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方言>>正文内容

赵元任与黄岩方言发音合作人毛达性

 
《现代吴语的研究》封面
 
  赵元任是现代吴语研究的奠基人,他的《现代吴语的研究》一书是现代吴语研究的开山之作,是中国人用科学方法研究汉语方言的开创性著作,也是中国语言学走入科学研究阶段的代表性著作。黄岩人毛达性是《现代吴语的研究》一书中黄岩方言的发音合作人。
  赵元任(1892 —1982 ) 汉族,字宣仲,又字宜重,江苏武进人,是中国著名的语言学家、哲学家、作曲家,亦是中国语言科学的创始人,被称为汉语言学之父。1914年与化学家、教育家黄岩人王,竺可桢等创立中国科学社;1925年,清华大学增设“国学研究院”,他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被聘为导师,中国著名语言学家王力、朱德熙、吕叔湘等都是他的学生;他还是中国现代音乐学先驱,《教我如何不想她》是刘半农先生于1920年在伦敦时写的一首白话诗,1926年赵元任先生将此诗谱曲,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青年知识分子中广泛流行。这首诗歌还首创了“她”字。《教我如何不想她》是赵元任先生奠定在中国流行乐坛先驱地位的一首歌。赵元任是中国第一位用科学方法作方言和方音调查的学者。他把调查的材料写成《现代吴语的研究》,这本书出版后,为研究吴语和方言作出极为珍贵的贡献,赵元任也成为中国方言调查的鼻祖。
  赵元任这次吴语方言调查的时间很紧迫。他在调查说明中透露,1927年他与助教杨时逢两人,“从双十节动身起到云南起义节回到学校,一共去了两个半月的工夫。除去在路上的时候,实在工作的时候大概有一个半月。”所以,“有的地方因时间的限制没有来得及到本地去,是在附近的地方找人发音的。”这个时候,黄岩人毛达性刚好在上海功德林当经理。据陈建华、周建灿《赵云韶与上海功德林的因缘》一文介绍:在老上海的素食界,功德林是家喻户晓的老字号。它是当时上海最著名的一家素食馆,以经营各种精美的素菜佳点而驰名中外。“功德林蔬食处”的创办人赵云韶是黄岩头陀南岙人。就这样,毛达性机缘巧合,被赵元任选中充当黄岩方言发音合作人。赵元任“关于吴语方言调查的日记摘要”有确切的时间记录:“Nov.(英语十一月November的简写)3(日)上午找毛达性发台州黄岩的音。下午又发音”“5(日)晚上又找毛达性发音”。虽然,只有一天一个晚上,但对于这次调查已经够多了。因为“问的时间大致从最匆促者只花两个钟头到比较的最详者花三四天。”
  赵元任的这次吴语方言调查成了后来方言调查研究的样板,比如,有音无字的土话、方言的注音问题,他都一一作了解释:词的汉字写法是知道字就写字,不知道字就写音。写音的最要紧的条件是以本地字注本地音。切不可用别处的字音来写本地的词,那么写就全无价值了。用汉字注音的时候假如明知道不是那个字,就在旁边写一个小“音”字,假如一连几个字都是音,就在末了写“皆音”两个字,假如有几个词式(用斜杠隔开的)都是音就写“全皆音”。他自己在《现代吴语的研究》中就是这样做的。
  因这一次赵元任和毛达性的美丽邂逅,黄岩方言有幸与宁波、温州等方言齐名,成为《现代吴语的研究》三十三个方言采集点之一,确立黄岩方言为南部吴语的地位。在此之前,黄岩方言是个身份不明的“流浪儿”,章炳麟有意把温州、台州方言都排斥在吴语之外。
  因赵元任调查工作的科学严谨,记录了毛达性完整的身份资料。“姓名:毛进良(达性);年岁:三十六;职业:功德林经理;住过黄岩二十余年,台州五年,上海十余年;家庭与小学语言环境:本乡。”这份记录确认“毛达性”和“毛进良”为同一个人,这是我们意外的收获。民国章育主编《黄岩县志》(稿)记载:毛达性,宗澄族弟,县粮政科科长,民国二十九年任县救济会委员;在“毛训”词条下记有:“毛进良,毛训子”。如果没有赵元任的记录,我们不能把两条信息串并,认定“毛达性”和“毛进良”为同一个人。毛达性是黄岩溪田上洋毛氏六世孙。其父毛训,字六谦,晚号遣叟,县城毛弄头人,宗澄族叔,光绪间诸生,工铁笔,善篆书,能诗。1929年,由县人集资在桃花潭造了一个亭。亭为撮尖式石柱结构,四石柱四面刻有楹联,由上世纪二十年代末黄岩地方书法名家书写,其中有榜眼、进士、举人、岁贡、教授等,可谓承上启下,集当年书法名家之大成。朝南的一副篆书对联“回包一潭水,安排九子峰”为毛训所写。此时此刻的毛氏家族正蒸蒸日上。
  赵元任在《现代吴语的研究》一书中把一个地方特有的方言土语称为“特别词”。赵元任和毛达性在1927年金秋的那次传奇,成就了他们当时的一段历史性对话。毛达性发音,赵元任记录的黄岩方言特别词,使黄岩方言正式登堂入室进入现代吴语研究的大堂,为我们今后对黄岩方言的研究提供了一份科学依据。
 
 
《现代吴语的研究》书中记录的毛达性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