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人物>>正文内容

辛士良

辛士良(1918-1984)

辛士良,黄岩县平田乡寮前村人。

1918年8月,辛士良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9岁起在家乡读了五年私塾,此后,一直在家种田地、劈竹篾、编制和出卖畚箕等为生,家境贫困。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黄岩县委在茅畲等地发展党员。当时住在茅畲白浦岙亲戚杨秀堂家里的辛士良逐渐接受了党的教育。1938年5月,经杨秀堂和牟维源介绍,他在白浦岙村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辛士良回到寮前家里,编入桐树坑党支部。在党组织领导下,他积极参与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开展抗丁、抗税和“二五”减租等斗争,并承担了桐树坑至宁溪半岭堂、北山一线地下交通等工作。

1941年1月,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了皖南事变,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国民党黄岩县政府加紧进行反共活动,到处破坏中共地下党组织,环境日趋恶化。1943年3月,国民党秀南乡公所将辛士良堂兄抓去,逼其父亲把辛士良找来才放人。他们还将辛士良的岳父、舅公叫至辛士良家达两天之久,逼迫他们叫辛士良来自新。当时辛士良隐藏在亲戚家中,因其妻被诱惑动摇,同意其堂伯去把辛士良骗回家。辛士良回家后,即被迫在事先写好的自新书上按了指模,办了自新手续。当夜10时左右,辛士良找到隐蔽在山上的党支部领导,很悔恨地向在场的党员交代了自新经过,并要求给予宽大,仍承认其为中共党员。党支部严厉地批评他立场不坚定,没有同意他的请求,不准他接近党组织。辛士良即痛哭流涕,万分伤心地离开了党组织。在以后的日子里,辛士良整天沉郁在苦闷与彷徨之中,度日如年。桐树坑党支部通过对辛士良的自新进行全面调查,查明当时国民党妄图使更多的共产党员自新,对首先自新的手续从简,证实辛士良被迫自新经过与本人交代相符,事后,党组织亦未遭损失。于是,党支部把辛士良被迫自新的情况向四明山党组织负责人刘清扬汇报,并得到他同意,介绍辛士良到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工作。

1943年9月,辛士良怀着极其高兴的心情奔赴四明山,重新回到革命队伍,接受党的考验。他一到四明山,就受到后勤部长刘清扬的接见,并分配他到大岚山自卫队当战士。同年11月,在一次战斗中不幸被敌军88团(该团先是和平军,继和共产党合作,后又投靠蒋军)俘去,遭严刑拷打,在关押了五天后被补充到无线电话连担任摇手机的工作。该连有两个电台抄报员是在和共产党合作时由党组织派进去的,他俩了解了辛士良的情况后说会替他想办法。12月,部队出发到芝林去,途中抄报员暗示辛士良说:“这里都是老区。”辛士良当夜逃出,躲在森林里。第二天,找了一个老百姓送他到游击队病员住的地方去联系,并和三个病员一起来到鄞县西武鄞区。辛士良与该区王区长交谈后,留在区中队任战士,不久,就提升为班长。

1944年4月,国民党顽固派再次向浙东抗日根据地“进剿”,形势恶化,上级命令部队分散打游击。辛士良班由中队副严培远率领,白天隐蔽,晚上活动。有一天,大家都睡在上莲和尚堂里,国民党军俞济明部来搜剿。由于是新同志站哨,没有鸣枪,也没报告,自己却躲进森林中去了,结果全队13人全部被俘。两天后,严中队副和一个共产党员被敌杀害,炊事员失踪,其余同志被用刑后,部分保释。辛士良被“坐老虎凳”,审问两次,他只说自己是当兵打鬼子的。两个月后,被押送到国民党军89团,几天后又转押到33师特务连,与谢白波同志关押在一起,由并排睡觉而认识。从交谈中得知他是共产党的同志,向他表示一定要设法逃出,为被害同志报仇。同年8月,辛士良被补充到国民党军33师3团1营1连当伙夫。11月,在由宁波开往缙云,路过天台县平镇时乘夜逃出。因远离根据地,未归队而回家。回家后,仍积极为革命工作,并于1945年12月由陈清波同志介绍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1月在当地参加浙南游击纵队括苍支队,在第一中队任战士、副班长。

解放后,辛士良在浙江省军区警备旅任排长、副连长。1952年6月任玉环县楚门区人武部长。1954年10月任玉环县人武部助理员。1956年4月转业地方,任黄岩县海门区人民法庭庭长。“文革”期间,受到严重冲击,关“牛棚”,下放劳动。1972年4月调黄岩县农资公司工作。1979年1月调海门工商所任党支部书记、所长。1980年12月退休。1982年12月改为离休,享受县处级政治、生活待遇。1985年6月27日,中共台州地委组织部发出台组(1985)24号文件,同意中共椒江市委组织部《关于恢复辛士良同志第一次入党的党籍报告》,决定其党龄从1938年5月算起。1994年12月28日因病在海门去世。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