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概况>>正文内容

黄岩人文历史纵述


三、缓 慢 的 进 程

    历史的发展常常有曲折和反复,南宋终于灭亡进入了元朝,黄岩却从此一落千丈,光人口就减了2万户。这是元统治者对杜范、杜浒、牟大昌等抗元英雄的疯狂报复而实施大屠杀的结果,几乎是四个人中少了一个啊!加上民族压迫和由于游牧生活的习惯不重视农业生产,黄岩漫长的历史在曲折前进。
    但由于原来经济基础好,元朝巩固后也注意发展农业生产,黄岩只休养生息了24年之后,户口就达5万,于是升格为下等州,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元气。然而元朝虽有不少创举却是个各种矛盾尖锐复杂的时代,统治者又不善于缓解民族矛盾反而人分四等,唯我独尊,终于迫使百姓揭竿而起。“官逼民反”,卖私盐出身的方国珍揭开了元末农民起义的序幕,以至据有台、温、庆元(宁波)三府,还建立了庞大的外海船队进行国际交往,但他不热衷于称王称霸逐鹿中原,而是抱定“守望东南”、“保境安民”的宗旨,使我们这里免受战乱之苦。一个农民起义的领袖能招贤纳士、兴儒学、修水利、严刑法,使民安居乐业,其远见卓识至少在元末群雄之上。老百姓并不以成败论英雄,只知道利民者好,害民者坏,这很原始、很朴实、很本质的是非标准告诉我们:方国珍是起义英雄,是黄岩的骄傲!
    令人料想不到的是朱明皇朝建立后,为了巩固政权,黄岩人却饱受离乡背井、颠沛流离之苦。洪武四年(1371)方国珍旧部及船户10多万人被收编,转入各地卫军,又把与方氏有牵连的10万人迁入安徽凤阳去填朱元璋的老家。永乐初,再徙浙江2万户实北京,去填燕王朱棣的发祥地,黄岩人又一次在劫难逃。其直接结果是到永乐九年(1411),黄岩只剩下34862户,比元朝时还少2万户。被迫迁徙的百姓心系故乡,只得扮成讨饭人打着“凤阳花鼓”千里迢迢回来探亲访友,此中真有道不尽的辛酸。
    小农经济时代劳动力是决定因素,劳动力大量流失,农业生产还上得去吗?在这种情况下,经济上可以说没有多少发展。
    还是因为黄岩在唐、宋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环境稍一宽松即能恢复元气,永乐以后又发展繁荣起来。朝廷为了“便于管理”,在明成化五年(1469)将黄岩分成两县,把太平、繁昌、方岩三乡的7249户,29581人析为太平县。然而太平日子过不了多久,又遭倭寇的烧杀劫掠,从嘉靖三十一年(1552)到三十九年,近十年中经受多次毁灭性的破坏,直到戚继光进驻海门卫,与知府谭纶等共同努力才荡平倭患。戚继光抗倭在黄岩留下了“点间间亮”、吃肚脐饼等风俗,还有许多故事传说,表达了黄岩人民深情的怀念。
    明朝的黄岩多灾多难,从朱元璋到朱棣对方国珍都耿耿于怀,非连根拔除不可。中间还夹着个建文皇帝事件,兵部右侍郎徐宗实等一批黄岩人受株连,被朱棣追杀殆尽。加上倭患,一波稍平一波又起,百姓岂有宁日!不过明朝倒出了一些方孝儒式的硬骨头,《明史》上都曾大书一笔的。徐宗实、王叔英、冯  是建文皇帝的殉葬品;徐新、李匡、王弼、何赞、王火广、符验、卢明陬、吴执御等,大多是为民请命、直言抗上、与奸臣阉宦势不两立的诤臣;曾铣是雄才大略的“三边总制”,惜乎死于严嵩之手;王居敬、柯夏卿则为南明奋不顾身,终于“遗民泪尽胡尘里”,还誓不事清。明朝知识分子都从正统科举而入仕途,饱受儒家传统教育,大多能做到民重君轻,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可敬可佩。
