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人物>>正文内容

吴麟法

  吴麟法,又名王阿法,化名林江潮,别号“长途汽车”,黄岩县城关司厅巷人。
  1917年,吴麟法出生于一户贫苦的手工业者家庭里。他8岁起在私塾及民教馆读书,13岁到乐清大荆药店及临海尤溪街布店当学徒。1935年父亲去世,母亲做佣人无法养活一家,他便返回黄岩做手工零活,为家里添补收入。

■办民校建党播种子闹减租挫败恶势力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吴麟法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下,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上半年,他由褚大鹏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城关从事工人、农民运动。1939年至1940年间,党组织派吴麟法去潮济乡梓浦村开展党的工作。到梓浦人地生疏,如何落脚呢?他找到了九一八事变后从上海印刷厂回来在梓浦路廊开自行车行的蔡保恩。经亲戚介绍,他跟随蔡保恩当学徒,化名吴阿美,当地人都叫他“美老师”(即老师傅)。
  吴麟法在梓浦落脚后,就开始了革命活动。他看到和他一起住在路廊内的孤儿吴岩海,生活困苦,为人老实,就与他交上朋友,不断向他宣传革命道理。吴岩海在吴麟法的培养帮助下,很快提高了觉悟,由吴麟法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吴麟法又介绍数人入党,在梓浦建立起党支部。
  接着,吴麟法为把群众团结在党的周围,在梓浦办起夜校。他亲自选编课文,把政治教育寓于文化教育之中。如课文里写着:
  “春耕哦借钱,
  清明哦下种,
  中秋哦割稻,
  收来谷米豆麦,
  缴租交不清楚,
  卖只老牛典当衣裤。
  一年三百六十天,
  天天辛苦天天饿肚。
  今年年景好,
  可恨日本佬,
  到处杀人到处烧,
  还强奸我姐妹欺侮我老小。
  保家乡切莫忘掉,
  ‘二五’减租快做到,
  一面种田一面操枪刀,
  团结一心把日本帝国主义来打倒。”
  他还以“水滴石穿”的道理,教育群众树立斗争的毅力和恒心。如:
  “一点点滴,
  天天滴,
  不断点滴,
  就见痕迹。”
  吴麟法还向群众教唱《义勇军进行曲》《大刀歌》等抗日歌曲和小曲调,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进行宣传。梓浦人民都很喜欢这所学校,读书的人也越来越多,从开始的二三十人,发展到五六十人。
  当时,梓浦农民绝大多数是佃农,他们受地主重租盘剥,生活十分穷苦。吴麟法与党组织同志商量,以国民党颁布的《浙江省佃农二五减租暂行办法》为合法依据,发动群众开展“二五减租”运动。他们争取了拥护减租的保长潘文考充当农会会长,指派党员徐光明担任副会长,并以夜校积极分子为骨干分头串联发动。一天夜间,党员应根寿带着田狗叉,将事先写好的60多张标语,贴在潮济附近四五里内的路廊、交通要道等引人注目的地方。天亮以后,在梓浦村老爷庙内,召开了有150多个佃户参加的减租大会。提出了实行二五减租,改善人民生活的口号,并订出共同遵守的减租协议。
  官岙地主陈明志仗着兄弟是乡长的权势,对抗减租,并备文上告梓浦农民赖租。梓浦村党员、农会骨干10多人齐集县政府内,按照国民党早颁布的减租办法,据理力争,驳斥陈的诬陷。最后,县佃业仲裁委员会不得不判定梓浦农会实行二五减租是合法的。从此,梓浦农会抓住时机扩大宣传,使周围村庄也实行了二五减租。

