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史学会刊>>正文内容

2009年08月20日第5期史学会刊总第八十七期

主办:黄岩历史学会
编委会:王恒正 牟雷欧 池太宁  王仁文 张永生 於仙海 任金玉 章云龙
主编:王恒正 执行主编:池太宁 本期责编:於仙海

鉴湖古文化考
王仁文

    院桥故地,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约在7000年前即有人类生息繁衍,渔盐耕牧,为黄岩最早开发的古地,是黄岩乃至台州古文化最发达的地方。
    鉴洋湖,简称鉴湖,位于院桥东鸡笼山下,由上、下两湖组成,西自有400年历史的古井和老桧柏称道的王家岙入湖;东至镇锁桥出湖,北傍鸡笼、金马、飞鹰等名山:南峦远达迤逦耸翠的太湖支脉耆岙山(盛产蓍草而名):汇南乡入东海之水,是黄岩乃至台州市区最大的淡水湖。
    鉴湖的湖名来历带有神奇的色彩,据传天上王母娘娘每天对镜梳妆。有一天,梳妆完毕,叫服侍仙女整理梳妆东西时,一不小心,宝镜趺落天庭,正好掉在东瓯的湖中,宝镜入湖,按五行相克原理,以金克水,即刻湖水由混变清,由咸变淡,清澈见底的湖水倒影出湖光山色,恰如一枚大镜子,而故名“鉴湖”。
    一、依据
    鉴湖是由古海湾演变而成的泻湖,距今约在7000年前而不是2000年。其史料依据是:
    《周官·王会》有越、瓯。《山海经·海内南经》言“瓯、闽皆在歧海中”,东晋地理学家郭璞注:“今临海(郡)永宁县,即东瓯,在歧海中。”
    记载周朝初期国家大事的战国史籍《逸周书·王会解》一卷载有周朝第二个皇帝周成王在洛阳会见天下诸侯,全国各地有千余诸侯“四方纳贡”,东越国向周成王(在位时间前1063-前1027)所献的贡品是“海蛤”。
    《逸周书·王解》称“东越海蛤,欧人蝉蛇”。又云:“越沤,断发文身,善剑,熟农耕,习水作舟。”
    南宋陈耆卿的嘉定《赤城志》卷三十九载:“古城,在黄岩县南三十五里大唐岭东……故老云即徐偃王城也。”春秋时期(前512)吴灭徐后,徐偃王(各代徐人领袖的通称)王子带着文臣武将、徐民南徙在院桥大唐岭南麓筑城建宫,史称“徐偃王城”,距今亦有2500多年[明成化五年(1469)置太平县前属永宁乡。
    西汉司马迁《史记·东越列传》卷一百十四载:“汉武帝元鼎六年(前111)秋,东越王余善反汉”,武帝遣四路大军水陆并进征伐,其中一路在黄岩壕头血战(今樊川岗头),结果“汉兵七十二阵没”,经过一年战争,汉军紧缩包围,东越王余善被计杀,军队向汉军投降,汉武帝撤废东越、闽越两国。黄岩壕头血战距今已有2100多年。
    中国考古学会会员、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员、省考古学会理事、副研究员金祖明《东海王国古史初探》载:“东瓯赐名始于夏商,东瓯国受封于西周,越东海国爵封于西汉。”
    以上史料证实,鉴湖形成仅有2000年是无稽之谈。
    二、铁证
    东瓯民族祖先要追源到十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时代的“灵江人”。
    在灵江中游北岸风凰山麓,江底5米深处的砂层中,出土一男一女青年人头盖骨的前额骨和下额骨,股骨各一件,还有牛、鹿等脊椎动物化石,牛头人身陶塑,针状形、环形、鸡心状、果核形,飞禽走兽形或钻孔或刻纹理的石制饰品和刻符号细石件等,根据人类头骨化石地层层位,石化程度和人体结构特征,经中科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张森水教授鉴定:其时代与“建德乌龟洞人”相近似(乌龟洞人类化石经碳14测定9.7±0.8、10.8±0.8~0.9万年)。
    仙居下汤遗址。面积达2.5万平方米,经鉴定属人类居宅遗址,其时代属中石器距今约有8000-10000年,下汤人已告辞深山的穴居生活,走向平原过着定居生活阶段。
    1960年黄岩方山丫髻岩发现大量原始青瓷,经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副会长朱伯谦鉴定为西周器物。
