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蜜橘板块>> 植橘史论>> 历史产地>>正文内容

黄岩柑橘的民间研究与研究所发展

黄岩柑橘的民间研究与研究所发展

 

王沛霖

 

黄岩是驰名中外的蜜橘之乡,有着悠久的柑橘栽培历史。作为一名曾经和柑橘打了几十年交道的农业科技工作者,从史料和自己的亲身实践中了解到柑橘生产的兴衰、主要栽培技术的改正以及经营管理的创新过程。本文记述的是黄岩柑橘从民间研究到创办研究所的发展过程,也就是技术从草根走向白领的过程。

机敏的黄岩人  培管柑橘有种种的技术创新

早在公元前9世纪的《尚书·禹贡》中,有着“淮海惟扬州……厥包橘柚锡贡”的记载。根据我国已故园艺界奠基人、浙江黄岩柑橘研究所第一任领导人、浙江农业大学吴耕民教授的悉心考证:这锡()贡的柑橘,是浙南的温、台一带生产的。因当时扬州的地域很广,台州和温州都属扬州管辖……温、台一带,那里夏无酷热,冬不严寒……是得天独厚的(蜜橘)生产适地。因此吴教授推考出:黄岩柑橘已有2300多年的栽培历史。

在这漫长的历史中,黄岩柑橘不仅面积扩大,而且产量也不断增加。据建国初(1949)的数字,黄岩柑橘面积就已达22000亩,产量达13694 吨。这样的面积和产量都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同时黄岩柑橘的品种(品系)也从开始只有一个乳橘,逐渐发展形成早橘、朱红、本地早、槾橘等多个品种。据上世纪80年代末的调查了解,黄岩柑橘的品种(品系)已达180多个。这样的一个多品种产地,何啻中国,就是世界各国,也惟恐难觅。当然,柑橘的面积、产量和品种,再加上柑橘可观的经济效益,是黄岩能够发展柑橘产业的几个主要因素。

    但是,这几个主要因素的发展都离不开柑橘栽培管理等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发展。在生产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机敏的黄岩人不畏艰难,善于思考,勤于钻研,实现了很多技术上的创新。国内外柑橘产地的人们纷纷称赞黄岩人的创新精神。同时这些创新成果也很快被他们所学,推动了总体柑橘生产的技术进步。如:

水田筑墩种橘:黄岩柑橘的始祖地断江,为永宁江(亦称“澄江”)冲积的粉沙质涂地,排水条件好,适宜种植柑橘。之后柑橘首先传至江田。江田也位于永宁江岸边,只不过有石大人山冲刷下来的山泥,所以是带有黏性的壤土。可是这两处,包括以后沿着永宁江逐渐向东扩展的2万多亩,都是由地下水位较高的平地水田改种的。农民为了能够改水田为橘地,就采取筑高墩栽植橘苗。开始几年,还能在墩边插栽水稻。以后逐年挑土扩地,成为深沟高畦的橘园地。这种栽植柑橘的方法,令世人惊疑。以后,这种水田筑墩改种柑橘的技术,不仅被国内闽、粵、赣、湘等省的一些地方仿效,还传至东南亚与太平洋地区的一些国家。

钩头橙砧斥卤:如果从生物进化和生产发展等多方面的眼光去观察,嫁接的橘苗要比种子播种的实生苗进了一大步。可是,黄岩永宁江沿边受海潮的卤水影响,江边橘园不仅地下水位高,而且常有斥卤现象。因此,若用枳壳(黄岩人叫“花橙”)或酸橙(黄岩的“小红橙”)为砧木,嫁接后的树体常出现树势衰弱与黄化症状,影响结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橘农经过连年累月的观察,终于发掘了“钩头橙”。因它根系发达,能够抗水抗卤。用它为砧木,嫁接成的树体,生长旺盛,就能避免树体黄化,从而能获得丰产的结果。这种“钩头橙”是黄岩特有的砧木品种,其它地方难觅。因此,怎不令中外人士称羡?

