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人物>>正文内容

朱文劭的风雅

蔡锷与小凤仙。

黄岩历史上,有一位被乡贤尤伯翔先生誉为“黄岩近百年来对地方最有影响之先辈,其道德文章,众所钦仰。”他就是朱文劭。

朱文劭(1880-1956),字劼成,黄岩双桂巷人。他出生在家学渊源颇深的官宦之家,父亲朱谦是光绪年间举人,辛亥革命后任浙江省参议会副议长。故乡清献书院的教育,为其登科提供了一个加速的平台。光绪三十年(1904),他高中进士,获二甲第四名,同科者有沈均儒、谭延闿等后来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名流。他,则成了黄岩历史上科举时代最后一名进士。1904年,他与沈均儒等同赴日本法政大学留学,1907年毕业,成为黄岩历史上第一位大学毕业生。

回国后,他在仕途上长袖善舞。1912年,袁世凯调其为浙江省提法司长;1913年12月又被选为政治会议议员,次年被选为约法会议议员。袁世凯亲颁其任参政院参政令。先生坚守“须顺应世界潮流”的主张,与蔡锷等民主人士多有函电往来。

蔡锷亡故,《代小凤仙挽蔡松坡》“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十年北地胭脂,但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挽联,成为一时名作。因历史烟云阻隔,此联后被学界中的一些人列为“中国文化史500疑案”之一。时有人推测是民国副总统黎元洪的秘书、风流倜傥的殷学璜所作,有人认为其作者是被张之洞誉称洞庭南北“二大家”之一的诗坛巨匠樊增祥,有人说其代笔者是晚清“湘江才子”易顺鼎,也有人说是晚清翰林朱文劭之手笔……莫衷一是。民国时期与朱文劭过从甚密的尤伯翔先生曾在一文中记录:这其实为劼成先生所作。

惜因当事人小凤仙在蔡锷辞世后隐遁,朱先生也亡故,这成为了疑案。但从当时朱先生在京城与蔡将军交往颇多及政治主张相似看,此联为朱先生所作倒不无可能。换个角度看,民国时的京城,文才出众者迭出,先生能被列为众多的推测中之一,也能想见那时先生的笔墨才情与个人影响力。

其实,先生的才情在故乡台州也是公认的。1917年,台州文化界推出“台州五才子”,他们是:黄岩的朱文劭、喻长霖、郑敬福、柯璜,三门的章一山,也有人称黄岩的朱文劭、王维翰、王棻、王咏霓和蔡篪(现路桥)五人为“台州五才子”。民国时期,台州知名诗人、才女屈蕙纕曾评价先生:“才略如君有几人。”

先生的仕途履历中,有京城,也有广西、浙江、江苏。每及一处,常留诗文,惜大多已经散佚。1936年春,诗人邱韵舫请金华名画家蒋莲僧先生绘得《耕纺图》,请海上名书家马公愚先生题写“耕纺图”三字,随后数十年,征求题咏《耕纺图》,海内耆宿俊彦近两百人,其中就有劼成先生的印记。

现已成为全国知名画家的朱道平先生曾深情地回忆爷爷朱文劭:“我生命中最初的八年是在黄岩度过的。那时我爷爷尚在世,父母远在南京工作,就把我寄养在老家。记得老家宅院很大,一条长长的走廊把四周的住房维系起来。家中有一个小园,里面有爷爷的一个藏书楼。另外还有几株大树,平时很少有人去,荒凉的小园地上铺满落叶,门前有一条活泼的小河,一座石桥跨在河上,我家就居住在桥头边的小巷中。这条小巷有一个雅致的名字叫双桂巷。”

说起朱家的祖屋,现司厅巷仍保存着的文保单位——朱谦故居就是劼成先生出生地与少年时生活的地方。司厅巷那时也住着当时的黄岩首富王德泰,年少的朱文劭经常在王家院里读书、作诗。民国初年,劼成先生在双桂巷建起了一幢极具江南特色的畚箕楼,其外孙女卢洁心回忆:“外公双桂巷的故居有三间藏书楼,五间三层楼房及庭院,二间平房,现东城街道办事处即是朱家的橘园与酿酒的地方。”