    1990年5月25日路桥小人尖山顶挖土建凉亭时,当挖开地表1米多深时发现许多原始瓷器、铜器、玉器,后由省考古队进行清理发掘,出土器物75件,文物专家鉴定为西周时期(前1199-前771)珍贵礼祭器物,为浙江少见。
    2002年12月,路桥桐屿镇共和村茅山头(1947年前属院桥区)发现商周时代“太阳、鸟、禾”岩画(约前1700-约前1100)。
    1956年12月13日至1957年1月15日,省文管会朱伯谦、冯信敏、金祖明等来秀岭库区实地调查和发掘,《秀岭古墓发掘报告》刊登于《考古学报》1958年第一期,原文长达3万多字,且插图甚多。在库区狮子山、雅林山的地面上拾到新石器时代(约距今5000-10000年)的残石斧、石锛、石镞各一件;在54号古墓填土中发现有孔残石斧一件;在秀岭、烂田山下左岙坑出土石犁头残片一件:在鉴湖广化寺鼓山南坡出土双孔石斧一件;还有先民落海必到神庙朝拜、保佑平安的越时“落海殿”。同时发现东汉末期至南朝刘宋时期古墓葬70多座(194-464),其中发掘56座中有纪年墓21座、窑址2座,分别为东汉建安元年一延康元年(196-220)4座;三国东吴天玺元年(276)1座,晋墓(292-393) 46座(西晋元康二年-东晋咸康22座,东晋建元二年至东晋末期24座);南朝刘宋时代(428-464)5座。
    出土文物仅青瓷器多达120多件(现藏温州和省博物馆)。
    1965年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冯先铭在《新中国陶瓷考古的主要收获》(见《文物》)1965年第九期)一文中说:“浙江省六朝墓葬以黄岩(院桥)一地为密集”。同时还说:“出土青瓷完整与能复原的较多,这为六朝瓷器的断代,特别是南朝瓷器的断代,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足以引证约在7000年前院桥故地(包括鉴湖四周)即有人类生息繁衍、渔盐耕牧、辛勤地创造着远古的文明,鉴湖形成应在7000年前或更早。
    三、话鉴湖
    门外湖光十里碧,座中山色四周青。
    明《万历黄岩县志》载:“鉴湖,在三十九都鸡笼山下,修广二千亩许”,《鸿泥图记》载:“鉴湖汇南乡入海之水,停蓄澄宏,约计千顷……四面皆山,苍翠如画,与贺监(唐·贺知章)所乞一曲同名,而地僻景幽,游客不至,如隐居于然。”
    山水专著《山水记》载:“鉴洋湖,纵一里,横五里,为东南巨浸。中有沙洲芦荻,鶄鸂鶒,翔舞其际,水多银鱼,长寸许,小如韭叶,色白如银,味最美。击楫中流,恍如剡中风味。”
    《黄岩近代大事系年》载:“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御史杨晨(1846-1922),尤涛举人南舜谱等筑鉴湖湖堤,种桑养蚕,筑室中洲,杂莳花水,榜曰:“寄傲轩”,邀能诗者编为题咏。御史杨晨效仿晋代书圣王羲之绍兴兰亭修楔之举,在“寄傲轩”中组织诗社,定名“八老会”,每年农历三月三(上已)、九月九(重阳),春秋二季,邀集诗友,赛诗斗兴。“寄傲轩”的定名,是取“寄迹林泉,啸傲烟霞”之意。“寄傲轩”的大门口有系杨晨手书,笔法苍劲的楹联一副。
    上联:金马碧鸡,携手青山赴偕影。
    下联:银鱼紫蟹,盟心白水会忘年。
    楹联中所说的金马,碧鸡是湖畔两座名山:银鱼、紫蟹是湖中两大特产。南峙还建有玲珑剔透的“湖心亭”。
    御史杨晨在“寄傲轩”会诗友赏名山,品鱼蟹,其乐无穷。
    在民国二年(1913)邀友春游鉴湖,作诗数律和者三十五人得诗七十五首,汇编成册,名曰《湖墅倡和集》。民国七年(1918)十月杨晨生辰,又邀诗友,会于湖滨马山之麓生圹,复作诗八绝,和者三十四人,得诗二百九十首,又汇编成《生辰倡和集》。杨晨和鉴湖结下不解之缘,致仕之后,晚年隐居鉴湖柳荫垂钓,著书立说,过着潇洒的林泉安逸生活,死后亦葬于马山。民国十年(1921)清逊帝溥仪送他“丹桂重芳”匾额一块。
    在古代,由于鉴湖的湖光山色,风景秀丽,而一年四季景色各异,春天,柳荫垂钓;夏日,风送荷香;秋季,丹桂红叶;冬时,踏雪寻梅或晴雪游湖,吸引了许多文人墨客来此一游,留下了许多瑰丽的诗篇。
    南宋黄岩塘下布衣爱国诗人、江湖派诗坛领袖、大诗人陆游门生戴复古侄戴呙作过一首《夜游鉴湖》的七绝:

    推篷四望水连空,一片蒲帆正饱风。
    山际白云云际月,子规声在白云中。

    《湖墅倡和集》诗选:

    湖  墅
    杨晨
    扁舟散发欲何之?早问烟波理钓丝。
    一曲鉴湖双浆卧,四明狂客几人知?
    桃花浪暖鱼初上,芦苇霜清蟹共持。
    拟傍水仙祠结屋,棹歌归趁夕阳时。

    湖光山色
    王舟瑶
    鉴湖湖水碧如玉,万顷琉璃清可掬。
    就中一点马山青,天付幽人结林屋。

    鉴湖两端各有一座石桥,造型奇特,结构别致,均为明代建筑,为湖光增添了绮丽的色彩。西称“洚洋桥”,俗称“关洋桥”,形如卧虎,苍老厚实,桥有3孔,长60米,宽2.5米,桥边旧有碑亭,后亭圯碑毁坠入湖中。东称“镇锁桥”,俗称“鉴洋桥”,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重修建,形似游龙,自西向东呈“U”字型,长135米,宽2.5米,起到锁住混潮入侵和护鉴湖宝地的作用,桥名传说来自一个“长虹卧波锁蛟龙”的神话。两桥为黄岩至太平的主要通道。
    在下湖北侧,有一座处在湖水中央的古墓,传说墓主是路桥人,人称“继母坟”,四周绿荫环绕,芳草萋萋,相传一年四季古墓随水位升降,从未淹没过,故亦称“浮岛”,近似神话。
    鉴湖北岸有一座海拔高164米的鸡笼山,由于它在湖滨异峰突起,更显得峻峭雄伟,气宇不凡。从四方观此山,很象一只大鸡笼,故名鸡笼山。鸡笼山早负盛名,南宋《嘉定赤城志》、大明《一统志》、明《万历黄岩县志》、《省府志》等,对此山均有如下记载:“鸡笼山,在县南二十五里,旧有锦鸡栖足,山洞形如笼,故以为名。俗传星月晦明,则光彩烛天,人以为怪,一日天明,晶彩昼见,或视之,则金宝满山,竞往取之,辄皆灭没,故老皆呼为许公藏。”
    鸡笼山东南山岗上,有一处叫“四鼓坪头”的地方,地面开阔,外坡陡峭,旧时有厅堂和土城遗址,山道上有石台门、石牌坊和上马石等物,相传为宋代义军首领马方的山寨。随着山岗逐渐被开垦,现遗址已荡然无存。
    旧时鸡笼山顶、山腰、山脚三处各有一座杨府庙,祀北宋杨家将,为道教活动场所,山顶杨府庙(上庙),创建年代无可考,清道光甲辰二十四年(1844)重修:山腰杨府庙(下庙)60年代曾修建过,1988年下半年捐资重建;山脚杨府庙在解放初已改作他用。每年农历五月十八日是杨业(杨府大神)“寿诞日”,历史以来,“寿诞”前后二十天来自沿海各县及四乡百姓万人之多奔赴庙会,香火极其旺盛,朝山进香者人潮如涌,水陆路并举,热闹非凡。陆路香客大多来自附近,水路来自金清、路桥、海门、温岭等地。《路桥志略·岁时习俗》中载:“五月十八日,男女成群,画船布幔,携萧鼓酒馔,往游鉴湖或上鸡笼山杨府庙,烧香观剧,穷日而归。”

    天台宗黄岩第一古刹一一宝轮寺
    宝轮寺位于鸡笼山东北麓,因寺前有六座山峰环绕,形似“宝轮”取佛教六道轮回之义,故名“宝轮寺”。
    黄岩知县广陵袁应棋主修的明《万历黄岩县志》(万历七年即1579年成书)载:“宝轮寺,在县南二十五里鸡笼山,吴赤乌中建。(238-251)寺后有一石碧色,每润泽有光,则天必雨。”该石至今犹存。
    王棻主编的清《光绪黄岩县志》(光绪三年即1877年成书)载:“宝轮寺,自唐,宋至元,寺废仅留遗址,清顺治五年(1648),有山北尤氏子释岳净,传天台幽溪下第五世熏建。并于寺左筑“退隐静室”,名日:“自在轩。谷幽地僻,松竹掩映,亦邑南名刹也。后岳净徒孙远峰,於乾隆间重建塔院,恢扩寺宇。其徒孙廷依,接住復行修葺。后民国廿五年(1936)僧崇阐重修。”
    山门存古联:禅心澄水月,法果聚龙鱼。
    宝轮寺在历史上吸引了许多文人墨客,留下不少瑰丽的诗篇,现存世四篇。

    其一:宝轮寺即事
    清郑挺秀
    年年无恙此谿山,涧谷优游任往还。
    红叶渐迷樵子径,白云长锁老僧关。
    青浮别院炊烟静,翠滴重崖松影采。
    争似区区随所迁,尘途能得几时闲。

    江南禅宗古刹一一广化寺
    广化寺:位于大屏山南麓,与宝轮寺遥相呼应,至今流传着:“宝轮广化一胜一败”的说法。据日本佛教学者木田知生考证:“宝轮广化寺为江浙早期36座佛寺中的二座”,亦是黄岩六大古寺中的二座,历史悠久。
    南宋嘉定《赤城志》载:“广化寺,在县南二十五里,吴赤乌中建(238-251),国朝至和中(北宋1055),掘地获大古镜,背书‘灵龟’二字,赐号曰:‘灵龟’,北宋治平三年(1066)改今额。”
    清光绪《黄岩县志》载:“广化寺,明嘉靖间(1522-1566)废。清顺治六年(1649)僧庆音重建。康熙间(1662-1722)释岳傑再建。乾隆二十年(1755)僧永与祥,恢扩殿宇,住持世叨復修葺之。”
    广化寺自清顺治起,历康熙、乾隆三帝(1649-1755)近110年间共修建四次,到民国十三年(1924)寺僧式信,整修殿堂,装饰佛象,开展法事,又一度重兴。民国二十一年(1932)寺院失火,五间天王殿焚毁(新志稿)。
    清光绪《台州府志》载:“广化寺有寺田574亩,山8亩。”
    唐天宝三年(744)冬,高僧鉴真率弟子30余人,第四次东渡途经广化寺。
    南宋理宗年间(1225-1264)授予左右街都僧录、执掌全国佛教的天台宗第23代祖师一一法照大师(黄岩童家洋人)曾任广化寺方丈,后任宁波延庆寺、杭州集庆寺、上天竺寺方丈。

    文人墨客留下诗篇有《春游广化寺》

    清代卢春华
    清溪行欲尽,一谷正烧烟。
    钟声听未歇,月色看初圆。
    逗起三生事,闲行竟恍然。

    唐代古刹一一正等寺
    正等寺,位于鉴湖南岸,二十八都战塘  (今占堂)。
    南宋《赤城志·禅院》载“正等寺,在县南二十里,唐乾符五年(878)建,北宋治平三年(1066)赐额,有轩。”
    清《光绪台州府志》载:“正等寺有田195亩,山77亩。”
    正等寺存世诗篇有四篇。

