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史学会刊>>正文内容

2009年12月15日第8期史学会刊总第九十期

主办:黄岩历史学会
编委会:王恒正 牟雷欧 池太宁  王仁文 张永生 於仙海 任金玉 章云龙
主编:王恒正 执行主编:池太宁 本期责编:於仙海

2008—2009年会总结报告
(征求意见稿)
□ 王恒正

    自2007年3月在区政府16楼会议室召开06年年会至今已有二年了,在上级有关部门和相关领导的关心和指导下,在全体理事团结奋斗积极工作和广大会员的支持下,二年来做了下列工作:
    一、理事团结一致,相互沟通,合作办事,召开理事会十二次。会上大家献计出力无私心,有问题能摆到桌面上解决,使学会步调一致,理事和谐团结。期间,增选了新副秘书长王仁文、理事章云龙等新生力量,吸收了陈建华(黄中副校长)、章从武等三人为会员。
    二、组织人文考察五次:
    07年6月23日考察院桥广化寺、鸡笼山、鉴洋湖、落海庙等胜景古迹,随后以院桥的人文历史为主题,进行了热烈探讨,参加人员从不同角度和不同层面提出个人的真知灼见。
    07年10月27日受院桥镇委邀请,参加院桥人文历史研讨会。院桥镇何宣委作了详细介绍,王仁文先生主讲院桥历史,讨论中发言热烈。
    07年12月16日,学会30余人考察宁溪牌门杜丞相墓。考察时听取了沈雷同志关于文化工程办公室工作情况及今后工作计划的介绍,池太宁先生则对杜丞相陵园四建四毁的历史情况作了介绍,随后,张文生先生对红十三军在宁溪的活动及其遗址也作了相关介绍。之后,到会会员进行了实地考察。考察过程中,有当地8位老人及村书记、村长等与会员们进行了详细深入的交谈,参加者收益匪浅。
    08年5月25日,学会25人赴茅备考察。研讨会上,乡党委副书记王野首先介绍发言。随后,池太宁先生作了茅畲地灵人杰是一块风水宝地的发言,虞敏行作了《从西塘谈起》的发言,并实地考察当地古民居、古街道和奉祀文天祥、牟大昌的英武庙及明代的水口石塔等古迹。
    08年11月1日学会30余人到北城考察古遗迹,先赴唐门山考察了将军庙,将军岩摩崖石刻和泰不华墓,池太宁先生对元末的历史状况及泰不华身世作了系统介绍,然后转道杜家村拜谒杜丞相,在纪念堂前留影。同时考察北城净土寺,参观火车站建设,听取了工程指挥部领导的介绍,还拜谒“二徐”的墓祠。
    三、出版会刊16期,发表论文三十余篇,内容丰富,成为可提供给政府部门及宣传系统参考的重要资料。会刊上的十多篇文章已被《今日黄岩》、《黄岩通讯》、《台州日报》、商报、晚报所录用。
    回想过去,展望未来,历史学会任重而道远,广大会员还需继续努力发扬敬业奋斗精神,要团结在新一届理事会的周围,力争学会工作更上一层楼。在此祝大家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奋勇抗倭的贤县令高材

