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史学会刊>>正文内容

2008年12月20日第5期史学会刊总第八十二期

主办:黄岩历史学会 协办:浙江联化集团有限公司
编委会:王恒正 牟雷欧 池太宁  王仁文 张永生 於仙海 任金玉
主编:王恒正 执行主编:池太宁 本期责编:於仙海

学会组织北城考察活动
□ 王恒正

  2008年11月1日,黄岩历史学会一行30多人,到北城地域考察古遗迹活动,先于唐门山参观了将军庙、将军岩、摩崖石刻及泰不华墓。池太宁先生对元末的历史状况及泰不华身世作了系统性的介绍。随后大家转到翠屏山下杜家村拜谒杜丞相,并在“清献纪念堂”前合影留念。
  净土寺是北城著名的古刹,三面环山,环境清幽,建于唐成通二年,宋祥符年间赐额,清乾隆十二年(1747)重修大殿,上世纪“文革”期间一度荒圮,二十世纪宋重修,山门、大雄宝殿、藏经阁等顺山势层层递高,组成气势雄伟的建筑群。大家于净土寺吃罢素餐,转道临海下百岩村拜谒“二徐先生”祠墓。
  会员们在考察古遗迹的同时,还参观了甬台温铁路台州中心客站的建设工程情况。听取工程指挥部负责人介绍了这条东南沿海交通大动脉的总体规划及建设进展情况,井参观了台州中心客站的奠基现场。

“二徐先生”小记
□ 王恒正

    道学传千古,东瓯说二徐。
    门清一壶水,家富五车书。
    南宋淳熙年间,朱熹任浙东常平茶盐使,他到黄岩后,去拜谒徐中行父子墓,写下上述这首诗,并大字书写:“宋高士二徐先生之墓”。
    字里行间看出,大名赫赫的思想家、教育家、理学家朱熹对徐中行父子是十分敬仰的,
    “二徐先生”是徐中行与儿子徐庭筠的简称。徐中行,字德臣,台州临海人,少年好学,才智超群,因慕著名学者胡瑷之学,他到京都开封投师从学,拜胡瑗的弟子刘彝为师,徐中行在京都晋谒大学者范纯仁,很得范的赏识,将他荐给司马光,司马光会见徐中行后,认为他“神清气和,可与进道。”对他深为器重,称他将来“不为国器,必为儒宗。”不久,徐中行得胡瑗所授的经书,夜以继日熟读精思,苦学一年多,离开京都还乡。
    徐中行返故里后,精研典籍,每有心得便写于纸片,粘贴壁上,随时吟诵,反复揣摩,汲取精华。
    父亲谢世后,徐中行竭尽孝道,蓬头赤足,居守坟茔三年,同时躬耕田亩,供养老母,并资助地方上贫困乡民。
    徐中行曾多次应进士均不第,他对仕途失望,遂设书院授徒,他说:“育人当身体力行,为学当顺序渐进。”四处慕名来从学的人很多,台州学风大大兴盛。
    徐中行操守人格,以诚敬为本,以廉洁为体,根看重名节,成为有学问的大儒,社会影响很大。
    当时,他的好友罗适在浙江做官,以徐中行为遗逸身份荐举他出仕,事已办成,徐中行认为当时是奸佞弄权,自己一登仕途,会失去本心,无法保持名节,便力辞不从。
    宋徽宗崇宁年间,台州太守李谔又向朝廷荐举徐中行为官,说他“孝、悌、睦、姻、任、恤、中、和”八种善品齐备,并亲自带僚属登门造访。徐中行却始终不肯受聘,多次偷偷避到黄岩朋友家里。有人说他太清高。徐中行说:“律身治已,克分内事。”
    当时朝廷是章惇、蔡京把持权柄,对清官善吏一个个迫害放逐,天下好多的贤士得不到重用,徐中行闻之心寒,往往悲愤得流下泪水。
    晚年的徐中行,尽毁平日所作之文,幅巾藜杖,往来委羽山,常到黄岩会亲友。有人问他避举名节的事,徐中行说:“人无行,与禽兽何异,使吾得八行应科日,则复之不被举者,非人类矣。”
    陈瓘谪贬台州,得知徐中行的大名,经多次交往,并录写其事,赞他一生高风亮节,说他与东汉时山阳的徐孺子(积)一样齐名。称他为“八行先生”,并亲自撰写《八行先生事略》。
    宋宣和五年(1123),徐中行病故于故里,后人论台学源流,行徐中行为首。
    徐中行有子三人,次子徐庭筠,是很有学问,也是著名的教育家,事父兄甚孝。
    当时秦桧专权,科举试题有“中兴”之颂,科场崇尚谀佞之风,庭筠叹道:“富贵易得,名节难守。”他放弃科考,隐居故里,专心办书院,授徒讲学。
    徐庭筠父子是台州开道学贤哲,集儒林、隐逸、卓行三科于一身。志书记:南宋及元,台州魁儒接踵,临海与黄岩尤盛。当时饱学之士肩背相望,皆二徐先生之教。
    王棻先生《柔桥文钞》自序中记:“至宋,二徐先生以道学显,杜清献以相业称,陈耆卿以古文鸣,戴复古以诗著。”二徐隐居委羽山其墓亦在委羽山。
    二徐先生在家乡百岩村峙山之下亦有墓,东边不远处有“二徐先生祠”,五间开面,杨晨建于清光绪六年(1880)。民国时期,曾一度改为“二徐小学”。二徐祠大门有一副楹联:
    道学说东瓯,当日亲题朱子笔。
    祠堂仍旧馆,高风共仰绿漪亭。