    其一:正等寺竹轩
    清·吴直
    虚室潜心近竹开,雪中无事共徘徊,不须翠柏事前见,自有清风座上来。
    林小未宜轻瘦节,岁寒方可看高材。支公  适好诚何在?岂谓香严击后雷。
    同时,二十八都战塘还埋有南宋丞相杜范之侄、宋末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左右手、抗元英雄杜浒之墓。
    鉴湖是东瓯之地,呈现了“古王城”的效应。鉴湖的“一亭一庙一寨二桥三寺三轩三山”的文化遗产,对提升院桥文化品位,起着重要的作用。

黄岩百姓寻根(续)
任金玉

    51、杨溪杨氏
    始祖杨承休,唐天祐年间(904-907)从陕西华阴迁居浙江钱塘。始迁祖第五世杨大本、字能立、宋太平兴国三年(978)任散骑常侍郎,宋天禧年间(1017-1021)游黄岩第二洞天委羽山,西乡五峰山有山水秀气,卜居五尖山下杨溪,号杨溪杨氏,传今33世。主要分布西乡上郑圣堂、中下桧、讴韶、麻车头、杨恩、白湖堂,新前剑山等地。行第用三字经。大本为黄岩一世祖, 19-42世字行:仕朝廷、光九宗、迪彝则、启云从、克念祖、名显荣、挺英哲、昭远功。家谱一修于元顺帝至正年间(1341-1360),六修于1920年共12卷11册,存上郑圣堂杨氏宗祠供查阅。2008年6月杨氏宗谱续修领导小组成立,计划2009年底印刷出版。
    52、长潭蒋氏
    始迁祖蒋达,名蒋寿,蒋琰五子,五代十国战乱,从吉州先迁黄岩柔极落铎(屿头),后转迁乌岩长潭,取名铁潭蒋氏,后因水患迁居前蒋。25-40世名行:元道克绍、恒宣日星、世传必端(守义立勤)、景秀嘉官。家谱一修于明正统十年(1445),六修于1933年,七修于2007年,由蒋文理夫人金伟兰总编纂,可以到北洋前蒋查阅。
    53、白石车林氏
    始迁祖林肇宗、字贤远,号激夫。明弘治年间(1488-1505)从福建莆田迁居浙江黄岩江口白石车,激夫有五兄弟,滂夫迁居东城埭水,游夫迁居宁海等地。行第11-30世名行:君招英士、方显必多、庆祥亨达、家道顺发、正大喜悦。字行:普光永吉、育子贤良、福洪德明、国际升平、久远安宁。1934年重修2卷二册,可到江口白石车林氏查阅。
    54、王林王氏
    始祖王泮,永丰知县,唐昭宗大顺(891年)来台,卜居塘里前所。始迁祖23世王伯善、名王札、清代从章安东岱(百家王)迁居黄岩王林。名人王恕,名广茂,号王如心(1894-1981)迁居台湾、生有七子有王人瑞、王人俊、王人达、王人骥、王人正、王人洪、王人治。行第28-43世名行:治业兴隆、盛朝品生、名臣大儒、道德是尚;字行:家声诗礼、人才相继、公卿保国、万世永久。家谱一修于清康熙31年(1692),六修于1945年,七修于1997年,可到北城王林王氏借阅。
    55、南墩阮氏
    始祖阮应先、字从初、号献廷,后唐长兴年间(930-933)由江山尉到黄岩从事,卜居黄岩九峰,创立阮家庄。十一世阮起仁,字德甫,入赘东乡墩头(三甲下陈)陈氏,后复姓阮氏,号称南墩阮氏,生五子分五房,人口迅速发展,分布椒江三甲下陈、路桥长浦、黄岩浦西、温岭泽国等地。名人有宋成淳元年(1265)进士阮应桂。行第26-40世名行:臣道绍伊周,积善卜荣昌、根源沛泽长。字行:圣学传孔孟、存和征顺达、孝友治谋广。三甲下陈保存有清光绪戊戌24年(1898)南墩阮氏宗谱供查阅,1939年曾重修阮氏宗谱现在没有找到, 2008年成立重修阮氏宗谱理事会,在采访调查中。
    56、下店马氏
    始祖马光祖避元南下,迁居嵊县岭前村。十四世马大成,明弘治年间(1488-1505)从嵊县来黄经商,娶南门叶氏,定居黄岩,为马氏始迁祖。 大成五世孙马上选清初转迁下店,称下店马氏,支分院桥水家洋、澄江江田、瑞岩、龙潭坑等地。家谱一修于清初广西巡抚马鸣銮立谱,四修于1917年,澄江江田马氏有存谱供查阅。马上选为下店一世,行第1-20世名行:上天修齐、国传恩茂、文礼经伦、功保立奏、应志秉吉。字行:君子象英、延和为锦、邦家有道、乾元利贞,克绍忠良。
    57、洪家盛氏
    始迁祖盛辰、字彭年,号雨田,由闻登第,初任颖州判官,后授黄岩县令。唐末隐居东南圣水山为三溪(三坑)始祖。十五世盛恒巍:明代从圣水山迁居洪家。行第27-42世名行:天禄保定、君国增光、建功立业、万古传扬。字行:位锡侯山、丕显文章、孔绪克昌、正直贤良。2004年重修洪家盛氏宗谱二卷二册,由盛国祥作序,存黄岩图书馆供查阅。
    58、东禅巷陈氏
    始祖陈永亮,婺州人。三世陈德重,宋开禧年间(1205-1207)从婺州迁居温州。七世陈万二、名天璋,元宁宗时(1332年)从乐清清江迁居黄岩东禅巷。十三世陈洪周(1486-1534),号友梅从东禅巷迁居梅梨巷。行第13-32世名行:洪允振卿、尚君子弘、孔孟之道、以立其体、志思为贤。1937年25世陈以谟重修家谱,可向梅梨巷陈氏借阅。
    59、西范施氏
    始祖施宪,字敬式,南宋庆元年间(1195-1260)从乐清清江迁居黄岩西范。家训祖训是家谱独有特色,家训祖训对子孙后代有很好的宣传教育作用。施氏祖训:时祭祀、敦孝悌、勤耕读、睦邻族、敬师友、慎言行、肃闺门、常节俭、习职业、学技艺。行第17-32世名行:恭逢邦国、必锡嘉祥、才联英俊、德协纯良。字行:荣嗣继起,奕世有光、绳其祖武、本立名扬。家谱一修于清嘉庆六年(1801),1948年重修五卷,2000年重修六卷,可向新前西范施氏借阅。
    60、奇石岙陈氏
    始迁祖陈元宗,字载坤,号晓江,明万历年间(1573-1619)从仙居黄粱陈迁居黄岩奇石岙,传今15世。行第9-28世字行:恭敬大道、守正惟昌、明德克治、启开洪业、忠良尚志。1940年由陈大寿主修奇石岙陈氏宗谱一册,可以到北城奇石岙陈氏借阅。
    (“黄岩百姓寻根”一文暂时结束,今后再续)