□池太宁

    明代最主要的外患是倭寇劫掠我国东南沿海。什么叫“倭寇”?“倭”原是国名,《魏略》:“倭在带方东南大海中,依山岛为国。”带方,地名,今在朝鲜;倭国就是今天的日本。14世纪日本处于南北朝时期,在割据混战中失败的武士流为海盗,以走私抢劫为生,侵扰中国和朝鲜的沿海一带,被称为“倭寇”。到15世纪后期,日本进入战国时代,一些封建主与寺院大地主为扩张自己的势力,竟然收买、支持这些海盗,利用他们来侵扰邻国,于是寇患更盛。16世纪开始,我国国内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投机奸商、地痞流氓、土匪海盗与倭寇互相勾结,大肆劫掠东南沿海,特别是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以后的三四年间,江浙两省军民被杀数十万,以江苏、浙江、福建三省为祸最烈,还波及山东、广东两省。
    嘉靖三十一年四月,倭寇第一次侵扰黄岩,从海门登陆,席卷路桥。五月二十八日,在福建福清的海匪头子邓文俊带领下,2000多名倭寇在海门登陆后直扑黄岩城。当时黄岩只有木栅为城,被来势汹汹的倭寇一攻即破。
    黄岩为什么没有城墙只有木栅呢?明朝初年朱亮祖守台温时不是重筑过黄岩城吗?原来因倭寇猖狂,洪武十七年(1384)二月,朱元璋派信国公汤和巡视海防,以方国珍之侄方明谦为副使,方明谦精通海防事务,他建议沿海各地遍设卫、所,从百姓中四丁抽一以充卫所之卒,用屯田法来解决军饷问题。汤和按方明谦之议施行,于是台州就有了海门卫和松门卫。按制,一个卫统兵5000人,由都指挥使管辖;下辖5000户所,每所1120人;千户所辖十个百户所,每所120人。因此台州当时有健跳、新河、桃渚、楚门、前所等所,就这样形成沿海抗倭守卫系统。因海门指挥使司衙门急于建筑卫城,苦于没有石料,汤和考虑军事急需,下令拆掉朱亮祖筑的黄岩城,将石料运到海门筑卫城。海门卫城高2.5丈,周围5里30步,又从海门到黄岩筑了驿道,沿途设烽火台,以为只要守住海门,即可保黄岩无虞。黄岩只好小城服从大局,没了城墙后以木为栅,筑起木城,聊胜于无。
    无锡人高材,于嘉靖二十九年以举人身份任黄岩县令,他只带两名僮仆来黄岩上任,没有家累,全力从政。一年多来,爱民节俭,自律甚严,常以素菜为食。兴学重教,礼贤下士,视诸生中优秀者,常请入县衙,饮酒论诗文,加以培养。他又嫉恶如仇,抑制权豪,平反冤狱,救济灾民,凡此种种,颇得百姓拥戴。特别传颂的是处理礼部尚书黄绾事件,大快人心。黄绾凭借权势,纵容其儿子、家人,横行不法,鱼肉乡里,高材毫不畏惧地治了他们的罪。黄绾为了霸占池姓稠溪(凉坑堂常乐寺)祖坟的风水宝地,特在东盘山岩石上刻了《摩崖自铭》,两姓打了多年官司,高材将池氏祖坟判还池姓,不久黄绾过世,只得归葬于委羽山黄姓祖坟。此事还流传着高材那警示世人的著名判词:“一片青山一片金,万年人有万年心。鸿沟未必长为限,倏忽浮云变古今。踏遍青山山转峨,问山不语奈山何。若无山下垒垒冢,料得争山人更多。”
    高材在黄岩虽然只有一年多时间,但颇得民心,嘉靖三十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传来倭寇在海门登陆有直扑黄岩之势的消息,高材立即振臂一呼,果断地组织军民防守木城。无奈明朝是文官政治,对武备极不重视,县一级只有知县、县丞,不设县尉,没有主管军事的主官,兵丁只有马丁40名,力役隶兵21名(主要任务是力役而不是打仗),充饷隶兵9名,马步兵卒一共不过70名,还有不是军队的狱卒10名。凭这么一点武装力量,怎能阻挡2000多倭寇?好在城内、城郊有不少义士,为了保卫家乡,纷纷响应号召,自动参加抗倭斗争。不到一日,木城被倭寇攻破,高材只得率领军民巷战,南乡义士杨志、徐察、陈用、赵全、陈龙、叶三、何明秋等广大民众挺刃格斗,誓死捍卫故土,均在巷战中英勇牺牲,当然还有更多没有记下姓名的无名英雄。军民伤亡惨重,寡不敌众,高材只得率部退守西乡乌岩一带,总算保住了西部的安宁。倭寇盘踞黄岩县城7日,粮食财物被抢劫一空,县衙等三分之一房屋被烧毁,被杀被奸的不知其数,实为空前浩劫。倭寇一走,高材立即率众返回,可是只剩下一座空城了。
    高材回城后,立即上奏要求重新修筑城墙,以防倭寇再度入侵。同时吊死抚伤,安定民心,在南乡路口铺(今十里铺)为杨志等7位勇士建立旌勇祠(后以其址为陡门殿),正当全力以赴做好善后工作之时,朝廷却不问青红皂白以失城论罪,革除了他的知县之职,尽管百姓多次上书挽留这位贤县令,但宦官权奸当道,朝政腐败,对民众呼声置之不顾。他却坦然对之,并不因革职而撒手不管,还留在黄岩,与上司派来督造城墙的通判傅倌、新任知县汪汝达一起,尽全力抢时间,于一年之内筑成了周围七里、厚三丈、高三丈的新城墙,城头设有箭垛975个,并开了镇海(东)、应秀(东南)、迎薰(南)、液金(西)、拱辰(北)五座城门,以及东陡门、车浦陡门、南陡门、东浦陡门四座水门,各设木栅,可启闭通航,又在南北二城门上增设炮台,并疏浚护城河,在城南开凿东起南官河西至西江的金带河,使城南一带有了新的护城河,此后,倭寇又曾先后五次侵扰黄岩县境,而城关得以安然无恙,在冷兵器时代,和这座坚固、科学的新城墙不能说没有关系。新城筑成后,高材才放心地离开黄岩。
    据明万历七年的《黄岩县志》记载:高材离开黄岩时,“老稚垂涕(泪),扳辕不能舍”,还建造了“百里瞻依祠”,塑像生祀之。此后黄岩有人如到无锡时,必去拜望他,回来转告大家,以他的健在而感到慰藉。30年之后,他去世的消息传到黄岩,百姓奔走相告,巷哭设奠,还筑起了衣冠冢纪念他。县城被倭寇侵占,实非高材之罪,黄岩人只记得他的德政和奋勇抗倭的功绩。在黄岩民众中更传颂着他的孙子晚明东林党领袖高攀龙的事迹:高攀龙为万历进士,官左都御史,因反对权重一时的宦官魏忠贤而被革职,回乡后与顾宪成在无锡东林书院讲学,主张开放言路,实行改良,抨击朝政,反对宦官专权,表达了江南爱国士大夫的呼声,最终惨遭阉党迫害,愤而投水,留下了一部《高子遗书》。黄岩人民认为高攀龙完全秉承了乃祖的正义、刚烈之风,有这样的子孙可以告慰贤明县令的在天之灵了。

