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黄岩在线>> 文章中心>> 黄岩>> 乡镇>>正文内容

【北洋】穿越历史话潮济

如果说时光是一部留声机,潮济老街以时而清越、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音调奏出了时光的音韵,演绎了一曲曲时光的华章。

唐宋时期,潮济古街称“潮际铺”。五代及宋朝时,潮济设铺,居备礼乡;民国时为潮济乡;解放前夕叫清际乡;黄岩解放后,1949年5月建制为潮济乡,1952年归头陀区,1958年称潮济管理区,1961年调整为潮济人民公社,1962年又改为潮济乡,1994年12月撤乡为潮济村,属北洋镇。潮济村位于一个U型峡谷地带,南临永宁江,北靠82省道,西靠近长潭水库和黄岩山区,全村规划总面积374亩,人口1120人。这样的行政区域变迁,潮济,伴着江水的奏鸣、止息与周边的区域分分合合。

黄岩溪、小坑溪、柔极溪及其它众多的支流汇聚至现长潭湖。潮济,就在长潭湖不远处,与长潭湖咫尺之间。潮济何以得名?据说是台州湾的海潮沿椒江、永宁江上涨至此处而止,是以得名。自潮济至三江口称永宁江,并与南官河、东官河等结成水网。海水涨潮时,潮水的推力可直达潮济。南官河起自黄岩城关,经路桥、温岭,入金清港。五代开平元年(907)到长兴二年(931)由吴越王钱镠命人开凿,有“浙东小运河”之称。东官河开凿的历史也相仿。历史上,台州府和黄岩的地方官十分重视疏浚,河道十分畅通。

千余年来,潮济一直是黄岩水道交通和山区平原货物中转之地。上游的黄岩溪、小坑溪和柔极溪可通过竹筏,运载竹、木、柴、炭等山区物资至潮济码头转往各处。山区的生活物资和生产资料,从县城装货溯潮而上至潮济。进入现代,县城的物资由轮船逆潮而上至潮济码头,由竹筏运往山区。潮济由此人群聚集,兴盛一时。清末民初,由江茂才购置的机动汽船“永裕轮”,开始经营黄(岩)潮(济)航线,涨潮时开船,到达潮济后退潮时返回。1930年7月,陈小白建造“黄济轮”,又在城关北门樟树下建黄济码头,专营黄潮航线,每日涨潮时开船,到达潮济后退潮时返回。机动汽船既运货又载人。

1958年,黄岩至长潭公路通车,轮船乘客减少;后航道淤积,“黄济轮”难以直达潮济。1960年8月,长潭水库大坝合龙,溪流被阻断,竹筏运输废止。后轮船终点改为头陀,继又改为山头舟,至1968年断航,潮济商贸开始衰落。2000年后,永宁江开始治理,原来的河道变成了良田。历史的起起合合全与一条永宁江相连。

行走在老街中,我们尚能触摸到时光流淌的气息。老街始建于清末,大约有一公里,布局为主街南北走向,南起三官坛,北至沚江亭,老街长约260米,街面宽3.5米,街两边开有南北货店、药店、布店等店面60多间。至今,还能依稀看到“南北糖果”“中西布庄”之类的招牌。西起上保黄家当铺,向东经花台门布点(杭州店)、碳场头、竹场头(竹木碳交易场)、金家酒坊、张家染坊,沿三官塘,至尾稍向东北拐有郭元盛南北货店、陈元生杂货店,直到上街桥头。桥外是埠头,来往的船舶都行靠在这里,商贩云集,十分热闹。

其中,陈万顺开的南北糖果与中西布行为一座民国初期的老屋,五开间面建筑,坐西朝东,硬山顶单坡小青瓦盖面,屋柱为青砖抹灰面方柱,内为木质圆柱,临街二层为砖墙,上书货行名称,中堂面屋雕刻精美的雀体装饰。门牌上,民国时期的“黄岩县第七区潮济镇中街第一一0号”几个字清晰可见。陈元生南北货店斜耳柱上,雕有封神榜的传说,一边是神仙骑狮,另一边是神仙骑独角兽。廊下有雕刻人物戏曲的斗拱,古色古香,蕴藏着古代匠人杰出的才艺。南北货店中较大的陈元生和陈华初的店,门面宽、品种齐全,其货物可由水路运至宁波、温州,藉以远销中国香港,以及美国和日本等地。

