心情去该庙祈梦(求姻缘)。神明赐梦:“一串珍珠挂项上”。姑娘醒来,心灰意冷了。今夜梦中的一串项珠和日前算命先生说的“犯七夫”,不自觉的朝坏的一方面去联想起来,这分明是一串佛珠,教我出家修行了,她眼圈红红出庙门。
    出得庙来,解梦先生急步上前招呼姑娘。见她眼圈红红的,脸上还有儿点泪痕。她羞答答的尽量避开人们的视线,低垂着头往前走。先生满口的江湖术语,终于开导了她启口。她如实以告。先生胸有成竹地连说三句:“好梦”。姑娘面露喜色,好像密集的乌云中透出一丝阳光。先生迎合姑娘的心事说:“这不是守青灯唸佛经的佛珠,而是享不尽荣华富贵的三品夫人的朝珠啊!”姑娘转悲为喜,付了红包回了家,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情。
    自古无巧不成书,来年春上,海门杨总兵(五品官),为求姻缘,也去岱石庙祈梦,神明赐梦:“一雄马架在一雌马上”。杨请庙门口解梦先生解梦,说来也巧,适逢去年给马家山的大姑娘解梦者,先生开口就说:“军爷(军人穿着)的姻缘落在乐清县太和乡的马家山村,那是一位文静、典雅、漂亮、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杨总兵听得如醉如痴,即付丰厚的红包,快马回家托媒说亲。因为每个人生前,月下佬用红绳把他(她)们拴住了,故说媒一拍即合,很快就喜结连理。未半年,杨总兵官升至在品,姑娘成了在三品夫人,项圈上的朝珠闪闪发亮,自我欣慰地说:“岱石庙祈的梦,真太神乎其神了,神明赐梦,还得有高明的解梦先生啊!杨总兵为便于轿来马去马家山,出资建佛岑脚石拱桥,此利已利人的大好事,从此,沙埠传颂于人间。
    三、沙埠上街头,惊人的巨变
    从黄城出大南门,进沙埠镇的第一桥老黄沌桥,桥长几十米,桥面宽1米,上铺凹凸不平的碎石板。昔时有首打油诗:“走在桥上慌稀稀,市集来往怕人挤,跌下喝饱黄泥水,遇洪漂流喂大鱼。”这首打油诗是对老黄沌桥,很现实的写照。
    沙埠下街头,从进“沙川镇”的门墙至大樟树下,住有十来户人家,旧时保、甲编制为一甲,尼姑堂5户,东镇庙,谢氏宗祠。人烟稀少,下午三点以的,几无行人影。入暮时分,只能听尼姑堂传出的做“晚课诵”的钟鼓声。大樟树下,早先是棺材坦,遇阴雨天,风雪夜,加之树上乌鸦悲切的啼鸣声,更给寂静的下街头,增添了几分凄凉和肃杀的寒意,真是冷清得令人倒竖汗毛。
    改革开放后,下街头发生了惊人的巨变:
    一、进沙埠镇的第一大桥钢筋水泥桥,取代了旧时的老黄沌桥,旧时的老桥已逐渐淡化了老年人记忆中的“摇晃桥”,是今天的年轻人不可思议的老祖宗们走了几百年的“提心桥。”
    二、车过大桥,迎面扑入人们视野的是:高楼耸立厂房突兀,车站停满车,行人比肩过。给人们第一最佳印象是:“沙埠变了,大大地变了”。
    三、下街头的大樟树早在解放前被砍了,棺材坦早被县长徐用贴的“移茅坑扛棺材”的告示搬迁入土了。成为一块废地。
    今天是废地变活宝,新建了菜市场。不分市闲日,菜市场都开业。
    下街头人众旺了,遇一、六沙埠集市、行人比肩接踵摩肩接背,川流而过。
    总观沙埠下街头惊人的巨变,使我这个土生土长的老沙埠人,一下车茫然不识旧时路,举目艰寻旧日邻了,好在一下车,只交付二、三元钱,就有黄包车、老跛车、的士,送你要去的人家。