院桥王庵岭之名的由来

□王仁文

    院桥“王庵岭”位于东家沨(今东家峰)至潘家岙的小山岭,20世纪70年代前仍是潘家岙、对岙两村群众到院桥集市必经之通道。
    据清乾隆二十八年《黄岩花厅王氏宗谱》载:“南隅王氏宋忠懿王后,自二世祖屏南公为台教谕,始迁黄岩。”又据清光绪十六年《黄岩花厅王氏宗谱》载:“南隅王氏乃闽王王审知之后,至十世孙讳裕者为台郡教谕,相土饶美,遂卜居于黄岩州东禅桥转徙州前岩魁坊而居。”又载有:“甲申岁(明末崇祯十七年1644)予往东家沨扫墓,听人谈王庵杨梅之胜。”据福建《忠懿王氏族谱》载:“开闽王氏来自河南光州固始县,是琅琊王氏一大分支。”《新唐书》卷190载:“王审知有王潮,审邦三兄弟,气度非凡,才华横溢,在固始一带颇富盛名,乡人号称‘王家三龙’。唐僖宗时,黄巢起义爆发,光启元年(885)进入闽南,光启二年(886)丙午岁王潮(846~897)官拜泉州刺史,开闽伟业虽始于王潮,但却成于其弟王审知。”
    王审知(?-925),字信通,是王潮的三弟,状貌雄伟,隆准方口,因常骑白马作战,军中美称为“白马三郎”,因他在统一全闽过程中出力最多,功劳最大,所以王潮在唐昭宗乾宁五年(897)去世时,便舍二弟而立三弟,舍其子而立三弟,命审知继任为威武军节度使,审知初欲让位给二兄审邦,但被二兄拒绝。审知继位后,被唐王朝加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检校太保、封琅琊王。后来,唐王朝灭亡,朱温建立梁朝(后梁),开平三年(909)四月,梁太祖朱温加拜审知为中书令,并册封为闽王,此即“开闽王”的由来。
    当时,中原大地群雄割据称帝,王审知直至后唐同光三年(925)去世,一直尊奉中原王朝正朔,未曾称帝。在审知统治福建的30年间,他自奉俭约、为政以德、与民休息、劝课农桑、轻徭薄赋、修筑道路、访求民隐、兴利除弊、深得民心。因而在五代前期30年间,中原各地战乱频繁,残破不堪,而东海海陬蛮荒之地的福建却一派升平景象。审知还屈尊求贤、广揽人才、四门兴学、兴办教育,不但开启了闽地文明,而且吸引了大批中原名流学者来投,导致当时八闽文学之盛,为五代十国之冠,闽地蛮荒经审知的开发,变成了“海滨邹鲁”。由于审知在开发闽地上的杰出贡献,被尊为“开闽之一”。他去世后,被谥为忠懿。后来其长子延翰建号称天子,正式建立闽国,追谥父审知为昭武孝皇帝,庙号太祖。尽管审知生前未做皇帝,但死后不久却被追奉为五代闽国的开国皇帝。到宋太祖赵匡胤得天下,十分敬仰闽王审知的德政,遂于开宝七年(974)下诏重修忠懿王祠,并御笔亲题“八闽人祖”四字庙额。此后,民众视之如神,审知在东南闽台地区影响极大。
    王审知共有十二子,在后唐同光三年(925)到开运三年(946)间,有子孙五人相继嗣位称王称帝,众多儿子非但没能光大父业,反而为争夺皇位骨肉相残,再加上闽通文四年(938)和永隆六年(944)两次朱文进、连重遇的血腥兵变,以及南唐的灭殷战争,审知的大部分子孙都在内乱外争中被杀掉,剩下的王氏子弟犹如惊弓之鸟,纷纷改名换姓,因而形成后世东南沿海地区“王、游、沈、叶是一家”之说,以避这场劫难:独有十一子殷帝王延政一支后裔幸免于难,开运三年(946)殷帝延政亡国降南唐后,被南唐李景强迫徙族于金陵(今南京)降封为鄱阳王。
    王延政生有三子:继勋、继元、继重;长子继勋有子三:能、勤、俭:王能生二子:守、信,后裔分居宁海车溪;守一,其后派居浙江嘉湖。王俭留居金陵;王勤生一子王远庵(又名王庵),传五代至屏南公王裕为台郡教谕,从鄞县始迁黄岩州东禅桥后转徙州前岩魁坊而居,王裕为黄岩花厅王氏始迁祖,花厅王氏的墓地在院桥东家沨(今东家峰)的后山上,为祀先祖王庵,故名“王庵岭”,现东家峰王氏亦是王庵之后裔。