  从横街到横街路
--“黄岩南京路”六十年的变迁
池太宁

    六十年前,黄岩城关最南端有一条相当重要的街道,叫横街。这条街大概在北宋范仲淹的侄儿、范仲温(黄岩知县)儿子范世文当知县时进行城市建设的时候就开闢了,那时直的叫街(如直下街),横的叫巷(如大寺巷),而这条虽然是横的,但极其重要,因此破例称“街”,叫它“横街”,这名称本身就蕴含了许多历史文化的的信息。解放前后的横街与以前一样,东起天长街(今天长南路),西至大街三板桥(今横街路与劳动路十字交叉处),只有今天横街路的三分之一不到。路面的宽度是中间八尺石板横排,两边零星石板直排,就紧靠屋檐下了,如果市日一担松毛柴或莨蓟(茅柴)横过来挑,那么路人就只好从担下钻过去了。两旁没有店面或房屋的地方,是密密麻麻的露天茅坑或等着淘肥的马桶,中间有几段还是橘园。两边的房屋大多是木结构的二层楼,其中有不少“畚斗楼”,零零星星地开着些不大的店铺。
    就是这么一条街,却有着不少名人和古迹。北面,从大街往东数,先是火神庙,火神庙对面就是南朝梁武帝天监年间(502—519)始建、到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始有今额的明因寺,寺中有华严阁,匾额还是南宋宁宗的御笔。这地方解放前叫寺后巷小学,寺后巷原是五支河的一支,流到华严阁止,后淤塞,填作寺后巷。明因寺是黄岩最早的尼院。明因寺之东最早有奎文坊,清道光年间建校士馆,是全县士子考试的地方,民国元年(1912)辟为公园,有假山、凉亭、水榭、小桥、九曲小河等,是黄岩历史上最早的公园。民国初年为纪念辛亥革命先烈王卓(宁溪人)、柯冠时(横街人),在此建立“辛亥双烈祠”,后又建七七抗战阵亡将士纪念塔。稍后建县图书馆,又改为民众教育馆(民教馆),是群众文化活动中心。县志馆亦设此处,朱劼成主持的民国《黄岩新志》就在此编纂。民国29年筹建的县卫生院亦在此处,为黄岩公立医院之始。明因寺前的空地曾辟为运动场,门上题作“文化园”。这些地方,解放后逐步併入黄岩第一人民医院,也就是今天的台州市第一医院。
    医院东边,有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时颇有影响的盘香厂,1979年农业银行建立买了盘香厂的房子,这里也是黄岩农业银行的始建地。盘香厂北边一片橘园的里面,一座两层的木结构“畚斗楼”就是黄中语文教师、著名书法家朱笑鸿先生的家,他家养有一只大乌龟,小孩站在背上能驮着走。他的孙子朱幼棣的童年应当曾在此处渡过。
    再往东是前殿后巷,前殿后巷的东边是清末民国初著名商人王德泰的祠堂,后在这祠堂里办了一所“王悦堂小学”,解放后叫“天长小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祠堂的大殿还当作礼堂,两边做教室。大殿的大木柱两人合抱,独木红漆,柱礎是青油石料雕花的,非常讲究,还有金鱼池,卷洞门,菩提树,可见当年王德泰祠堂的气派。这所小学校址不变,校名迭改:天长小学——城南小学——解放路小学——天长小学,若从王悦堂小学祘起,当有八九十年历史了。
    天长小学往东,就是天长南路。天长南路原是五支河干河,南通有“浙东运河”之称的南官河,北至新罗坊(即柏树巷西口),南宋绍兴十九年(1149)知县杨炜将其与东浦凿通,建东浦陡门、干河之水北注永宁江。在柏树巷西口原有新罗坊桥,解放后干河淤塞,填为天长路。横街东过天长南路,有一小地名叫“南浮桥里”,因原南官河起点有一浮桥,为有别于北门永宁江上的利涉浮桥故俗称“南浮桥”,为黄城东南面的城乡交通枢纽,到市中心来,大多要从横街经过,可见当年横街之重要及其繁荣景况。还有个小地名叫“火药桥里”,据说是晚清黄岩镇总兵(镇台衙门在大寺巷)标下制造火药的地方。这些都可见当年这一带城乡结合部曾经相当重要,亦可证“横街”之所以称“街”的原因。