    四、永宁乡主庙,庙主简介
    据黄岩志载:宋元时,县属设乡、都、保,成化五年(1469年,黄岩县辖地有:善化、备礼、靖化、东远、仁风、三童、永宁、飞凫和灵山9个乡。)
    永宁乡辖地有:县城永宁街道小南门,直至鼓屿乡、店头乡、监湖乡、院桥镇及秀岭乡,幅地辽阔,人口众多。
    永宁乡主庙,据残存庙碑记始建于明初,修建于明正德年间(1508年),迄今已有500年之古迹。   
    庙主简介
    庙主张公齐贤先生,字思亮。山东荷泽市与郊人民。出身于耕读之家。好读书,谙兵法,善武功,乐骑射。出言成章,出语惊人。喜交游、结人缘。气度非凡,胆识过人。时有张门出贤之美誉。
    1、布衣搓驾陈十策
    宋太祖驾车“西都行宫”时,适值张公于洛阳访友,张未出仕,年未弱冠,怀忧国忧民心,置生死于度外。斗胆拦驾,面陈兴国十策。一派宏论,言简意骇。帝于马上扬鞭笑纳上书十策。
    太祖回朝,笑谕太子:“驾幸行宫迂一张”。此小于,难得奇才,留与儿破格试用。
    公元976年,太祖驾崩,太宗光义继位,国号:“太平兴国”,追思先帝遗言破格试用张齐贤。初为兵部吏员,越三年,工作出类拔萃,荣州兵部尚书,先后为雍熙、端拱、淳化、至……九任兵部尚书(后兼管水利)升丞相,为官达45年之久。
    2,兼管水利,永宁百姓的永宁
    北宋某年秋,身为兵部尚书(兼管水利)的张公,正巡视江浙兵防,并查勘沿海江堤,适迂大潮汛,又遭强台风暴雨袭击,黄岩遭特大洪灾,犹为永宁河及山水泾两岸为最。时,张公正在钱塘巡视,见台州府署“关于黄岩遭特大洪灾之水情急报”。马骑千里神驹,急奔台署,星夜急召三级官员(台州府、黄岩县、永宁乡)聚集谈事,部署抗台。
    张公秉烛细察:“黄岩永宁河与山水泾的水文各派”,提出“疏、汇、蓄、导”四字治水方针。
    嗣后,水患变水利。永宁百姓得永宁。永宁百姓为追思缅怀张公,于永宁河与山水泾之汇口的院桥沙门店村的小水珠上,建庙塑像,四时享祭。
    五、永宁乡主庙,有望展新姿
    院桥镇,原是黄岩县东南大集镇之—。今天,又是上升为黄岩区的中心镇。
    座落在院桥镇沙门店村的永宁乡主庙。它有着五百多年的悠久历史。乡主宋九尚书张齐贤先生,是素负盛名的北宋名臣,受后世百姓崇敬。
    该庙虽于文革遭毁,却乘改革开放的东风,庙堂重新崛起。其高雅、宽敞、明亮的新姿,屹立在永宁河与山水泾汇口的小屿上。
    该庙有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其一,距院桥镇近 (三华里),饭后百步来庙,舟车方便.其二,它是广化寺、鸡山庙、鉴湖水三旅游处的中心点。是集敬香、旅游、观光、休闲一条龙服务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笔者曾建议该庙首事:
    一、庙前正中建一园顶式的戏台,神诞乡村娱乐。
    二、庙东侧建“迎宾亭”迎来送往游客。
    三、庙西侧造九曲小桥,桥上建“夕阳亭”,作—新景观。
    四、乡主桥头西面,有近200米笔直河道,可种竹成绿,林柳成荫,再备几只小型画舫,以便游人自乐。