谢祭酒纸糊炭篰灯

□谢官宇

     冬去春来,倏忽已近佳节。
    黄岩县告示:元宵佳节已近,本县将举行庆元宵闹花灯活动。为时三天:正月十四--十六。凡我县城临街商铺及住户,挂灯结采。大井头搭鳌山,以示县城气派。下属乡镇酌情庆祝。大明天顺年月日。
    告示贴出后,各铺各户随即行动,一时,争相比好、比阔、比气派、比排场。大井头的鳌山,聘有精湛技艺的纸扎工精扎:“鲤鱼跳龙门”“七仙女下凡”“八仙过海”、“福禄寿三星高照”……。各地的江湖艺人也纷至沓来,云集黄城。
    正月十四夜,江湖艺人大显身手,有卖梨膏糖的,身背一袋梨膏糖,站在一张凳子上,口里唿哨几声,两手一拍:“各位观众,你们要看戏的,请到‘剧(直)团’去,不看戏的听我这个‘横团’讲笑话。”台下一阵哄笑:“不看直团看横团。”“吃我梨膏糖,买一块送一块,交交朋友。出外靠朋友,朋友千个也不多。今晚上的开场白是岳飞大战关公。”听的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讲的人,讲得津津乐道。最后是一袋梨膏糖,抢购一空。
    各地赶来凑热闹的有徽腔、乱弹,有绍兴“高调”,嵊县“越剧”,安徽“黄梅戏”、“凤阳花鼓”。本县鼓屿的“两刀半”,沙埠的“高跷”、“抬阁”,下浦郑的“莲花落”,还有滚龙、舞狮等等,人们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
    正月十五上午,有人举报:苍头街,有一家卖木炭的小铺子,没有挂灯。知县即派两个捕快查看,果见店铺门口无红灯,店里冷清清地,只一个卖炭老倌,面上、手上污黑黑的。捕快劈头盖脑就问:“人家都挂灯,独你一家怎么不挂?”
    卖炭翁:“人家都挂了,够热闹了,差我的一盏、两盏吗?连日来木炭生意轻淡,又加妻子病在床,我正在愁无米下锅呢!请你俩位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捕快:“衙门搞喜庆你竟敢不睬,都像你一样不挂灯结彩,像什么闹元宵。”遂不由分说,拳打脚踢,打得卖炭翁鼻青脸肿。他俩吩咐:“如下午不挂上灯,带县衙门挨板子。”说着,扬长而去,卖炭翁伤心地大哭,正好谢铎在街上漫步,顺便看灯,听炭铺里传出令人伤悲的哭声,循声入内,见一个约摸60出头的人在哭,他动情地问:“你怎么哭啦?哭得如此伤心。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也许我能帮上忙。”
    卖炭翁抬头,睁开泪眼,见是一位穿长衫的慈祥老人,哭得更伤心地说:“妻病在床无药医,生意清淡,无米下锅正发愁。挂不上红灯,又被捕快打得两眼如桃,手臂脚腿红肿,全身都痛。还说下午不挂上灯,要被捉去吃大板。老先生,定是个活菩萨,帮我消灾解难吧!老先生可怜可怜我,救救我吧!”
    谢老一瞅屋内,心中有了个底,开口说:“我虽不是个活菩萨,好在我是个纸扎上手,能帮人消灾,解难。你屋里不是有现成空炭篰吗?当灯笼壳,两只就够了,糊上红纸,拖下灯须(稻草绳),不是一对你家独有而奇特的大红灯吗?既交得了差,又打出你卖木炭的广告,岂非一举三得,给人耳目一新吗?你无钱买红纸,喏喏喏,我给你几文钱,你去买两张红纸,半碗小麦粉和两支红烛来。”
    不一会,一对大红灯笼糊好了,谢老叫卖炭翁借来笔墨砚,在两红灯上题上对联。
    上联:纸糊炭篰,那知我苦?何人取笑,你娘脚肚。
    下联:元宵佳节,拳打脚踢。谁欺我婿,一两一记。