三官坛是一座仿古庙宇,坐南朝北,面街门窗雕刻精致。歇山顶,小青瓦盖面,街面门窗雕刻精致。悬挂着的“观澜阁”匾额,旁边书着“尊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天地之道”;三官坛内悬挂着“禹帝行祠”等匾额,无不充盈着宗教的地域特色。

沚江亭是街北部路廊名,似一垛城墙,一般路廊为独立建筑,可此路廊由三间楼房向东披檐过来所遮挡。遗存1938年青石石碑一方,记述着往事。《潮济沚江亭碑记》中这样记述道:为廊于路,所以休行旅之疲乏也,曰路廊。置茶于亭,曰茶亭……撰写碑记的是杨镇毅先生(1876—1960),其人生履历非常丰富。他是临海县城人,19岁中秀才,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赴杭州入紫阳书院求学,旋入诂经精舍,与章太炎同师事俞樾。后东渡日本,结识陶成章、秋瑾等,入光复会。曾与学生屈映光、周琮等在临海创办耀梓体育学堂,作为光复会在台州的秘密机关,杨任学堂监督。曾旅居上海数年,常为《申报·自由谈》撰稿,也曾营救过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解放后,热心文史资料整理,又将保存多年的辛亥革命历史文物捐献给国家。

潮济老街的发展,积满岁月的沧桑。1920年11月13日,古街大火,房屋几乎全部被烧毁,后来陆续重建,卵石铺路,中向有南北两条小横街,东西街一律是二层瓦房,临街都是吊脚楼,有擂台置放物品。历史上的潮济老街还有一座平水庙,在现潮济小学内。据当地老人回忆,这座庙不管水怎么涨,总不会过庙。数千年的演绎,平水大王在民间享有极高的信仰度。对水的青睐,是因水造就潮济千年的辉煌;对治水英雄的膜拜,也昭示着一代又一代的潮济人感恩这方土地,这汪水带给他们富足的生活。平水庙后被拆除,但平水大王的故事在潮济口口相传。关于石菩萨与寒坑龙、东狱大帝之类的故事传了一代又一代。平水庙,寄托了这一方百姓平安的念想。

潮济,还有特产名品如乌饭麻糍、小糖人、芝麻糖等年味小吃。地道、韧劲、细腻、爽滑的乌饭麻糍,有麻糍的糯甜,还有树叶的清香,色香味俱佳,其制作技艺还被列入黄岩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从街头走到街尾,芝麻糖店、乌饭麻糍店、番薯庆糕店、棕绷店、烫画店等各色各样的传统老店更让人不觉回到百年前。随着老街设施不断完善,老街将再现昔日繁华。

当我站在村口新建的入口公园,细观“潮水尽头如梦令”的雕塑,独特的文化标识,唤起的不仅仅是潮济村村民的共同记忆。一段充满乡愁记忆的景墙,与左边的老墙遥相呼应。这段景墙既保持了古街线状的肌理,又运用了古街典型的青砖砌筑,墙体上镶嵌了古街老百姓用过的家具和生活器皿,使之成为古街百姓生活的物态展示。这些曾经的寻常物,成了一方水土上人们对过往生活的记忆,织满的是乡愁。

潮济古街是黄岩保存较完整的老街之一。虽没有高宅大院,但小桥流水、临街楼阁、青砖碧瓦,反映了江南农耕文化和水乡集镇的深厚内涵。当记忆与老街对视,当现代与古物碰撞,一条并不悠长的老街,让我们在历史中感受着这方水土中溢出的文化魅力,也能感受到这方水土的绵长。

潮济老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