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人物>>正文内容

戴元谱

    戴元谱,化名戴江魁,黄岩县富山乡半岭堂村人。
    1918年,戴元谱进入当地私塾念书,1923年转宁溪南渠小学就读,1924年考入浙江省立第六中学。
    1929年,戴元谱转为中共党员。2月,成立了中共乌岩区委,戴元谱被指派为区委委员。4月上旬,他受黄岩县委指示,在西乡发动群众举行进城“打盐廒”的武装暴动。他在半岭堂周围发动群众,筹措武器,并与永嘉石陈一支农民武装结成联盟。后来,他在苍基寺亲自主持军事会议,作出了具体的战斗部署。
    不料,4月14日敌我情况突变。戴元谱当机立断,决定提前行动。他下令集结暴动队伍,当日下午向黄岩县城进发。他们一边行军,一边宣传,沿途群众纷纷拿起棍棒刀枪,自动涌入暴动行列,队伍到山头舟时已近万人。
    国民党黄岩县政府见势不妙,采取了缓兵之计:一面调兵遣将,固守城池;一面派陈少白前来讲和。戴元谱识破敌人诡计,劝说石陈农民武装头目潘小麻子不能轻信,命令队伍继续前进。16日中午,暴动队伍“兵临城下”。但因黄岩县政府已有准备,紧闭城门,居高临下对暴动群众疯狂射击。由于群众伤亡很多,无法强攻,戴元谱只好下令撤退。这次武装暴动虽然攻城失败,但迫使黄岩县政府不得不取消官办盐廒。
    打盐廒受挫以后,浙江省反动政府悬赏200元银洋缉拿戴元谱,他不得不隐蔽起来。后来几经转折,他到上海一家裁缝店里落脚,并与戴邦定、林泗斋取得联系。不久,组织上考虑到工作需要,又派他返回原籍工作。
    1929年9月,戴元谱回到黄岩。此时中共黄岩县委已经解体,党组织划为两区,直属台州中心县委领导。戴元谱一回来,便被指派在中心县委负责军事和宣传工作。此后,他时常深入西乡和永嘉境内隐蔽活动。1930年春,他在家乡一带着手组织武装力量,为后来建立游击队打下基础。他还在永嘉平坦一带发展了钱瑞傲、汪德威等5人入党,建立武工小组,并带他们到溪口、金竹溪的保卫团缴枪数支,不久他们发展成为一支红军游击队。至当年3月浙南红军游击总指挥部建立时,戴元谱已与数支红军游击队有了联系。这年春夏之间,西南山区饥荒严重。半山地主、反动军官许楠森,带领6名民夫到半岭堂地主戴元甫家借谷。戴元谱闻讯,带领戴昌营、张忠良等几名党员,在路廊上拦截了即将挑走的6担稻谷,分给半岭堂的贫苦农民。
    1930年4月,中共台州中心县委书记石瑞芳在路桥召开会议,重建了黄岩县委,戴元谱被指定为县委委员。同年7月,浙南特委委员石瑞芳来到黄岩,在戴大夫家召开黄岩县委会议,决定派戴元谱和戴大夫同去西乡,正式组建游击队。
    会后,戴元谱、戴大夫直奔西乡。路经小里桥时,他们听说乌岩街来了保安队,每个路口都有岗哨,对行人进行搜查。戴元谱觉得自己正受通缉,这样过乌岩街会有危险。两人商量以后,租了一顶轿子,戴元谱坐在轿内,戴大夫跟随轿后。到了街口,哨兵盘问,大夫走上前说:“我家少爷病重,刚从城里看病回来。”哨兵听说轿里是位“少爷”,便不再追问。他们闯过这一关后,飞也似地往半岭堂方向去了。
    经过戴元谱和戴大夫的努力,一支30余人的游击队很快在葡萄坑村建立起来,主要由戴元谱负责,隶属于红十三军第一团。