黄岩梅桩盆景
■管先进

    梅花品格高洁,不与群芳争妍而做雪盛开,历史上曾推为“国花”而戴入史册。黄岩园艺大师独有心计,导觅历数百年风催虫蠹,雷击雨蚀。外观苍劲嶙峋,伛偻倚侧,枯瘦皱透的老梅桩移植尺盆,悉心护养,巧运造化,居然繁花满枝。或以形奇,露根垂条,半枯半荣,外探夭矫,枝斜迎人。或以枝胜,垂枝梅,垂枝若云霓,龙游梅,盘绕如龙腾。或以色艳;深红、紫红、粉红、粉白、绿萼备呈神采。美不尽述。广庭曲院,幽富敝轩若有盆梅点缀,高雅脱俗,平添诗情画意。
    黄岩九峰公图培植精品桩景三数百盆,1991年首次参加全国“二梅”(腊梅、梅花)桩景展评至1999年,独占鳘头六届,共获金牌奖18块。后来居上而一鸣惊人。二梅协会会长陈俊愉教授亲至黄岩实勘,面对报春园满谷姹紫嫣红,备具特色,名非浪得。欣然题赠“黄岩梅桩惊天下”而举国闻名。
    民间盆栽桩景,师法五针松的腹接快速成型,早在1966年开始移用于老梅桩获得成功,艺人另辟蹊径,花后截疵强剪,视桩形配栽备种紫砂盆,或高或浅,或圆或方,和谐自然,观赏值顿然升华。梅桩盆景大都集中南郊药山村104国道东侧一带,园林占地约三万多平方米,梅约三千盆,暨备类桩景共约万盆。奇形诡状,目不接暇,千姿百态,叹为观止。满园缩龙成寸神技,竟是默默无闻民间巨匠创造,
令人赞佩。”
    本文承阮执中,李正岳二先生补正资料,赵康龄先生斧正整理。

参观吉利汽车厂
■阮孔棠

    路桥吉利汽车厂,占亩两千七百零。
    花园安排成媚态,机房连接悉新形。
    地平滑脚全油漆,②顶亮透光尽美型。
    讲解人员虽着力,奈吾耳聩未详聆。

    注:①)黄岩历史学会会员数十人,于2006年12月3日来路桥参观吉利汽车制造厂。路桥会员四人,亦随之同往。
    ②车间水泥地面,油上黄、白、绿等漆色。

《茅畲史话》读后感
    (七律三章)
■阮孔棠

    (一)
    《茅畲史话》远方来,奋起精神把卷开。
    读句方知温旧梦,为文毕竟仗高才。
    关心社会会崇先进,立足基层作后台。
    大著流芳当不朽,能教后学不疑猜。
    (二)
    集腋成裘史话成,篇篇着重恤贫氏。
    坚持革命存真理,益信文明斥暴秦。
    抓住时机勤运笔,曹经艰苦亦传薪。
    临临讲述今犹记,②满口良语思想新。
    (三)
    虽说茅畲处僻乡,今凭彩笔写周详③。
    高低山脉围平地,迄逦溪流绕广场。
    八景风光堪赏玩,千秋事业远传扬。
    迩来出现新环境,时代车轮不住行。

    注:①虞先生长期从事基层文化工作,评为馆员。
    ②2003年11月2日,“华实”校友去参观抗战时期,中共黄岩县委旧址所在地茅畲小学时,虞敏行先生对我们讲述该处的历史。
    ③《茅畲史话》第99页至106页,己有评述。

 参观香严寺
■阮孔棠

    回忆昔年谚览处,步行吃力跆来前。
    现能直达凭车道,莫再迂回近佛边。
    老态禅房何处去?新容寺院从今延。①
    鉴真东渡曾经地。②故获声名历代传。

    注:①全部新建寺宇数百间,供奉佛像,高大辉煌。
    注:②公元744年鉴真法师东渡日本时,曾率弟子30多人,在地讲经。

简讯

    2007年3月3日,我会在区府二楼文化工程办公室召开理事会,会上批准黄岩中学胡嘉三老师等16名新会员,增选张永生、池太宁2位先生为新理事。

讣告

    2006年2月我会郑华林理事逝世,享年80岁;8月杨盛渠会员逝世,享年86岁;9月院桥陈休会员逝世,享年79岁;11月池太华会员逝世,享年86岁;农历十二月路桥方文声理事逝世,享年83岁;农历十二月院桥於隆森理事逝世,享年79岁。
    他们病重住院期间,我们组织会员进行慰问,他们逝世后,我们组织会员送花圈进行悼念活动,他们火化前,我们组织会员进行遗体告别仪式,对他们的逝世,全体会员表示沉痛的哀悼。特此讣告
                                                     黄岩历史学会
                                                     2007年2月