    文人中亦有佼佼者,陶宗仪是开国学先河、著作等身的大文史学家,中国文化长河中的一流人物;黄氏一家三代进士,黄绾对“程朱理学”和 “阳明学说”的批判颇具进步意义,是中国哲学史上的重要篇章。元、明两代一县之中出了两位顶级人物,还不值得我们骄傲吗?
    明朝的覆灭与其说亡于满清还不如说亡于自身的腐败,皇帝昏庸、宦官专权、忠奸颠倒、人民涂炭,即使忠臣义士辈出又怎能使历史逆转?鲁王朱以海、张煌言、郑成功等企图挽狂澜于既倒,黄岩人民亦为明末抗清出人出粮,作出很大的牺牲,却引来清初以“海禁”为代表的残酷镇压。“片板不许下水,粒货不许越疆”,沿海30里居民一律内迁的“迁海”令,严重破坏了我们的渔业、盐业生产,沿海居民又一次遭难。
    “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清初的“剃发令”激化了民族矛盾,激起人民的反抗情绪。黄岩以诸生陈君鉴为首的“白头军”,“白头数万,结营于耙齿岩”,打出了抗清大旗。顺治十八年(1661)的台州“白榜银”事件,诸生被诬为造反,绞死2人,刑毙4人,途中死1人,流放辽阳尚阳堡等地61人,而且“妻子同流”祸及全家。其中黄岩有9人被流放,只有蔡础一人于12年以后生还。知识分子往往先知先觉,而且号召力大,统治者总是借故拿知识分子开刀。对知识分子的迫害是黄岩进士“绝榜七十年”的主要原因之一,清朝的进士大部分出在光绪以后,而且总数只有18人,还不到明朝的三分之一。文人遭遇之惨,莫过于此!
    清初还有“三藩之乱”,波及黄岩的是耿精忠部下曾养性,曾在委羽山扎营与清军大战,康熙十四年(1675)清将收复黄岩后,准备屠城,幸得汉人巡道杨应魁“泣谏”,黄岩百姓才得幸免于难。前期战乱稍平,从嘉庆开始海盗又不断骚扰沿海一带。因为海盗船头尖,速度快,船壳漆成绿色,从此台州人把土匪都叫做“绿壳”。海盗烧杀抢掠,危害极大,百姓谈虎色变。
    不久,帝国主义入侵,“鸦片战争”中黄岩有张玉衡、王万龙等七位英雄在1841年定海、镇海保卫战中壮烈牺牲,而鸦片的流毒却使“黄岩一县,城乡吸烟,杲杲日出,阒无其人,月白灯红,乃成鬼市”。⑩为害之大,使人怵目惊心。
    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军入台,侍王李世贤率军第二次打下黄城。驻黄太平军至次年六月才退,战火中烧了不少寺庙以及萃华书院、浮桥等,这就是所谓“长毛乱”。同时岐田寨农民起义,时起时伏,坚持7年后终被诱杀,人称千古奇冤。其间还发生了十八党“打盐厫”之事。同治十年(1871)后,基督教、天主教相继传入黄岩。光绪二十五年(1899)应万德首举反帝义旗,最终被台州知府枪毙在椒江口超武号兵船上。
    康雍乾三代,还有几个好县官,如刘世宁兴修水利,路邵建萃华书院等。此后连年战乱,黄岩也陷入半殖民地阴影下而不得安宁,直至同治七年(1868)后,知县孙憙疏河办学,文教才有点起色,科举之风复盛,终于出了个榜眼喻长霖。晚清时期在学术上有贡献的如李诚的《万山纲目》、王彦威、王亮叔侄的《清季外交史料》,以及王咏霓、杨晨、王舟瑶,特别是著名方志学家王棻的著作,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纵观元、明、清三代,各种各样的政治事件连绵不断,而战火亦连绵不断,生产破坏,经济停滞,民不聊生,然而从方国珍到应万德,黄岩人民不屈的反抗烽火也始终没有熄灭,而文化上,却始终有一些杰出的知识分子,在顽强地创造着光辉的业绩,“小邹鲁”遗风展示着不衰的文脉。这600多年,黄岩在缓慢地波浪式地前进着。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