漫谈“艮岳”
□ 管先进

    《水浒》这部名著,大多数人都阅读过。宋徽宗赵佶荒唐奢侈,在帝王一档人物中后世对他的诽议是较多的;他从各地诏征“花石纲”,当时民怨载道而不顾,垒筑成“艮岳”假山娱己,泉石之胜当时确也名重京华。转瞬身沧掳囚,被羁五谷城。继承人赵构南徙临安,不思振作“甘将杭州作汴州”。今日开封府再也找不到如此大古迹:“艮岳”也不知何故消失。
    游北京的北海公园,琼华岛上白塔寺的前坡石级往复,间有苍松拔地,并无层峦叠翠,幽径鸟道之胜。北坡却多奇石,几处层岩小壑蹬道迂回,类江南园林。前后坡建筑格局景物大相径庭,发人深思。后见清孙承译纂《天府广记》记载:明宣宗《宣德御制广寒殿记》:“……此艮岳也。”清高士奇《金鳌退食笔记》栽:“琼华岛其所叠石,巉岩森耸,金、元故物也。或云:本艮岳之石,金人载此自汴至燕,每石准粮若干,俗呼“折粮石汴”。……辛酉冬(康熙廿年公元1681年)运山之石于瀛台。白塔之下仅余黄壤,宜多植松柏,为菁蕙郁茂之观。”据此《笔记》,白塔山金至清初550年期间本为汴梁的花纲石覆盖。前坡之石康熙二十年(1681)移筑瀛台等处,故无峰壑崖岗之胜。
    花石蕴藏深山走泽,何能承欢赵佶,阿谀汴都?又何能添彩燕都以至清代,色相瀛台及醇邸?“宋之不振以是,金不戒而迁于燕,元又不戒豪侈而王气消”,慈禧移战备舰金建园,致贻丧权辱国之耻。籍石邀宠,媕谀固禄和玩物丧志者,无非在历史上留下负罪话柄。花石历劫而身价愈彰。名噪八百年“绉、瘦、透”奇石,犹叠翠世间为中外万民观赏。今天至此,有幸得瞻芳客。喜解久萦疑问,故追记之。
    载《台州日报》1997年12月28日