挽四会友
■许维治

    1.挽会友杨盛渠先生联
治学修身留典范;传知授业是良师。
一溪失春风,痛悼良师已驾鹤;
盛渠遗晚节,传授德业永流芳。
    2.挽会友陈休先生联
心诚教坛,李茂桃盛长发展;
业精诗赋,文华词丽永流芳。
学界良师,水利志中留著作;
文坛益友,史学会里存典型。
    3.挽会友於隆森先生联
隆冬别亲,留有清名堪经世;
森罗此去,苦无灵药可延年。
隆隆有声,文章才气留史册;
森森无影,会友情缘结来生。
史学会一堂,归去应当称高士;
读书破万卷,生前不愧是贤才。
注:於先生生前室有扁额“破万卷”。
    4.挽会友池太华先生联
太空月冷人千古;华室魂归鹤一声。

忆三友
■管先进

    今冬杨盛渠,池太华,陈休三位学长先后归道山,值发掘永宁江文化,发挥余热正殷时天丧斯文,不禁令人扼腕。
    杨老盛渠和我前后街老邻居,因工作岗位不同虽大名久仰,却少通问。叨同纂部门志识荆,恂恂长者,待人厚道,前后执教学校的师友,晚情如故,至老弥笃。热心史学,踏实见闻,阐释唐时称县河,俗称五支河的流向兴湮,精细清楚,使后学易懂。酷爱书法,耄耋临池不辍,真草隶篆,尤其篆体,造诣甚高,来求墨宝,无不如愿。
    池老太华昔曾从事测量工作,阛阓闻见广阔。性喜涉猎掌故,腹藏桑梓轶事颇多,当研究事物,砌差互补时还可多得诤友。比如凉溪东盘山明嘉靖黄绾石刻《东盘墓崖自铭》,距今450年。十七年聚论此事,当地乡镇村干部和老人对摹崖的确切位置已无知者。是他坚信池氏代代祖传遗闻不妄,不畏崎岖荆棘,邀我同徒步实勘,才使苔封芜积百数十年的大型摩崖石刻重见天日。

悼念陈休同学
■阮孔棠

    陈休同学,虽然和我都毕业于黄中,但他比我少12岁,所以毕业比我迟,成了前后的同学者,此后有的再深造,有的或即就业,各走各的路,一直不相识,即使对面相逢,也似路人视之。到了1989年6月,他已60岁,我已72岁,曾在黄岩历史学会共同出席会议,也不认识。后来学会经常出版刊物名《史学会刊》,我每次都有诗文发表引起了他的注意。次年我和他也来参加历史学会年会时,他查询哪一位是阮孔棠先生,经某指点后,他即走来向我握手言欢。这是第一次行见面礼,距今已有18个年头了。以后每年年会都能相晤,并且在这18年中,常有书信互寄,及兼有诗文求正,竟成了文史因缘。
    陈休同学有位族侄陈家骥先生旅居台湾,主编《故乡情怀》,其宗旨:报导家乡讯息。宣扬山水人物,介绍历史文献,交流诗词艺文,增进同乡情谊。所以黄岩学者,在其中刊载的诗文颇多,陈休当然也不例外。我经他介绍推荐后,连续十几年来,每年亦都有诗文被刊出,陈休之功非浅。
    又在七年前,陈德康同学,介绍我加入“华实”学会,兼助《华谊通讯》,在挨到路桥时的诗词部分校正工作。陈休同学非常欢迎,随后赠给我数本已出版的《华谊通讯》供我参考(第五期以前的几本)从2000年第5期起到2006年第15期止,以及其中2001年的《号外》(2),为庆祝母校黄中诞生百周岁。同年6月《号外》(3)11月《号外》(4),2002年6月《号外》(5),都有我许多的诗文登载。从此与他交往密切,接触频频。叨附骥尾,感到无上光荣。
    2005年陈休同学设家宴接待嘉宾黄美恭先生从美国归来,延请部分同学陪客,我亦被邀,青眼相加,荣幸不忘。见到陈休家屋舍整齐,场地宽敞,书房清净,设备周到,子孝孙贤,妯娌调和,非积善门庭,难以享此天伦之乐,今我景仰异常。
    我与陈休同学的交往虽则只有18年,但内容丰富,感情浓厚。今日忽闻作古,不禁怆然。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