    横街的南边,在花园巷口稍往西的地方,有一座前殿,解放前香火甚旺,解放后常在这里演戏,戏台就在街边,观众席跨过横街延伸至对面。1951年黄岩越剧团演《抗秦援赵》,(原是信陵君的故事,据郭沫若的《虎符》改编),因配合“抗美援朝”,黄中高初中全校包场,观众坐不下,两边沿阶都挤满了人,是最为火爆的一次演出。
    再往东,过新世纪广场不到天长南路处,有一个重要古迹,就是俗称柯家祠堂的“横街柯氏先祖祠”,柯氏在黄岩从明代开始出名,柯昌、书写祠堂坊额的柯时遇,再到他儿子南明兵部尚书柯夏卿,名闻遐迩。柯夏卿之子书法家柯洽,柯洽之子柯映萼为清初诗书名家,还有民国时著名诗人柯华威。书香门第传到当代中科院院士、物理学家柯俊;其夫人李依依,亦为中科院院士、物理学家;其胞兄工程院院士、物理学家柯伟;一门三院士,传为美谈。柯氏先祖祠的台门、坊额,是县级文保单位,在横街路扩建时易地重建,移到方山下去了。
    前殿南面,有著名的砚池,俗称“砚瓦池”,状如一方长方形砚台,东西走向,西首为上端,种有两棵树为眼,据说旭日东升时将方山双塔倒映于砚池之中,文星煌荧,乃黄岩之文脉。砚池正北,是清进士林丙修兄弟的林宅,他的一篇《京都黄岩会馆记》,为今天寻找清末在北京建造的黄岩会馆(同乡会)提供了重要依据。对面,即砚池正南为王宅,为清朝军机章京王彦威故居。清朝的军机处是总揽全国军政大事的最高机构,位在内阁及六部之上,军机大臣由大学士或各部尚书兼,起初全用满人,汉人不得入军机,后来满汉各二;军机章京是军机大臣的下属,满汉各若干人,负责处理满文、汉文的文书档案,为四品文官。王彦威因职务之便,十分留意当时的外交档案,与其侄(过继为子)王亮编成《清季外交史料》218卷,蔡元培称之为“空前之外交巨帙”,胡适称之为“中国学术名著”。王亮解放后还任政协委员。王宅大门额曰:“奉常第”,是因为王彦威的正衔是“太常寺少卿”,太常寺是礼部下属机构,管理一应祭祀事宜的,“太常”在秦、汉、唐各代都叫“奉常”,过去以复古为时尚,故题作“奉常第”,据考为清大书法家赵之谦的手笔。王宅二门额曰:“中宪第”,因王彦威又加“中宪大夫”衔,中宪大夫为清四品文散官名,是无实职的加衔。军机章京往往是各部官员兼任的,但处理军机处文书档案却是他们的日常工作。王彦威的这三个衔头都是四品文官,官虽不大,但在学术史上,特别是外交史上却有杰出的贡献,是黄岩的骄傲。砚池西首,是台州医院著名妇产科医师郑企因的故居。砚池四周正是地灵人杰,名人辈出。
    砚池南面,今花园巷走到底,是宋代就有的“仁风乡”乡公所,《嘉定赤城志》记黄岩的乡里,第一个就是仁风乡,及至民国,还有仁风乡。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四周都是橘园的一座平房上还赫然有“仁风乡”三个大字。这一片地方至今还称作“小南门”,是南官河的起点之处。
    改革开放之后,上世纪九十年代,将横街扩建成横街路,是旧城改造的重点工程之一。横街的确不能与横街路同日而语,横街路东起九峰公园西的二环线立交桥下,西至西江东边的江滨滨公园东的台胞新村,(这地方从前叫后厂头,是五支河車浦陡门注入西江之处)与环城西路相交,长度是横街的三倍以上,为今日横贯黄岩城最长的一条马路。阔25—30公尺,车水马龙,车流量、人流量最大,特别是医院门口为甚。
    横街路成为热闹繁荣的商业中心,新世纪广场是市中心最红火的商业广场。这条路上有人民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营业所等,又是黄城的金融中心。市内交通有六路公共汽车在这条路上设停靠站,几乎全部公交车都穿过它,所以又是市内交通中心。如今两旁高层现代建筑鳞次栉比,木结构两层楼房已成为历史。黄岩人喜欢把这条路比作上海的南京路,既说明它的繁荣、重要,又透出一种自豪。
    要说黄岩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嘛?请看横街路!要看黄岩的市容吗?请到横街路来!黄岩的经济实力和现代城市风貌,在这里得到最典型最充份的体现。这六十年,确切地说应当是这三十年的变迁,正是共和国以巨人的步伐留下的轨迹。