    --国子监祭酒谢铎
    谢老题诗后,笑着对卖炭翁说:如衙役打你,你就数数,记着。打得痛了,就喊:“老外公快来救救我啊。”
    谢老欣然走出炭铺,消失在人流中。卖炭翁将这对大红灯挂在门前,越看越不是滋味,越看越不对劲。灯上写的什么不识一字。好在挂上灯至少也好回话了。卖炭翁细思量:如衙役打我,教我数着记数,打疼了,喊老外公。这个纸扎工,究竟有何来头。
    下午,捕快又来了。远处一看,炭铺廊下已挂上红灯,暗暗自喜,还算听话的。走近细看,见灯上有联对还写有“你娘脚肚”等字样。挂这不三不四的炭箭灯,捕快火冒三丈,一把扯下一只红灯,一边抓住卖炭翁,去见知县大人。知县升堂,惊堂木一拍:“带上刁民。”卖炭翁跪地喊道:“冤枉啊,冤枉!大人叫我挂灯,有钱人挂好灯,我无钱只好挂无本钿的炭篰灯,还有幸遇上一个扎灯的老师傅扎的。”
    知县:“老师傅姓啥名谁?哪里人?从实招来。你竟敢戏弄本县,有意与人合谋做这种怪里怪气、题联辱骂本县的灯。来啊!给刁民打30大木板,看看本县的厉害。”
    衙役打板子,卖炭翁报记数:“一、二、三……二十,廿一、廿二。”打得痛了忙喊:“老外公,快来救救我啊!”
    知县:“你报记数,想跟本县算什么账啊!”
    卖炭翁:“打一记,付银子一两。”
    知县:“谁说的?”
    卖炭翁:“扎灯老说的。”
    知县:“谁说的?”
    卖炭翁:“扎灯老说的。”
    知县:“我当知县十数年,给刁民罚打板子不知其数,只听喊冤枉的,喊痛的,从未听过打板子报记数的人,看来其中必有什么蹊跷。”暗想:“红灯题联,有其上联,必有其下联。”遂叫一捕快速取另一盏灯来。不一会捕快将灯拿到呈上,知县扫了扫上下联对及落款: “纸糊炭篰,那知我苦?何人取笑,你娘脚肚。元宵灯节,拳打脚踢。谁欺我婿,一两一记。——国子监祭酒谢铎”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这事闹大,吃罪不起啊!遂叫师爷商议出谋应急。师爷:“还好,还好,价钿,一两银子一记,打了22记,给他22两银子,买些桂元、荔枝、红糖、老酒、猪肉,滋补身子。赔些话,差人护送他回家,不就好了?重新挂上老先生头(当今皇上的先生)亲笔题的对联,这是难得的一对灯,为本县今年灯节增光添彩的,真是别具一格!”
    知县:“银子谁出?难道要我掏腰包?”
    师爷劝慰说:“事到此,只好赔银子,破财获福么!老倌在他外公面前美言几句,说不定我的父母官你呀!会提职高升呢!”知县只好自叹晦气,照师爷说的做了。
    卖炭翁在捕快的护送下,穿街过巷,满面红光地回家去。一路上只听众人议论纷纷:“卖炭翁官司打赢了。”“老外公是代皇三天的谢祭酒呢!”“人家见官挨打是受苦,他的挨打,县官赔银,一两一记。”“还有很多补品呢!这一下老炭头可‘吃饱’了”。
    卖炭翁一回家,见自家廊下很多人在迎候他,好似战场上得胜归来的将军。廊下,不知何已起挂满名灯,好灯。还有送米的、送面的、送柴的好心人……。
    卖炭翁则把赔来的银子拿出一部分将门面装修一新,挂上红招牌:“炭篰灯木炭行。这一来,谁还不与谢祭酒女婿经营交往,他从此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素来被人瞧不起的卖炭翁,一夜之间成为神话传奇式的人物了。因此,“有运遇上谢祭酒。”这句话,也在民间流传了五百多。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