民国十六年(1927),先生挂冠归里,修葺旧居,故居幽雅,并自署其庐为“桂桥别业”,居室取名“东恒轩”。每逢春秋佳日,不时有友人在他家以诗唱和。这幢畚箕楼楼房两边临水,其建筑高低错落、虚实结合,轮廓线处理等极具特色,1986年被邮政部作为南方民居中的浙江民居的代表,印刷邮票在全国发行。

朱文劭故居邮票照片。

先生的笔墨起于少年,一生笔墨情缘。至今,我们仍可在一些大的图书馆中找到先生年轻时发表的文章。如创办于宣统年间的《东方杂志》1911年第八卷第二期就有朱文劭的《官制私议》文章。1935年,福建主帅蒋鼎文邀请其担任顾问,先生无意出山。他写下了“江郎已老空携笔,冯妇无心却下车。”“倦鸟投林仍未稳,幽兰出谷不成妍。”“此行非为五斗米,已约回看六月莲。”等诗句表明自己的心境。1943年10月,黄岩在忠烈祠举行盛大的抗战阵亡将士入祠仪式,他代表各界撰写祭文:“维我中华……期进大同。咄彼日寇……祸遍亚东……念我烈士,带甲从戎……不幸殉节,热血流红……建祠故里,敬式英雄……灵其昭格,鉴此微衷。”

查阅尤伯翔先生选注的《朱劼成先生日记选》,仅1944年日记中就有先生记载的关于诗词、祭文、楹联等二十多首(篇),内容涉及友人送行、重大节日、同僚间致贺、亲友挽联等。如《柯冠时、王卓二烈士入祠祭文》《朱希晦世讲联》《抗战十周年纪念》《黄君殊团长调赴闽漳,赋赠》《送许蟠云为其伯母征诗》《和磐安县长皆山楼诗次韵》等。

劼成先生的日记,记录着一个身处乱世中乡贤的生活和工作。朋友、同事、故乡乃至生活中的一些琐碎杂事等都是其记录的主题。从主题上看,与普通人的日记可能也没有什么不同。但从内容上看,因其身份的不同,恰恰记录了许多普通人无法涉及的地方:他的日记涉及地方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等诸多方面,无疑是研究民国期间黄岩历史的极好史料。更让人称奇的是日记中有诸多诗词,恰恰呈现了一个知识分子骨子里的风雅。

朱文劭行书信札。

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民国黄岩新志稿》载,清末民初,黄岩西门的王勤甫与同道组织了“锦江诗社”,他们花里敲诗,月圆重集,每年汇聚12次,诗酒醵饮,参会的人数不限,活动长达20多年,有许多知名人士参加,如王舟瑶、朱劼成、王松渠、江青、王沧、王佩瑶、方希鲁等,留下了许多佳作。1934年春落成的九峰桃花潭的镜心亭上,有八位乡贤的楹联作品刻在石柱上。其中,就有朱文劭先生的“欲把深情比潭水,莫将迷路问渔人。”楹联以楷书示人,现仍在九峰镜心亭中。

劼成先生在书法上也颇有造诣。近年来,国内的一些拍卖行或网上售卖书法作品中,不时发现先生的书法被交易的信息。2010年,温岭市图书馆地方文献研究室在整理古籍时发现一本填补台州民政史、慈善史史实空白的宝贵文献《幼幼集》,该书的书名题写者就是朱文劭。2011年,台州书画院举行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暨台州乡贤书画名迹展中,就有先生的行书尺牍作品展览。

当我从湮没的史料中寻访民国时期黄岩的那些人、那些事,色香味犹存的人物、旧事和细节在我脑海中一一复活。亦政、亦商、亦文的朱文劭无疑是民国时期的一个代表人物,其丰富的人生底色,骨子里透出的风雅犹如一枚遗珠在我的眼前淀放着光华。

黄岩名人馆中的朱文邵展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