砚瓦池的三变
章从武

    黄岩东城砚池社区有个砚池巷和花园巷,都是从一口池塘一砚瓦池而得名。它是有历史悠久的名胜古迹。
    有个传说,先从黄岩九峰讲起。九峰,位于黄岩市区东郊约1.5公里处,四周自东南至北呈弧形状排列着灵台、紫云(又名华盖);阜云(又名文笔)、接引、宝鼎、灵鹫、双阙、翠屏等九座奇峰而著称。风景秀丽,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很久很久以前,皇帝知道了这块风水宝地,是要出帝王的龙地,就派风水先生来此谋风水。就在紫云和阜云两座山峰上,各建一支塔,钉死黄岩城里的龙脉。黄岩城里的绅士老爷们知道了这个恶毒的计策后,也请来风水先生研究对策。风水先生看了黄岩城关的地理位置后说,这两支塔,实际是两枚铁钉钉在黄岩的龙脉上,不仅限制了黄岩出人才,而且还要损丁损财。皇上的圣旨是不可违的,只有采取化钉为笔,黄岩才有救。商量结果,根据易礼推测,只有在林家的前门,王家的后门挑一口池试试看。结果就在王家后门挖地试验。池塘挖至六尺深,地下就喷出股股绿色泉水。第二天旭日东升,万里无云,阳光照射在池水中,见到两支塔倒映在碧绿的池水中,微风吹来,绿波荡漾,塔影滚滚,好像两支笔在池中添水。奇怪的是,两支塔间距百米,离池四里,能够不偏不易地双双倒影在池水当中,真是个奇迹。所以后人就把这口池取名为“砚瓦池”,把“阜云”峰改称为“文笔”峰。从此,黄岩的风水不但没有被破坏,还出了人才,兴旺发达起来。后来黄岩的王家和林家都做了大官。现在的花园巷就是林家的后花园,王家直至清朝还有人在朝廷为官,钦赐“中宪第”、“奉常第”的台门至今还在。
    过去的“砚瓦池”池水清彻见底,晴空万里时,微风吹来,碧波荡漾,就能见到两支塔影在池中添水。引来了无数文人墨客来此瞻仰名胜古迹“砚瓦池”。自从池的东边建了房屋以后,不仅这两支塔影不来光顾砚瓦池了,而且无人管理造成池边的邻居占地填土,浮萍满地,杂草丛生,垃圾成堆,失去了风华正茂的当年风姿。最近,砚池社区通过一翻整治,池中种上了荷花,池岸栽起了铁树和桂花,不仅整洁如初,美化了环境,又引来了游人。目前正值荷花盛开季节,满地绿叶红花,又有不少游客来此聚焦了。