人工钩杀干虫:为害柑橘枝干的害虫有桩虫(天牛的幼虫)、溜皮虫(吉丁虫的幼虫)、里皮虫(爆皮虫的幼虫)等多种。因为这些幼虫,都是钻入枝干,形成隧道蛀食,从而致使枝枯树死。若用药剂防治枝干隧道内的幼虫确是困难,这让国内各地的橘农感到很无奈。因此,在这些干虫为害猖獗的地方,橘树大片枯死现象比比皆是。但是,黄岩的有些橘农就是会动脑筋,创造了人工钩杀干虫的方法。如制成有钩的钢丝,从桩虫的新鲜排粪孔插入,转几下,就能钩出一条活生生的白嫩桩虫来。另外,根据溜皮虫、里皮虫蛀食的角度与位置,插入快刀,刺杀害虫。在黄岩的这些捉虫手,能够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这种捉虫法,虽然看起来很“土”,但是它不用农药,并需要掌握高超的技艺。因此,让国内外众多的果树学者和各地的果农看后,无不赞叹。

机敏的黄岩人,为保证柑橘生产的发展,促进柑橘产量的提高,在柑橘技术上的创新,其实例是不胜枚举的。在这里,再举一个关于黄岩橘农防治恶性叶虫的例子。为害柑橘嫩叶的恶性叶虫(群众称幼虫为“黄懒虫”),因其幼虫身上涂满黏液,所以喷药较难杀死。有一年,有果农将园边的麦茬(黄岩人叫“麦株桩”)拔起架在枝桠上晾干作柴火用。此时正值恶性叶虫的老熟幼虫入土化蛹,许多幼虫误将麦茬作为隐蔽物钻了进去。此后,果农就收拾这些麦茬去烧毁灭虫。于是,将麦茬架在枝干上,就成了防治恶性叶虫的一种方法。这种方法看似可笑,但却十分实用。对此,外地有专家曾风趣地说:“‘黄岩人头发空心多脑筋’,其实是害虫自投罗网丧了命!”

“实践出真知”。机敏的黄岩人在柑橘的种植实践中创造了许多的新技术新方法,虽然有些技术还需进行深入研究,才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和提高,但是黄岩柑橘的民间研究已成为了一种趋势,这些技术创新也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橘业研究会  黄岩民间研究柑橘技术的先驱

黄岩橘业研究会,应该是黄岩民间有组织研究柑橘技术的先驱。可是,该会于何年成立?有哪些会员?有哪些具体的研究内容?实无资料可查证。不过各方面的旁证资料,则是较多。如:

道光年间(1821-1850),黄岩的橘果开始远销。有黄岩人施彬《摘橘诗》云:

平皋晚稻罄登场,小雪村边摘橘忙;

釆得骊珠新出颔,携来腥血灿盈筐。

仙踪不复留棋叟,客座从凭堕陆郎;

竞赛园婆烧短纸,姑苏卖价视多昂。

从诗中不仅可以知道柑橘的品种、采摘季节、果实色泽,而且还可以知道橘果已经远销,并因外海航运事业的兴起,开拓了橘果销售的广阔市场。所以,种橘的人经济收入较好。“农家有地一、二亩,恒植橘若干,以资收入。”这是许植方于1929年出版的《浙江黄岩橘之研究》一书中的记载,就足以佐证。同时该书还记载了那个时期:“橘类害虫,其中以蚜虫、介壳虫、赤蜘蛛等为害最甚。病害则有煤病、疮痂病、树胶病等及其它蘚苔类之寄生。旧法驱除,全用人工……因病虫害传播甚广,间用药品除,亦不能见效。”由此可见,当时橘农有迫切寻求防治病虫害良方的愿望。在这种背景下,民间研究的思想也逐渐被激发。

再是许植方在《浙江黄岩橘之研究》一书的篇末说:“本篇蒙黄岩橘业研究会会长林让士先生之助……”这证明“橘业研究会”必定在1929年之前成立,有可能是民国初年,也或是清末年间,具体时间已无法考证。             

“橘业研究会”还是我国成立最早的民间柑橘技术研究组织。该组织在柑橘技术研究方面曾作出了积极贡献。如第一任会长林让士,毕业于甲种农校,上世纪30年代任职于黄岩园艺改良场农技士;新中国建立后,仍在黄岩柑橘试验场(黄岩柑橘研究所于新中国成立后的单位名称)短期工作过。他不仅自家经营的橘园,树冠圆匀,枝梢健壮,叶片完整,叶色黝绿;且在负责橘业研究会期间,为黄岩柑橘生产技术的提高,作出了一些研究:

其一,关于黄岩宜橘的土壤和气候的研究。

其二,黄岩五大品种(早橘、槾橘、本地早、朱红、乳橘)的研究,并涉及温州蜜柑、金橘、新会橙、柚子等。

其三,总结了这一时期黄岩柑橘栽培技术,如:嫁接法、筑橘墩、栽植苗木的时期、树体保护、整枝、施肥、橘果的釆摘与贮藏等。

其四,研究黄岩柑橘病虫(介壳虫、赤蜘蛛、煤病、疮痂病、树胶病)及其防治。

其五,介绍国外柑橘生产技术。如日本广岛国立农事试验场用大豆粕、菜子油粕、棉实油粕、蚕蛹、硫酸铵施于温州蜜柑的施肥方法。

其六,用现代化学方法分析国内外柑橘所含的糖量与酸度。

其七,林让士曾进行黄岩柑橘史的研究后说:“黄岩之产橘,当在千年以前;而知名于世,亦不在千年以下。”

此外,橘业研究会的其他成员也积极参与柑橘研究。如:

林宗岳,林让士的胞弟。农技肄业,曾任园艺改良场的技士,在品种(品系)改良方面做出了成绩。他根据植物无性变异的原理,将早橘品种经过选育,获得了单肩早橘、光皮早橘、高型早橘、有刺高型早橘等多个品系,提高早橘品种的优质性状,为日后使其成为黄岩柑橘面积发展最快最多的品种打下了基础。上世纪50年代,早橘占全县柑橘总面积的53 .81% ,是外贸出口的主要品种,并换回大量的钢材,黄岩由此被国人称之为“绿色钢都”。

林启人,专程到广东潮、汕和福建漳州引进柚的良种。朱有阶,毕业于农校园艺系,曾任园艺改良场技士,引进华盛顿脐橙。还有吴森法(家住南门)引进蕉柑;王仁圃(家住永宁街)引进夏橙;方梦时(家住黄堰)也引进华盛顿脐橙等。他们引进的这些品种,虽然在黄岩得不到大面积的发展,但是,他们都为了能够改良黄岩的柑橘品种,提高柑橘果实品位,改进柑橘栽培技术而沤心沥血。

双江学舍  官办的果树害虫防治研究室

在橘业研究会之后,还有许多果树界的学者,他们钦佩黄岩橘农的创新精神和黄岩橘业研究会忘我无私、为民服务的精神。同时,他们也深深地理解黄岩橘农因橘树遭多种病虫的侵害而急切寻求防治技术的心情。这些专家、学者们纷纷著文为橘农们呼吁。因此,除许植方的《浙江黄岩橘之研究》外,还有卢炘在《橘业》中也反映:“乡人迷信,把枝枯病叫做‘鬼搦病’,铜病是‘鬼祟’。于是开展了请道士做保安和请‘猪八戒’来除虫等迷信活动,还是防治无果。”又有《日休堂丛书》载:“有一年虫害甚凶,非惟结果者落枝,且渐枯。其虫甚小,似虱类,俗谓白蚰,用药水喷射,无效;转商于日本,无善法。”又述:“这种白蚰,学名叫‘吹绵介壳虫’,俗称‘棉花籽蚰’。

终于在群众和一些专家、学者的呼吁之后,于1931年,省建设厅派昆虫局果树害虫研究室的任明道来黄岩帮助橘农们治虫。任明道到黄岩后,试用药剂喷射及熏蒸等方法防治。其中以松碱合剂(以松脂一公斤,洋碱二公斤,水二十公斤熬煎而成)的杀虫效果最好。

次年,应黄岩民众的多次要求。省建设厅同意将原设在永嘉的果树害虫研究室迁到黄岩,设在大南门的“双江学舍”。

这“双江学舍”,原是郑敬复为纪念好友刘子唐而建筑的。因刘子唐的家乡有长江和嘉陵江,故称“双江学舍”。又因这屋空着,正适于果树害虫研究室派上用场。

此后,黄岩橘区开始用现代科学技术措施防治病虫害。研究室主任任明道等广泛地开展了柑橘病虫害发生情况的调查,观察和记载了许多病虫害的发生规律,并开展了防治措施的各项研究,取得的防治效果十分显著。此外,任明道还开展生物防治。他从平阳县釆得吹绵介壳虫的天敌大红瓢虫,携回黄岩以人工饲养,然后再散放出大红瓢虫。这种利用天敌以虫治虫的方法,控制吹绵介壳虫发生的效果更好。