  游击队建立以后,面临给养、武器两大困难。戴元谱带领几名队员将日溪地主孔老启带到驻地,教育他支持红军。孔老启迫于形势,拿出数百银元。戴元谱利用这笔经费,解决了游击队的燃眉之急。接着,他又带领队员筹粮筹枪,在附近的决要、兰田等村组织农民开展武装斗争,游击队很快发展到60多人。鉴于部分队员分散住在自己家里,为了便于集合,戴元谱需要装备一支军号。他听说后岙村有支军号,就派党员陈守宏去借。后岙人不但不借,反而把陈守宏扣在那里。这事,被兵痞流氓出身的便衣侦探王老湾获悉。他假惺惺建议戴元谱到北山翁老七家讲案,想趁此机会活捉戴元谱邀功领赏。9月11日下午,戴元谱带领队员到北山时,王老湾早已偷偷跑到乌岩,将此情况报告给反动豪绅卢希旦并转报县团防游击队。正当戴元谱在翁老七家等待时,戴大夫派人送来情报:红一团李寿庆和戴珊率领五六十人来到了葡萄坑。戴元谱立即返回驻地。当夜,果然团防游击队总队长蒋亨周带“木壳队”及乌岩哨共100余人偷袭北山,结果扑空。蒋亨周利欲熏心,马上又率队扑向葡萄坑村。
  当蒋亨周的队伍到半岭堂时,群众就一次次地抄近路送来情报。戴元谱等对敌情作了分析判断,很快作好战斗方案。然后由他亲自带领几个队员在猪姆坑岭头观察敌人动向。9月12日天刚破晓,见敌人果然爬上山来。戴元谱立即带领队员撤到前门山上,隐蔽射击,由友军李寿庆部坚守驻地,沉着应战。敌人几次向游击队驻地发起冲锋,皆未得逞,反而被打死一个。蒋亨周恼羞成怒,下令点火烧屋。顿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戴元谱见此情景,怒火中烧,恨不得冲上去杀他几个。但他想到自己一动就会影响战斗全局,只得把怒火压抑下去,等待时机,再作反击。没等多久,他见一班敌人又在向阵地运动。他随手拿过潘三妹的套筒,一枪打倒了领头的一个家伙,后续敌人一惊,转身后退。戴元谱随即高喊:“敌人逃了,同志们冲啊!”这时,李寿庆赶紧命司号员吹冲锋号。一时间,几路兵力一齐反击。号声、杀声震动山谷。蒋亨周无心恋战,率部仓皇逃窜。游击队乘胜追击,一直追到10多里远的马鞍山村。
  葡萄坑战斗胜利后,戴元谱通过亲友介绍,主动去永嘉表山会见了红十三军军长胡公冕,要求配合红军主力攻占乌岩,进击黄岩。
  1930年9月21日,胡公冕率领700多人与葡萄坑游击队在宁溪会师。当夜,胡公冕召集第一团团长雷高升、第一团第二大队大队长胡协和及戴元谱等在戴长庆家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次日兵分三路直取乌岩。不料,在进军时一路队伍与敌遭遇,双方交火。乌岩敌人听到枪声,慌忙撤退。红军占领乌岩后,土著友军夏云虎部烧了地主卢希旦的当店。为此,胡军长要把夏云虎按军法处死。戴元谱前去为之说情,说夏是刚收编的土匪,劣性未改,教育他以后改正。在场的雷高升也补充说,夏在这战斗中表现很好,终于使军长免了夏云虎的死刑。
  第二天,黄岩国民党军及浙保五团倾巢出动,红十三军撤回永嘉。当月,戴元谱又被追加200元的赏格在全省通缉。从此,葡萄坑游击队分散隐蔽,戴元谱到上海等地暂避。
  此时,革命形势已处于低潮,白色恐怖遍及浙江。戴元谱面对艰难险阻,革命意志仍坚定不移。1931年8月前后,他又重返永嘉,找到仍带领少数部队坚持斗争的雷高升,在雷部担任连长。后来,由于浙江省保安部队和各县反动武装联合“围剿”,雷部被围困在永嘉边界的小洋坑三四个月。在弹尽粮绝、处境险恶之时,国民党多次派人游说,施展招抚诡计。1932年5月5日,雷高升为权宜之计,率部70余人,伪装接受“招安”,以图东山再起。5月23日,国民党让雷部集中在永嘉岩头东宗,突然向他们开枪捕剿。戴元谱持枪拒捕,跳出墙外,被敌人枪杀在稻田地里,时年23岁。
  1966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批准戴元谱为革命烈士。1978年3月,由黄岩县人民政府拨款,将烈士的遗骸由永嘉岩头“十八坑”内迁葬于宁溪区富山乡的双坑桥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