谢祭酒西湖戏太守
谢官宇

    一日,春光明媚,风和日丽,桃花红遍,绿柳吐丝。谢老漫步杭州西湖湖畔,耳闻湖上传来笙箫管弦之声。喝酒猜拳、赋诗应和,好不热闹。这股杂音,谢老听来非常刺耳、反感。心想:“老皇崩驾未及半年,举国上下,万民同悲,哪有如此赃官或刁民,不思哀痛,竟敢如此狂欢作乐。老夫今天得教训教训他。”
    谢老急步前行,拱手问湖边的老艄公:“艄公请了,谁在湖中画船上欢娱作乐?”
    艄公见问,打量是一位穿长衫的老先生,有礼貌地作揖答话:“老先生请了,不关您老的事,别管吧!您走您的路,请自尊便吧!”
    谢老停步不走,又紧问:“船上作乐的人,一定是个有钱的阔老或阔少吧。是吗?”
    艄公心想:今天游湖客稀,生意清淡,又听老先生问的蹊跷,给老先生没趣总不好,生意靠张嘴,说不定他乘我竹筏,有钱进了。反正闲着,就聊开了:“不光有钱,还有势呢?他是位府太爷!今天天气晴朗,府太爷带着家小随从家僮,还邀有达官贵人,一行20来人。大清早就雇上画船,吹吹打打地好不热闹。”
    谢老:“好吧!我乘你的竹筏游湖,与你闲聊闲聊,怎么样?”谢老随上竹筏坐定,打开话匣,两人说开了。老哥:“你见画船上的太守们逍遥自在,花天酒地,游湖作乐。而你长年辛劳,衣不暖体,食不果腹,你见之眼红吗?”
    艄公:“他们官大福大,命里注定享乐,这有什么眼好红的?即使眼红也顶个屁用!”
    谢老:“老哥,你敢不敢以你的竹筏,用力撞一下画船?”
    艄公:“老先生你莫非喝多了酒嗬!不敢,不敢,太岁爷头上岂敢动土!鸭蛋怎能碰岩石?惹恼了府太爷,轻则30板,重则坐牢判监。”
    谢老:“我明知你不敢,有意试探你,果不出我所料。你怕什么呢?有好处给你,有祸我担。还有你的好处费呢!何乐而不为啊?”
    艄公细瞧老先生一眼,心想:人不可貌相,口出大言必有广学,说不准是个有“大来头”的人。日前我曾‘测字’讨了个好‘采’:‘薛平贵回窑’,老运亨通。看来我交好运了。豁出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请老先生坐定,用撑杆触岸,使出浑身吃奶的力气,以筏撞向画船。
    这一撞非同小可,画船犹如晴天霹雳,惊得太守三魂失二七魄剩一,家小面如土色呆苦木鸡,家僮慌无所措,面面相觑。桌上酒菜杯盘狼藉……
    家人见是老艄公捣鬼,手指艄公,高喊:“抓住他,抓住他。”三脚两跳,跳上竹筏。不问青红皂白,给艄公五花大绑起来。艄公忙喊“冤枉啊!冤枉!”家僮押着艄公上船。
    太守已站在船头上,见谢老手执宝扇捋着须,风度翩翩,泰然自苦地上船,急喊“千万不得无礼。”太守毕竟有点官场见识,佯装笑容,喊:“快给艄公松绑,带他上船,待以酒饭。扶老先生上画船,同饮几杯,抒情赋诗,共赏湖光山色。”
    谢老落座,见桌上文房四宝。开言道:“原来太守在赋诗作乐,老夫有失冒昧,见谅,见谅。”
    太守听老者自称老夫,一丝阴云掠过心头。心想,不要是个很有名望的老者,特作百姓打扮出来暗访,得谨小慎微,即忙起身说:“岂敢,岂敢。今日,天公作美,公馀带家小出来玩玩,酒后吟诗作乐。幸遇老先生,得听清诲不吝赐教。”(太守想以赋诗测老先生何许人也。遂敬酒,“敬请老先生同饮几杯。当年诗仙李白斗酒诗百篇,今日您老酒助诗兴如何?”
    谢老:“老夫素不沾酒,见谅。今冒昧赋诗一首,聊以献丑奉陪。”
    众人围桌观看,各有所思,心态各异。
    谢老却胸有成竹,若无其事地,铺开宣纸,蘸得笔饱,起笔题诗。
    第一个字:天(停笔)。太守的脑神经顿时绷得紧紧的,“怎么写个‘天’字就停笔?”莫非出什么天欲塌下的祸事;莫非借天讴歌我。种种猜测涌上心头,心里虽然格登,表面却装镇定,赞不绝口:“老先生字迹隽秀,笔力雄健,这两横有如横扫千军,气吞山河,这人字的一撇一捺,犹如跨海行舟乘风破浪。好字、好字,端的是好字,请接着写。”
    谢老接着写了两个天字,又停笔。众人哄笑说:“他只识一个天字。”也有说:“怎么是一个天字?天字是组合字“有一字,二字、人字、大字,连天字共识五个字了。”站在一旁的艄公也识这天字,在想:“见鬼,真见鬼,白日见鬼,今天交了个倒霉运,等会儿回府衙,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呢!”太守见这老头写了三个天字,先后两次停笔,众人讪议、挖苦,他却处之泰然,随挥手说:“不要哄笑,不得放肆,老先生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呢!”太守很有礼貌地请老先生接着写。谢老又连写四个“天字”,第一行的七言:七个“天”字写好了。一时,众人哄笑的更热闹了。“只识一个“天”字的山野农民,不识事务的狂人。草包,草包!”太守紧张的弦,此时也有点松驰,但他还是警惕着,和颜悦色地转向老先生:“小辈之言,知薄识浅,请勿见责。请老先生养养神,续写下三句。”
    谢老正襟危坐,举笔续写。第二行的首字又是个‘天’字。太守双眉紧锁,快要吐出的话:“这老头真不识抬举,跟我开什么玩笑?耍什么花招?下官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在众人面前,方显出我这四品正堂大人不是好惹的。”话到舌头,正欲爆发,这个官场的老世故,来个180°的急转弯,随口咽了下去。谢老亦有所察觉,吾的本意是寓教于戏,戏弄太守一下,给太守脸面上过的去,也显得我的高姿态,即下笔写个‘子’字,停笔。在座众人见这‘子’子,一下子朦了,太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暗思:“还好,还好,刚才几欲爆出的发火之言好在咽回肚里,否则,不好收场。”看老先生继续下笔,一口气呵成《七绝》四句:
   
    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子新丧未半年;
    山川草木皆含泪,太守西湖荡画船。
                              谢铎

    谢老题罢诗,落款后,即轻松地亮出老皇御笔赐的“龙凤宝扇”,搁在笔架上,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直刺人双目。此扇犹如圣旨,太守见扇,忙不迭地领众人扑通跪地叩头如捣蒜:“下官有罪,有罪,求祭酒大人恕罪,恕罪。”谢老闭目养神,旁若无人。
    谢老见太守等跪地久了,又想太守还是个通情达理眼上识人的,又不曾怠慢于我,罚个长跪够了。即收合宝扇,挥手叫他们起立平身,教太守落座。太守谦让:“祭酒大人在上,哪有下官的座位?”谢老:“此地不是公堂,但坐不妨。”太守就很拘束地落了座。
    谢老吩咐太守:“误了艄公老半天时间,给些赏钱,教他回去吧!”
    太守:“是,是。”遂命家僮给艄公丰厚的赏钱,教他去了。
    艄公接过丰厚的赏钱,咧着嘴笑,千恩万谢拜辞祭酒大人。此后,他逢人就夸口说:“谢祭酒大人趁过我的竹筏,坐在这张竹椅上。”一人传十,十人传百,艄公的竹筏,日渐生意兴隆。
    当日谢老辞别画船,搭着太守的项背说:“时刻记心百姓,上报皇恩下恤民情。祝君仕途鹏程万里。”
    太守等一行人,唯唯恭听,拱手拜祝老大人福寿延绵。

更正
    本会刊2009年4月20日2期(总84期)第8版“《黄岩喻氏宗谱》重修成功”一文中最后一行有关“最后王提出劳务巨额报酬,喻氏付给劳务费”之语,因编辑部审稿不严,刊登了与学术文章无关的不妥之语,特向王观岳先生致歉。并声明此语删除。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