“双江学舍”作为一处官办的果树害虫防治研究室,其所取得的成绩,也为黄岩今后能够建立柑橘研究所奠定了基础。

园艺改良场  建立后几经易名成为研究所

前面说过,由于黄岩橘农急切需要防治柑橘病虫害的技术,加上专家学者的共同呼吁,黄岩县政府才向上级请求支持。浙江省园艺改良场也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据《临湖章氏宗谱》中尚存1913年建设科章伯英起草的《柑橘改良场应由省设置案》的呈文云:“柑橘为果中珍品,年来输自日本及美国者充塞市场,聊堪抵制者除广橘外,只有黄岩早橘一种……土著人民,近以橘价昂贵,只知扩充栽种,对于品种选择培植改良,向不讲求……而病虫寄生于果品者,斑驳累累。长此以往,不但出口难期抵制,而内地销售定形碍滞。前经拟具办法,建议浙江省农矿处设置省立柑橘改良场以资改善……”

直至1936年才获准省办园艺改良场。这年8月,中国果品检验所在黄岩设立分所。所址租赁城关大梅梨巷刘忠和宅,所长周士礼。省批准黄岩建场后,省建设厅委托周士礼代为筹建园艺改良场,开始合署在大梅梨巷刘宅办公。次年3月,周士礼离职,谢成珂代所长。省厅于4月调任省农业推广委员会主任吴耕民为场长,正式建立“浙江省园艺改良场”。就此吴耕民成为了黄岩柑橘研究所的奠基人、第一任领导。并将果品检验分所归并于园艺改良场。当时有人员20余人。其中,场长1人,技师2人,助理1人,总务和会计各1人。园艺改良场还在北门浮桥头外承租田地80.88亩,塘1.15亩为试验地。

此后,由于国内外形势和农业生产发展等多方面原因,园艺改良场屡易其名,主要领导多次更替,隶属关系反复变换等。如:

19385月,浙江省园艺改良场归属于省建设厅农业改进所。谭其猛任场长。11月,抗战开始,吴耕民离去。19405月,改称“黄岩农业推广区”,屠锷任场长。他任期较长,共6年。1941年,又改称第七农业推广区。1946年,屠锷离任。丁耀宗任场长。

19495月,黄岩解放。县政府派陈矾暂时接管。7月,人民解放军“三野”杭州军管会农林部实业处派闵启昌为军代表来黄正式接管,隶属省实业处与县建设科双重领导,并暂名为“浙江省黄岩柑橘场”。19503月,派郭枢任场长改属省农业改进所。1951年,应柑橘场的要求,黄岩县政府同意在王林施、雅林汇、南门、黄堰、东山头等地建立分站,共拨地218亩,使全场除建筑用地外,尚有园地281亩。1952年转属省农林厅特产局,改名为“省农林厅特产局黄岩柑橘场”。19523月,省农林厅在黄岩成立柑橘指导所,派宋连明任场长兼指导所负责人,郭枢为副场长。5月,增派童银根为副场长。1952年冬,县政府拨鱼山坪山地55亩,搞柑橘上山试验栽培,并建立山站。19535月,黄岩县拨孙家汇土地120亩,建立大型的柑橘苗圃。19552月,宋连明离职,童银根任场长。195610月,改称为“浙江省黄岩柑橘试验站”,童银根任站长,郭枢任副站长。1958年,华东农科所研究员陆培文兼任站长。1961125月,根据黄岩县委[61]399号文件精神,改名为“黄岩柑橘研究所”,隶属县委,由特产局主管。1963年下半年,又是省、县双重领导,改名为“浙江省黄岩柑橘研究所”。19663月,在金清腰塘海涂建立“海涂柑橘试验站”。197885,根据省人民政府决定,定名为“浙江省科学院柑橘研究所”,实行省县双重领导,以省为主。郑敏镃任所长。1982年,改为隶属省、地双重领导,但改为由省农业科学院管理,名称恢复为“浙江省黄岩柑橘研究所”。1984年任伊森出任柑橘研究所所长。这年,《浙江柑橘》创刋。198511月,任伊森考察日本。尽管易名多变,但无论如何,这是全国成立最早的柑橘研究所。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