■传送情报艰难无阻速度赛过长途汽车

  1940年下半年,吴麟法担任中共黄岩县委、台属特委政治交通员。一天傍晚,住在马鞍山双宝珠的县委书记丁炎(丁学渊)接到情报:从天台经新昌、东阳、缙云到省委所在地丽水的地下交通线上的一个联络站被破坏了,眼下敌人在这条线上警戒森严,今后党的交通必须改走经临海、黄岩、乐清、温州到丽水这条路线。当时正在天台的省委书记刘英的秘书、妇委负责人丁魁梅已定于次日一早仍沿原来路线去省委。这样,她很可能要落入敌人设下的陷井。情况十万火急。“怎么办?怎么办?”丁炎焦急地在屋内踱着,反复思索,心急如焚……
  夜幕降临了,吴麟法从乐清芙蓉特委处送信回来。丁炎马上把情况告诉了他。吴麟法觉得保护党的机密和同志的安全是自己的职责,立即向丁炎要求让他连夜把信送到天台丁魁梅处。
  丁炎打量着风尘仆仆的吴麟法说:“你白天已经跑了60多里路了,接着再跑180里路,你又不是长途汽车,怎能日夜行驶呢?”吴麟法坚定地说:“我虽不是长途汽车,但是一个共产党员。为了党的事业,哪怕上刀山、入火海也在所不惜,何况这180里路。”丁炎望着这个浓眉方脸,双目炯炯的青年,便拍着他的肩膀微笑着说:“好!这任务就让你去完成吧。”吴麟法吞了几口干粮,急速往山间小道走去。
  黄岩到临海60里,临海到天台120里,一路上都要翻山越岭。吴麟法凭着对党的一颗忠心和平时练就的一双脚力,跨过了一条又一条的急流险滩,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峻岭。他几次滑倒,忍住疼痛,也顾不得天黑、路险,终于在天蒙蒙亮时,赶到天台滩岭头,及时找到了丁魁梅。这时丁魁梅正在整理行装,准备出发。她接到吴麟法送去的情报后,改从新的路线安全到达省委驻地。
  当吴麟法返回黄岩县委时,同志们都为他的革命精神和顽强毅力赞叹不已,说他是当代的“神行太保”,是“长途汽车”。从此,这“长途汽车”的美号也就叫开了。

■打击奸商漏米资敌 平粜口粮解饥于民

  1940年上半年,黄岩城内冷冷清清,贫苦百姓个个愁眉苦脸,气氛十分凄凉。原来城内奸商杨哲卿、周炳文(“周坤生”粮店老板)等不顾百姓死活,将大米囤积起来,闭门不粜,企图偷运资敌,发国难财。
  当时,吴麟法担任中共城区中心支部宣传委员,他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便向组织作了汇报,决定利用合法条例,发动一场“反漏米资敌”运动。恰在此时,吴麟法接到一份情报:杨哲卿、周炳文用大船装了三四百包大米,从路桥、院桥等地运出,停靠在十里铺石湫桥旁,准备偷运出海。吴麟法立即召集几个积极分子,想出了一条没收资敌大米的计划。
  第二天,几个贫民积极分子在街上滚着几只空油桶,发出轰隆隆的响声。这是预先约好的暗号。贫民们听到油桶响了,纷纷从家里出来。不久街上已聚集了二三十人。吴麟法跳上路边的石墩,挥着手,高声招呼着:“乡亲们,要粮食的跟我来!”群众听说有粮食,便一个个接连不断地跟上他朝十里铺方向奔去。从几十人、几百人增加到上千人。
  群众到了十里铺,开始受到守望班的阻拦。后来他们听了宣传,看到贫民队伍中也有自己亲友,于是由阻拦变为支持。闹粮斗争从上午8时一直坚持到下午4时,船上的大米被贫民就地做饭吃掉和拿走一大半。
  当奸商得知贫民抢了他的粮食,立即报告了黄岩县政府。县长徐用派了县自卫队赶到石湫桥头,端起长枪,手握板机,和贫民、守望班互相对峙。自卫队的一个军官手执短枪,圆睁两眼,气势汹汹地要抓领导闹米的石昌霖和周岳正。吴麟法组织贫民立即把石、周两人围在中间,并高喊着:“米是我们拿的,与他们无关!”这个军官见贫民人多势大,不敢触犯众怒,只得下令退兵回城。
  吴麟法回到城关后,又以群众名义,向县政府递上奸商漏米资敌的控告书。徐用在铁的事实面前,不得不召开商会紧急会议,决定由各米厂、米店老板拿出部份粮食,以平价粜给群众,并由商会筹集资金,买粮煮粥,救济穷困潦倒的街头贫民。这次闹米斗争终于取得胜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