叩望杜范
□ 章云龙

    公元二零零八年,一个阳光和煦的春日,我与一行二十多名地方文化的爱好者聚集在浙江黄岩宁溪牌门村一座山脚下的古墓边,面对着断碑、石块和堆积的黄土,追思着、仰望着彪炳青史的台州第一相一一杜范。
    青山依旧,绿水长流。站在杜范墓前,我的思绪回荡在753年前(淳祜五年,即1245年)的那个春日,细雨绵绵,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的百姓愁肠百结,涕泪交加,送别一代贤相魂归故里。皇帝宋理宗痛失爱卿,以“辍朝减膳三日”表示哀痛之情。灵车所过处,故乡的父老乡亲们只能以“聚祭巷哭”这一最朴素的方式迎接着游子重回故土,杜范安葬在当时黄岩县西70里靖化乡黄杜岭(今牌门村)的祖坟边。
    七百多年来,杜范墓历经三次兴建,三次毁坏,个中的缘由折射出历史的交替,民族的兴衰。元灭宋后,抗元主将、数败元军的右丞相兼枢密使杜范在元统治者心目中自是眼中钉。当元军的铁骑踏入江南,黄岩抗元主将杜浒(杜范侄子)召募4000余名家乡子弟兵协助文天祥抗元,与文天祥一起为摇摇欲坠的南宋小朝廷出生入死。历史还清晰地记得,南宋德祜二年(1276年)一月,当元伯颜攻陷临安,进犯台州时,黄岩茅畲义士牟大昌和侄子牟天与率数百乡里少年扼守黄土岭,战旗书“大宋忠臣牟大昌,义兵今起应天祥。赤城虽已降於虏,黄山不愿为之氓。”面对元军滚滚铁骑,义士们毫不畏惧,生死置之度外。牟大昌执大刀,牟天与持铁帚奋勇抵抗,数百弟子全部阵亡,黄土岭上血流成河。杜范墓第一次毁于这民族危难之时。明朝时期,倭寇大举骚扰东南沿海,台州黄岩又成了抗倭前沿,杜范墓又一次被毁。家乡的父老惦念着杜丞相。民国四年,县令汤赞清重修杜范墓,至今上了年纪的牌门村老人们仍记着林木掩映下的杜范墓有墓穴、墓道、牌坊等,场面宏大。几年前,在杜范墓附近,尚找到了一块当时黄岩乡贤王舟瑶题写的墓志铭断碑片段。不幸的是,大跃进时期,杜范墓又一次毁于无知者之手,令人扼腕兴叹。
    杜范墓修修毁毁,始终抹不去杜范的历史记忆,那植根于民众心中的记忆是历史中最恒久的。传说淳熙九年(1182年)十月二十五日杜范出生的那天,在一个被朱熹描写为“黄岩秀气在江北,江北秀气在翠屏”的翠屏山下的一个名叫杜家村的小山村前,混浊的永宁江水忽然澄清如练。杜家村虽小,却是充满灵气之地。黄岩历史上第一个进士、北宋的杜垂象就出自杜家村。他家的附近(今新宅)却是江南著名书院一一樊川书院(杜范曾祖杜椿幕唐代杜杖之为人,取其诗集《樊川集》之名,于此建樊川别墅,故称书院为樊川书院。)遗址的所在地。淳熙元年(1174年),朱熹在樊川书院讲学,手书“溪山第一”,并与邑人赵师渊修《资治通鉴纲目》,一部集儒家精华的巨著就在黄岩撰就。杜范的叔祖杜烨、杜知仁(浙东著名的理学大师)与大批名士师从巨儒朱熹,接受理学的教育,因为朱熹,黄岩教育蔚为大观,成为名闻南宋王朝的“小邹鲁”之地。杜范出世后,杜家家境虽非殷实,却是个书香之家。当我从新宅村沿山麓拾级而上,约行数百米,有号天峰门,又名“小空明”的灵岩洞出现在我眼前,该洞穴为黄岩第二大洞穴,少年杜范就在这钟灵之地读书,当我黜读着杜范的《空明洞》诗:“莫讶青山小,山因洞得名;仙人骑鹤去,留迹在空明”,再仰观洞上方朱熹手书的“寒竹松风”及洞左右岩壁上有黄绾(明朝礼部尚书,哲学家,字宗贤、叔贤、号文庵、石龙,家原在黄岩城内后街,告老还乡后迁翠屏山麓,新宅村即以其宅命名)《小有呤》73字、《石室》30字的摩崖,斯人虽逝,文脉依然长存。
    杜范在家苦读,嘉定元年(1208年)考中进士,从此步入仕途。但恰恰那年,“心术回邪,纵迹诡秘……罗天下之小人为之私党,夺天下利权为之私室”的权臣史弥远集团借“开禧北伐”失败,通过阴谋踏着抗金丞相韩侂胄的鲜血掌权,在他掌权的二十六年里,南宋官场赏罚颠倒,尔虞我诈,腥风血雨,刚正不阿的杜范绝不同流合污。“晦以昭明德,怯以成勇功。用拙巧奠尚,持静动攸宗。惟柔养真刚,自下升高崇。虚可使实积,小与大通。”,从他这首自戒与示诸子的诗中,我分明感受到了韬光养晦中傲然矗立起他为官的人格魅力。历任金坛县尉、婺州司法、户部架阁、大理司直、军器监丞。官职大多是七品、六品。任宁国知府时,逢大灾荒,首先自己捐俸薪,再打开常平仓,发粮4000斛,然后劝说富家乡绅发放存粮,终保得一境平安;还发余米10万斛,钱数万,接济涌入境的两淮难民。
    杜范直到55岁时,才任正四品的太常寺少卿,同年任秘书监兼崇政殿说书,成为理宗皇帝的侍讲。端平元年,蒙军挥师南下胜更大声势进犯宋室,端平三年(1236年),襄阳失守,江陵告急。杜范及时向宋理宗建议御敌之策,被理宗采纳,终于先取得江陵之战的胜利,继而收复襄阳。杜范因献策抗战有功,擢升为殿中侍御史(掌仪法,纠百官),淳祐元年(1241年)任兵部尚书,执掌全国军事行政事务;次年又任同签书枢密院事,进入最高军事指挥机构。寿春孤城危急,杜范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军事指挥的最高长官),他不负圣望,亲赴前线指挥,屡败蒙军。“端平夏化”十年,杜范开始在南宋皇朝发挥作用,为南宋王朝晚期的中兴起到了中流砥柱作用。南宋王朝的最后一抹夕阳,因为杜范才更为艳丽。
    他从政不顾个人安危,敢于与史弥远铁杆亲信当朝右丞相郑清之叫板。为国家大义,杜范敢犯颜直谏,两次弹劾权奸却得不到皇帝的支持而愤然辞官,朝野震动。爱国情怀,铮铮铁骨。他为官30多年,改吏治、惩腐败、订理财措施,劳苦功高,尤其是抗元御敌,披肝沥胆,挽社稷之将倾,功载史册。“范清修苦节,室庐仅蔽风雨”(《继资治通鉴·宋纪》)。身为宰辅,两袖清风,一代廉臣,他64岁,走完了人生旅程。宋理宗追赠谥号为“清献”。
    杜范已经远去。因为抗元,当元军进入杜范老家杜家村后,整个杜家村来不及逃走的人无一幸免于难,至今杜家村无一姓杜的杜家后代。当我驻足在临海的杜家祠堂,听着杜家后人在全国各地创业,并捐资数百万不辞辛劳义务修建祠堂,纪念先辈杜丞相,我仿佛看到杜丞相的风骨在一代代的延续。
    一八六七年,为崇祀杜丞相,黄岩历史上著名的书院萃华书院(清乾隆五十四年创办,清咸丰十一年毁于兵燹)重建后改名为“清献书院”,晚清经史学家王棻等先后出任山长。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清献书院更名为清献中学堂,黄岩历史上第一所中学诞生。周炳琳、陈芳允等一批又一批黄岩学子从家乡走向世界,成为国家、民族的栋粱之材。一百多年来,几度辉煌,几经沧桑,在公元二零零八年的九月黄岩中学又迁入了新校区,校区内,纪念杜丞相的“清献园”景点正在建设中。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开馆的中国柑桔博物馆,杜范作为黄岩历史上的十大名人陈列在馆内,让后人记住在黄岩这片热土上曾经出现过杜范这样一个令家乡骄傲和自豪的历史名人。
    历史,会告诉未来。当一行行文字在我的键盘上跳动,我走进七百多年前的南宋王朝,看到了一个大写的杜丞相正在向我们走来。

读史札记(八则)
□ 池太宁

    山人:春秋时鲁国掌管山林之官,是地官司徒的属官。《左传·昭公四年》:“山人取之,县人传之。”孔颖达疏:“《周礼》山虞掌山林之政令,知山人虞官也。”山人又称山虞,虞官,与后代道士或隐士自称为“山人”完全不同。
    千牛:本为刀名,此刀峰利能解千牛,语出《庄子》,后为禁卫武官名,是执御刀保卫皇帝的亲身侍从,也称千牛备身。唐时禁卫军机构叫千牛卫。
    木工:官名,商朝“天子之六工,曰土工、金工、石工、木工、兽工、草工,典制六材。”(《礼记·曲礼》)汉武帝时“将作大匠”属下有木工一职。可见古代是管理木材及木器制作的官,与今天已大不一样了。
    犬人:据《周礼》知此为商国时设置的掌管祭祀用犬的官,兼管相犬和牵犬,后成为掌管田猎之官,为饲养猎犬而设,间或亦参加征伐,简称为“犬”。
    乡长:有乡大夫、乡老、乡正、乡官等别称。春秋时齐、鲁、宋等国均实行乡、里制。顾炎武《曰知录·乡里》:“以县统乡,以乡统里。”《史记》:“老子,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礼记·曲礼》郑玄注:“《周礼》:二十五家为闾,四闾(100家)为族,五族为党,五党(2500家)为州,五州(12500家)为乡。”所以有“乡里”、“乡党”之说。至今还沿用古制,有乡、乡长之称。
    区长:晚清时巡警中的官名,光绪后期京师内、外城巡警总厅各分厅下设区,区设区长一名,以七品警官充任,下属有区副、区官等。这与今天区一级政权的行政首长不同。
    市长:春秋时楚国设置掌管集市的官,《七国考》引《真仙通鉴》:“宋来子,楚庄公时市长。”汉朝在长安、洛阳、邯郸、临淄、城都等大城市中亦设置一市长,为大司农属官,主管市政、治安、贸易中的度量衡等事务。后代管理市场的机构叫市司,官员有市正、市令、司市、市师、市官、市橡等,役吏有市魁、市吏等。可见古代的市长只管集市贸易有关的事。考:古代的市:《易·系辞》:“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史记·平准书》颜师古注:“古未有市,若朝聚井汲,便将货物于井边货卖,曰市井。”总之,是“市集”的意思,到后代变成“城市”的市了,所以今之“城市之长”不同于古之“市集之长。”
    大学:即太学,为国立最高学府。夏、商、周时称庠、序、辟雍等,《礼记·王制》:“小学在公官南之左,大学在郊。”汉武帝元期五年(前124)始设太学,立五经博士掌之。隋初称国子寺,炀帝改为国子监。唐仍置太学,已同于国子学,在太学学习者称监生,宋亦置国子学、大学,明以后称国子监,但在监读书者仍称太学生或监生。清乾隆后多由捐纳进监,故有举监、贡监、恩监、优监、荫监等名目,可见今天的买读生古已有之。

贺黄岩历史学会成立廿周年
□ 王观岳

岁月峥嵘二十年,钩沉史海众争先。
宏篇县志成双对,秀色文章上万篇。
翔实内容凭史料,纵横信典亦齐全。
长江旧浪推新浪,后继英才更向前。

简讯

    本会会员王观岳同志在参与由南昌市文联领衔主办的“纪念滕王阁建阁1355周年”文学艺术大奖赛中,荣获楹联一等奖。现将其五副楹联附后,以飨各位会员。

纪念滕王阁建阁1355年
王观岳撰

凭栏北斌,极目湖山,楚天黄鹤倚天立;
抚案南思,无边风月,越地兰亭缩地来。

滕阁兰序,两序奇文成绝唱,唱彻千秋万代;
鹅池秋水,双王佳赋获荣名,名扬四海五湖。

立斯楼,抬头远眺,长洲碧、赣水清。庐山秀、五岭苍,齐烘春色;
居此阁,侧耳细听,帝子吟、鸿雁鸣、凫渚歌、芦荡瑟,共谱秋声。

赣水北萦,阅尽百世风云,千秋人物;
庐山东峙,赢来三江烟月,一阁落霞。

观孤鹜,赏落霞,秋水长天成一色;
立长洲,思帝子,兰宫桂殿历千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